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甲板话航母

 



歼—15飞机在“辽宁舰”上滑跃起飞。新华军事记者 查春明摄

  新华网辽宁舰11月25日电(记者 陈万军 吴登峰)在辽宁舰飞行甲板上,高效精密的特种装置、遒劲有力的特种手语、五彩缤纷的特种服装,成为歼—15战机着舰起飞训练中一道亮丽的风景。辽宁舰副航空长李晓勇向记者介绍说,颜色和动作,是航母舰面交流的主要“语言”,各战位官兵通过它传递信息以操作各种特种装置,保障飞行员的安全。

  关键词:特种装置

  在滑跃甲板的一端,三片巨大的偏流板镶嵌在甲板上。李晓勇介绍说,偏流板可以挡住战斗机起飞时释放的尾焰,把尾焰引向两侧和上方防止灼伤甲板。在偏流板的背后,有多根巨大的铜管,大量的海水在这里循环流动,从而降低偏流板自身的温度。

  在飞行甲板中部外侧,有一组成十字架状的灯光组,学名“菲涅耳”透镜。在飞机进行着训练时,这套灯光组会释放不同颜色的光束,飞行员会根据光束的颜色调整飞行姿态,修正着舰航线。

  置于飞行甲板后部的阻拦索装置完全由我国自主研制制造,在战机着舰时与尾钩完全咬合后,在短短数秒内使战机速度从数百公里的时速减少为零,并使战机滑行距离不超过百米。

  关键词:手势交流

  由于飞机起降时声音巨大,所有的口令都是通过手势来表达。在一个起落架次中,记者就看到了30多种手势。李晓勇对各种手势的含义作了详细的解答。

  双臂上举,食指上指,做圆周运动。“这是命令偏流板升起。”

  一条手臂从头顶垂直方向扫向水平方向,再回到头顶。“这是着舰区甲板引导员给出的甲板畅通手势。”

  向上伸出拇指。“这是示意飞行员检查完毕,一切正常。”

  飞行助理下蹲屈身,右手臂迅速上扬,“这是示意放下止动轮挡和偏流板,飞机起飞。因其姿势酷似举枪射击,因此飞行助理又被戏称为'射手’。”

  “飞行员头靠座椅后枕,抬起右手行礼,这是向起飞助理示意可以起飞。”

  ……

  李晓勇说,战斗机在航母上起飞,离不开航母特装人员的紧密配合。仅完成起飞动作,就需要65个流程,任何一个流程都容不得差错。在着舰起飞过程中,飞行员无法感知外界因素。“因此,我们的手势要求及时、准确、规范。”李晓勇说,“为了达到这个要求,大家都刻苦练习,经常累得手都抬不起来。”

  由于他们的手势不失潇洒和风度,具有明显的中国文化特色,舰面人员被誉为规范的舞者。   

  关键词:彩虹战衣

  舰载机准备着舰前,身着七种颜色服装的舰面人员排着紧密的两行队形,从飞行甲板一端走向另外一端反复检查甲板,如同七色彩虹在甲板上延伸。

  在面上,各战位的人员都身着五颜六色的服装,这与传统军舰上统一颜色的着装要求产生了极大的差别。

  “你看,这些官兵头盔、马甲、长袖套衫的不同颜色以及他们背后不同的图案和符号,表明了他们的战位和职责,外行看起来,仿佛在甲板上看到了七彩的'彩虹’,因此我们也称之为'甲板彩虹服’。”李晓勇详细介绍了每一种颜色的含义,“紫色代表燃油补给战位;红色代表着危险和安全管控;绿色代表起降和飞机维修战位;蓝色代表吊运和供气保障战位;白色代表安全、医务、政工战位和临时上舰人员;黄色代表指挥类战位;棕色代表机务。”

  不同的战位,使命不同。

  “阻拦索安全观察员要及时检查阻拦索的状态,因此他们的战位是在阻拦索的两侧,离跑道最近,要顶着航行风和气流作业,稍不注意就可能被吹到海里……”

  “飞机在起飞前,会释放出高达近2000摄氏度的尾焰气流,如果飞机没有对正预定跑道,就可能会影响起飞助理、止动轮挡检查员这些战位上官兵的安全……”

  “虽然这些岗位辛苦而危险,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因此而退缩。因为我们是航母上的超级战士。”李晓勇自豪地说                                                                            (以下内容为本人摘编)  

 LSO着舰指挥官——航母舰载机部队的灵魂

“辽宁”机务人员在为歼—15飞机进行技术保障。新华军事记者 查春明摄

  新华网辽宁舰11月25日电(记者 陈万军、吴登峰)“舰载机安全着舰,离不开LSO的精准指挥。”海军舰载机工程负责人之一、海军某航空兵部队副司令员刘长虹介绍说。

  LSO,即着舰指挥官,是向舰载机飞行员发出操纵指令,引导下滑道上的飞机安全着舰的军官。以前LSO双手各持一枚短桨片似的指挥牌引导飞机着舰,故被称为“短桨手”。通常,LSO在位于航母着舰区后部左舷的LSO平台上,依据高速相机所拍摄的实时图像及相应参数,通过无线电及灯光等多种手段对舰载机飞行员发出相应着舰指令。

  “舰载机着舰,条件和环境十分严苛和复杂。航母的跑道只有200多米,仅为陆上跑道的十五分之一;航母行进时,运动要素复杂,在涌浪的作用下,飞行甲板可能会沿着前、后、左、右、上、下六个方向进行运动;同时风向、风速复杂多变,不规则的气流会严重扰乱飞行轨迹……由于舰载机飞行员无法完全感知现场环境,因此LSO能否及时发出指令,及时准确地引导飞行员修正航线轨迹、调整下降姿态,成为舰载机能否安全着舰的制约性因素和基本保障。”刘长虹说。

  “舰载机飞行员体力消费巨大,容易因疲劳产生失误,因此必须无条件信任并服从LSO的指挥,否则不但容易造成机毁人亡的事故,也容易对航空母舰造成损失,并产生连锁反应。因此,着舰指挥是航母舰载机部队的灵魂。”刘长虹说。

  美、俄、英、法等拥有航母的国家中,LSO着舰指挥官从成熟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中产生。他不仅飞行技术要让其他舰载机飞行员钦佩和信服,还必须具备优秀的指挥组织能力,同时对飞机的状态和性能、飞行员的技术特点和性格秉性必须十分了解,才能在第一时间指挥舰载机安全着舰。因此,培养一名合格成熟的LSO着舰指挥官十分不容易。

  “对于我们国家来说,培养一名LSO更不容易。”刘长虹说,“由于西方技术封锁,我国相关人员的培养从零开始,摸着石头过河。因为没有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我国第一代LSO只能从经验丰富的试飞员中选拔产生。通过指挥数千次舰载机着舰航行模拟训练,我国LSO已经具备丰富的指挥经验。他们还多次指挥歼-15舰载机成功完成触舰复飞训练,对舰载机飞行员精准着舰技术的提升和稳定做出了贡献。”

  刘长虹说,随着我国航母事业的发展,我国对航母舰载机着舰指挥官的选拔培养已按计划顺利推进。  
 

辽宁号航母成功起降歼15 现场视频:  

  以下是令我为之震撼动容的一张照片: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