为什么民国时期,不是中国大学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

原话为什么有人说“民国时期,是中国大学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来源于财经郎眼节目,但我认为这个结论是不能成立的

里面的论据都是比如张作霖、吴佩孚如何重视教育,拨款拨钱不干涉教育,所以有独立人格;关于这点,答案里也有人引出来一个什么民国时期教育投入比例,说教育投入比例如何如何之高。老师工资比县长还高云云。

如果这些说的真能做到,那我觉得民国教育肯定很棒,但很可惜啊,如果真是这样,又怎么会有以下事实发生:

民国拖欠教师工资成风,咱就不提毛因为被拖欠工资活不下去干出什么了。

就说当时的名人里面,首屈一指的鲁迅,当过老师对吧?一九二几年的时候,日记里经常写的是又和谁谁联合讨薪去了。在《记“发薪”》一文,就公开控诉北洋军阀政府积欠他应得薪水共两年半,说好的几百元工资,拿到手的有多少?

翻开我的简单日记一查,我今年已经收了四回俸钱了:第一次3圆,第二次6圆,第三次82圆5角,即二成五,端午节的夜里收到的;第四次三成,99圆,就是这一次。再算欠我的薪水,是大约还有9240圆,七月份还不算。

9 240银圆(约合今人民币32万多元),在《端午节》中还提到,由于被拖欠薪水实在太久,最后不得不借高利贷度日。

一度在1922年酿成学案,教育家马叙伦等为此而绝食。

把大师逼到这地步,也好意思说提民国对经济教育支持?何其脸皮厚也。

类似的记录,比比皆是,1919年五四到1926年7年间,教育部动辄拖欠半年工资——全方位无差别拖欠,无论你是鲁迅胡适、还是毛,全都不能幸免。

正如蒋梦麟在《西潮》里所说的:教授「通常两三个月才拿到半个月的薪水。」

那一时期关于这样的记载比比皆是,请注意,这还是在北京,理论上当时中国最应该公平公正公开的地方,教育部就敢公开拖欠所有教授老师们的工资,地方如何,你能想象么?

当时的地方,虽然三令五申有各种文件,粗略统计下,包括《各省教育经费须保障其独立》(1929 年),《中华民国约法(草案)》(1930 年)、《地方教育经费保障办法》(1931 年)、《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草案)》(1931 年)、《中华民国宪法草案》(1936 年)、《中华民国宪法》(1946年)等等,这不是因为多重视,而是确实是地方根本不听你的,才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下法律强行规定,但就是这样强行规定,依然不起效果。

民国政治的的特点如政令不通、战争频繁等条件,直接导致地方财政常年处于崩溃边缘,军费开支常年居高不下占地方财政绝大部分:

根据北京政府筹备国会事务所等单位档案记载,1925年中央岁收入60433758元,军政经费27812004元,军事行政费22488996元,军费合集50301000元,占中央总收入的83.23%,比例之大,实属骇人听闻。——熊贤君,论民国时期教育经费的困扰与对策这种时期在当时是常态,在37年以前,军费在总预算中的比例,就不曾低过40%;在抗日战争期间,更是维持在60%以上的水准,在这样畸形的财政制度上,保证教育投入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教育经费被挪用才是常态,教师工资更是根本发不出来,这一说法,最直观的证据民国基础教育一塌糊涂,文盲率80%

1949年中国的文盲率大约是80%,而且被视为识字的20%的人当中,已经包括了那些只认识几百个中国汉字的人和在今天只能列为半文盲的人。——《剑桥中华民国史》

尤其是后期,由于中央财政问题,教育经费几乎完全靠地方财政支出,各个地方都快破产了,还保证教育?所以直接后果是,数据上很好看——反正大家都造假。但实际上连老师都找不到。这个问题的根源,就在于根本没有形成配套的教育财政制度。

教育经费投资过少知道1947年的宪法才有了明确规定,顺道一提,那不宪法还规定总统连任不得超过一届,结果么,呵呵。

当然说了这么多,不表示民国教育一塌糊涂,平心而论,说是大学教育的启蒙期是很恰当的——其中固然有之前太烂的因素,但教育作为国民教育,还是在新中国才开始真正进入黄金期。

至于其余大学精神自由独立,白色恐怖并非空穴来风,遍布全国的特务组织真当是是吃干饭的?

