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茨坦宣言》《开罗宣言》与中国领土

波茨坦宣言》《开罗宣言》与中国领土

来源: 人民网 中华论坛整理

    波茨坦公告 全称《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也叫《波茨坦宣言》。中、美、英三国于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会议过程中发表。苏联同年8月8日正式加入。主要内容:

    1.盟国对日作战直到它停止抵抗为止,日本政府应立即宣布无条件投降;

    2.《开罗宣言》的条件必须实施,日本的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盟国所决定的其他小岛之内;

    3.日本军队要完成解除武装,日本军国主义必须永久铲除;

    4.日本战犯将交付审判,阻止日本人民民主的所有障碍必须消除;

    5.不准日本保有可供重新武装的工业等。

  波茨坦会议 也称“柏林会议”。苏、美、英三国首脑斯大林、杜鲁门、丘吉尔(后期为艾德礼)和三国外长于1945年7月17日到8月2日在波茨坦举行。会议同意根据苏联代表团的建议通过了处理德国问题的原则和其他有关决定,包括设立外长会议,占领德国的基本政治、经济原则,德国赔偿,波兰西部疆界,控制黑海海峡,对意大利政策,哥斯尼堡地区最后让与苏联,对罗、保、匈、芬的政策,战争罪犯,奥地利领土托管和参加联合国组织等问题。并签订了《柏林(波茨坦)会议议定书》,发表了《柏林会议公报》。这两个内容基本相同的文件通称《波茨坦协定》。中、美、英三国还发表了促令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

    波茨坦 是德国东部城市。位于柏林西南约27公里哈韦尔河畔。14世纪建市,18-19世纪为普鲁士国王的卫戍城和夏宫。旅游胜地,每年约有200万人游览。

 

《开罗宣言》全文

1943年12月1日

   〔中国〕蒋介石  〔美国〕罗斯福 〔英国〕丘吉尔、偕同各该国军事与外交顾问人员,在北非举行会议,业已完毕,兹发表概括之声明如下:

    三国军事方面人员,对于今后对日作战计划,已获得一致意见。三大盟国决以不松弛之压力,从海陆空各方面加诸残暴之敌人,此项压力,已经在增长之中。我三大盟国此次进行战争之目的,在制止及惩罚日本之侵略,三国决不为自己图利亦无拓展疆土之意思。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及使日本在中国所窃取之领土,如东北四省(2)、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我三大盟国稔知朝鲜人民所受之奴隶待遇,决定在相当时期使朝鲜自由独立。基于以上各项目的,三大盟国将继续坚忍进行其重大而长期之战斗,以获得日本无条件之投降。

    注:

    1.1943年12月3日重庆《新华日报》。此即著名的《开罗宣言》,美国东部战争时间1943年12月1日晚7时50分于华盛顿发表(中译本于重庆时间12月2日公布)。

  2.指黑龙江、吉林、辽宁和热河,即伪满洲国。

  3.即“联合国家”,是当时国内对反法西斯同盟国的习惯称呼。

 

《开罗宣言》解读:

    第二次世界大战取得决定性胜利后,中、美、英三国首脑于1943年11月22至26日在开罗举行会议,讨论如何协调对日作战的共同军事问题和战后如何处置日本等政治问题,史称“开罗会议”。其中,政治问题主要是于23日晚和25日下午中国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兼行政院院长、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和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两次长谈中讨论。因为美、英事先已进行过商议,无需再谈。中美双方领导人就八个方面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并达成若干共识。其中,关于中国的领土主权问题,中美双方同意:日本用武力从中国夺去的东北各省、台湾和澎湖列岛,战后必须归还中国。这也就为《开罗宣言》关于台湾回归中国的内容打下了基础。

    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国在重庆、华盛顿、伦敦三地同时发表《开罗宣言》。关于台湾回归问题,《开罗宣言》的其主要内容是:中、美、英三国对日作战的目的在于制止和惩罚日本的侵略;“剥夺日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在太平洋上夺得或占领的一切岛屿”,使日本强占的中国领土,例如东北地区、台湾和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

    这样,《开罗宣言》在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背景下,以中、美、英三国首脑会谈精神为基础,由美方代表草拟,经中、美、英三方代表认真讨论(中国代表据理力争),三国首脑同意,并征得斯大林的完全肯定,实际上以国际协定的形式公布于世,表达了同盟国打击并惩罚侵略者、维护国际正义的共同政治意愿。其合理性、严肃性、正义性和有效性无庸置疑。《开罗宣言》是第一份确认台湾是中国领土的具有国际法效力的条约性文件,它从法律上明确了日本侵占台湾的非法性,为战后中国处理台湾问题提供了国际法依据。

    1945年10月25日,中国政府正式收复台湾、澎湖列岛,恢复对台湾行使主权。台湾省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陈仪在台北市接受了日军第十方面军司令长官安滕利吉的投降,被迫割让给日本50余年的台湾省,终于彻底摆脱了日本的殖民统治,回到了祖国的怀抱。1946年10月,当台湾回归祖国一周年之际,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曾专程来到台湾视察。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同年9月2日,美、英、中、法等九国代表于停泊在东京湾的美国海军战舰“密苏里”号上接受日本投降。日本外相重光葵和日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等代表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在投降书上签字,同意接受《波茨坦公告》中所列的全部条款,无条件地将包括台湾在内的所掠夺的领土全部交出。日本《无条件投降书》开宗明义第一条就是:日本接受“中、美、英共同签署的、后来又有苏联参加的1945年7月26日的《波茨坦公告》中的条款。”这样,《中国对日宣战布告》、《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无条件投降书》,这四个文件组成了环环相扣的国际法律链条,明确无误地确认了台湾作为中国领土一部分的法律地位。

