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波特曼—不让别人“在眼睛中滴薄荷”

1994年,13岁的她出演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当拍摄到家人被杀的那幕的一天之后,她也就每次都能投入角色使劲地哭。她说,她再也不想别人滴薄荷到她的眼睛里了。因为刚开始拍摄家人被杀这一幕时,她很难哭出来,便有了一次被人在眼中滴薄荷的事。她说,那种滋味实在难受。   

不再被人往眼中滴薄荷,反映的是一种性格,那就是自己的事自己做主,所有行事的意愿不被人所强加,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是家中独生女,母亲是艺术家,父亲是医生。虽说她的家中不富裕,但热爱艺术的父母却把钱全部花在了旅行及艺术上。就是这种家庭环境,让她迷上了艺术,爱上了电影。13岁那年,她拿着一个剧本对父亲说,她要演这部电影。父亲说,对一个小孩而言,出演这部影片完全不适合你。可她说,这是她读过的最好的东西。原来几天前,她坐在父亲书房的凳子上开始人生的第一次读剧本,读着读着就感动得只想哭。

在女儿的一再坚持下,父母终于同意她去试镜。起初,她由于年龄太小而落选。可她并不甘心,回到镜头前再来一次,导演吕克·贝松终于被这小女孩的执着精神与惊人的悟性征服了。

大凡演电影就有一个方面很不好处理,那就是情色。父母之所以不让她出演《这个杀手不太冷》,就是其中的情色镜头太多。然而父母与导演吕克有一个详细的约定,故而她在这方面拿捏得很好。即便抽烟这样的事,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她只能拿5次烟,而且不能真抽,只是把点着的烟象征性地放到嘴边。

为了不给人议论的口实,在性与情色方面她的尺度咬得很紧。15岁时,她拒绝出演《洛丽塔》,“所有男人为之遗憾”;她还推掉了《罗密欧与朱莉叶》剧组的邀请,因为在剧中要和比她年长的昂纳多接吻;《芳心无涯》的编导只有在改掉床戏她才同意参演。

然而,她并非视性和情色为洪水猛兽,一待时机成熟了,她也能为了自己的艺术生命增添新的亮色而去演好它。如成年后的她在《偷心》中饰演脱衣舞娘,为艺术贡献自己的胸,然后挺起胸将金球奖最佳女配角收入怀中。

在她出演《黑天鹅》后,人们评价她说:“性,毫无疑问是角色心理的一部分。她正是借此来发掘自己的艺术特性,不同于从别人眼中看自己,她从性的愉悦中创造自己的愉悦世界。当然,这其中也有情色的一面。”

她不仅仅演电影,还热心公益,积极参政,关心各种社会议题。如她常常到教堂和福利院做善事,她总在一些场合滔滔不绝地阐述有关对合法酷刑、流产和领养的看法;她和别人探讨以色列老兵退役问题;她能分析客户需求对沃尔玛产品选型的影响;她还参加过好几个民主党职位的竞选。

1999年,18岁的她收到了哈佛大学心理系的录取通知书。哈佛大学有同学以为她就是一个“无脑的女演员”,曾对她投来不屑的目光。然而事实很快就证明他们错了!因为并不知道她就是明星的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兹,不久后就发现了她出色的才华。而最让艾伦教授青睐的是她的一篇关于测谎仪的论文,因此艾伦收她做了自己的研究助理。他们师生俩至今还保持着友谊。

在大学期间,她还先后发表了有关婴儿前额叶发现与视觉记忆有关研究的论文,以及近红外光谱学成像法研究大脑功能的论文;她还精通4国语言;她曾以客座教授的身份在哥伦比亚大学讲授恐怖主义与反恐怖主义的课程。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让人“在眼中滴薄荷”,还表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她穿着朴素,戴三块钱的耳环,穿普通的匡威运动鞋,储备了40条T恤和20条牛仔裤,甚至连牛仔裤是什么牌子她也不知道。她唯一上心的就是手袋,但绝不会是真皮制品,因为她是环保组织的代言人,她也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在诸如奥斯卡之类的场合她也会认真打扮,但一旦活动结束后,她会把衣服配饰赠送给亲朋好友。她同普通80后一样,爱吃冰激淋,为青春痘烦恼。

她知道,不让别人“在自己的眼中滴薄荷”,在演电影中就必须吃苦。为了演好《黑天鹅》中的角色,她坚持了将近一年的高强度的魔鬼式训练,每天都要进行5至8小时的舞蹈和游泳培训。而且还要严格控制饮食,使得她成功地瘦了20多斤。编舞的最后关头,她在一个托举动作中因肋骨错位而受伤,却强忍着疼痛坚持训练。对此她说:“对芭蕾舞者来说,这是家常便饭。”

她就是好莱坞的娜塔莉·波特曼。她13岁因《这个杀手不太冷》而一举成名。2011年,娜塔莉凭借电影《黑天鹅》,一路横扫金球奖、英国影视艺术学院奖、美国电影独立精神奖最佳女主角,最终击败妮可·基德曼以及安妮特·贝宁等老戏骨,捧得奥斯卡小金人归。而今30岁的她成了世界瞩目的电影皇后。

不让别人“在眼睛中滴薄荷”,是一种保持自我的执着。正如朱迪·福斯特对娜塔莉评价的那样:“她是当今好莱坞最优秀的演员,她让自己尽量保持着与常人无异的低调生活,她很有想法,做自己想做的事,从不被他人所左右。”一个能始终保持自我执着的人,成功也一定会紧相跟随……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