中学和大学是重点打击对象。政府从193l-1932年满洲危机中领略到了学生运动的潜力,并深信共产党分子是学运的煽动者和组织者,决定把学生引上轨道。政府的密探混入学生团体,学生受到突袭搜查、突然失踪及集体拘禁等恐怖的威胁。没人能淮确地说出到底有多少学生在1930年代被捕,但数字肯定会是上千,也可能是几千。——[美]易劳逸 著,高华等译:《流产的革命——1927-1937年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看清楚译者呦)

我同一位在耶鲁大学受过教育的经济学教授马寅初谈过话。抗战以前,这个独裁者曾把马教授请到他的官邸,请其私下指教经济问题,就象他请传教士教他神学或者请普鲁士人教他步兵战术那样。马寅初认为,他同蒋介石关系密切。但是抗战期间,当他在大学讲课时,他开始指责政府的通货膨胀政策。这时蒋再次请马寅初吃饭,讨论经济问题。饭后,在马寅初乘坐这位独裁者的轿车回家时,坐在前排座位的两个带枪的人对他说,他已经被捕了。为此,他有两年时间未能与家人相聚。——[美]白修德:《探索历史》

我估计肯定又要有人跳出来说民国大师云集,再补上我之前的一个答案:

设若我问题主当代XX国(美日英法德)有什么大师,不知道题主会作何回答,就我身边的大学生朋友们而言,除了自己的专业领域的,能说出来的,除了和娱乐沾边的(电影电视音乐上),只有一些曝光率颇高的诸如霍金、莫言等等。

因此,我觉得所谓的当代中国几乎没出大师可能是一种错误的说法,为什么这么说,理由有三:

1.从大师的定义而言,题主可能错误的定义了“大师”

“大师”,在一般大众的理解和它本来应该是的有所不同,大师的定义本来应该是从学术水平而言,但在当代,其定义可能更偏向于知名度的高与低,大家对于其学术水平经常性不甚清楚,诸如爱迪生,大多数人能说出个发明了电灯泡(还是错的),说个直流电都不容易;一提爱因斯坦,就是相对论,最多加个E=MC2。而在中国,知名度有个很神奇的体现,就是是否被选入中小学教材,这一标准容易导致一个问题:当代科学而言研究愈发专业深入,基础体系已经构建完毕,而中小学这方面当代科学家天然吃亏,写进教材的往往都是早期的奠基人们。

2.厚古薄今思想作祟

在互联网各处,经常性能听到各种新版本不如旧版本,新电视剧不如老版,新书不如旧书,新球员不如旧球员,这种新不如旧的的论调经常性出现,在文化史上,离当代越近,往往获得的评价相对较低,同代人往往因为各种原因不认可同代成绩,不仅仅是中国,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普遍性问题,不单单是中国的问题,这种思想,就容易给人以过去学术成绩比现在好的错觉。

3.知识的传播能力不同

这点和第一点一脉相承,越专业的知识越难以传播、被大众所知,除非有点噱头,诸如霍金的身残志坚、莫言的诺贝尔奖。具体到中国,引进现代科学、文学不过百余年。关于此条、有条微博

“1917年北大,有一群教授:梁漱溟,25岁;胡适,27岁;刘半农,27岁;刘文典,27岁;林损,27岁;周作人,33岁;陈独秀,39岁;朱希祖,39岁。。校长是蔡元培,50岁。最年轻的是画法研究会导师徐悲鸿,23岁。这个年龄,搁现在许多人还是“啃老一族”,而前辈们已经成为大师了”

这批人现在普遍被认可为大师了,但是他们之前有配得上大师称号的成就么?其实一翻,我们会发现基本都是留洋归来直接就当上教授了,说句不好听的,刚毕业的本科生,哪有什么能在国际上拿出手的成就,这些人并不具备大师的能力,之所以能当上教授,更多是沾了当时文盲率百分90的光,是真的矬子里拔大个。同时期,按世界学术标准来衡量,民国学者在相关领域上能算世界一流水平的极少。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