 

《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

    1945年7月26日,美国、英国、中国向日本发表了一份联合公报,全名为《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简称《波茨坦公告》。这个《波茨坦公告》就是日本的最后通牒,主要内容是警告日本,盟国将有给它以最后打击,日本政府应立即宣布所有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

   《波茨坦公告》发表第二天,也就是7月27日,日本首相(铃木冠太郎)主持了内阁会议,在会议上铃木本身倾向于接受这个公告,认为日本大势已去,有这样一个不改变天皇制还能够保持甲午战争以前的领土这么一个结局勉强可以接受,日本军方就坚决反对,认为只能讲和不能接受投降,有最后决定权的天皇裕仁这个时候还心存侥幸,让前首相赶到莫斯科请求斯大林调停,给日本一个体面的讲和条件,也就是取消投降一词,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内阁最后决定,对《波茨坦公告》不予理会,《波茨坦公告》发表10天之后,美国向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日本内阁却没有开会研究这个事,而是催着驻苏联大使佐藤赶快请斯大林出面,然而结果是8月8日下午,佐藤大使被叫到苏联外长莫洛托夫那里,递给他的是一份宣战书,日本天皇内阁这下子彻底绝望了。

    1945年8月10日日本召开内阁会议,由天皇决断接受《波茨坦公告》,8月13日美国同意了这一要求,因此8月14日日本政府通过中立国瑞典和瑞士通知盟国接受《波茨坦公告》(即:颁投降诏书)。8月15日日本天皇又公开广播了所谓终战诏书,日本投降后由于是美国一家占领日本,战后为了扶植日本作为反苏和反对新中国的基地,对《波茨坦公告》的规定并没有完全执行。例如公告要求日本做出战争赔偿,美国却在1948年宣布免除日本赔偿义务,英国、苏联和国民党政府也被迫宣布放弃赔偿要求,后来新中国要求宣布对日本的赔偿要求也是出于这种已经不可能要到实质性赔偿的客观事实。

    另外按照《波茨坦公告》,日本的领土仅限于九州、本州、四国和北海道这四个岛屿和盟国公认的周边小岛,可是美国在战后不仅把冲绳交给日本,连原属台湾的钓鱼岛也被美国交给日本,在目前世界各大国中只有中国和俄罗斯坚持公告的精神仍然有效,应该说这也是制止日本再度扩张,坚持反法西斯战争成果的一个正确态度。

 

附:公告原文如次:

  美、英、中三国政府领袖公告:

 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于波茨坦发出

  (一)余等:美国总统、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及英国首相代表余等亿万国民,业经会商,并同意对日本应予以一机会,以结束此次战事。

  (二)美国、英帝国及中国之庞大陆、海、军部队,业已增强多倍,其由西方调来之军队及空军,即将予日本以最后之打击,彼等之武力受所有联合国之决心之支持及鼓励,对日作战,不至其停止抵抗不止。

  (三)德国无效果及无意识抵抗全世界激起之自由人之力量,所得之结果,彰彰在前,可为日本人民之殷鉴。此种力量当其对付抵抗之纳粹时不得不将德国人民全体之土地、工业及其生活方式摧残殆尽。但现在集中对待日本之星则较之更为庞大,不可衡量。吾等之军力,加以吾人之坚决意志为后盾,若予以全部实施,必将使日本军队完全毁 灭,无可逃避,而日本之本土亦必终归全部残毁。

  (四)现时业已到来,日本必须决定一途,其将继续受其一意孤行计算错误,使日 本帝国已陷于完全毁灭之境之军人之统制,抑或走向理智之路。

  (五)以下为吾人之条件,吾人决不更改,亦无其他另一方式。犹豫迁延,更为吾 人所不容许。

  (六)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者之威权及势力,必须永久剔除 。盖吾人坚持非将负责之穷兵黩武主义驱出世界,则和平安全及正义之新秩序势不可能。

  (七)直至如此之新秩序成立时,及直至日本制造战争之力量业已毁灭,有确定可信之证据时,日本领土经盟国之指定,必须占领,俾吾人在此陈述之基本目的得以完成。

  (八)《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

  (九)日本军队在完全解除武装以后,将被允许返其家乡,得有和平及生产生活之机会。

  (十)吾人无意奴役日本民族或消灭其国家,但对于战罪人犯,包括虐待吾人俘虏在内,将处以法律之裁判,日本政府必将阻止日本人民民主趋势之复兴及增强之所有障碍予以消除,言论、宗教及思想自由以及对于基本人权之重视必须成立。

  (十一)日本将被允许维持其经济所必须及可以偿付货物赔款之工业,但可以使其获得原料,以别于统制原料,日本最后参加国际贸易关系当可准许。

  (十二)上述目的达到及依据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志成立一倾向和平及负责之政府后,同盟国占领军队当撤退。

  (十三)吾人通告日本政府立即宣布所有日本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并以此种行动诚意实行予以适当之各项保证,除此一途,日本即将迅速完全毁灭。

    注:“公告所指的“吾人”为中、美、英三国。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颁布停战诏书

《大东亜戦争终戦ノ诏书》(原文)

    朕深ク世界ノ大势ト帝国ノ现状トニ鉴ミ非常ノ措置ヲ以テ时局ヲ収拾セムト欲シ兹(ここ)ニ忠良ナル尔(なんじ)臣民ニ告ク朕ハ帝国政府ヲシテ米英支苏四国ニ対シ其ノ共同宣言ヲ受诺スル旨通告セシメタリ

    抑(そもそも)帝国臣民ノ康宁ヲ図リ万邦共栄ノ楽ヲ偕(とも)ニスルハ皇祖皇宗ノ遗范ニシテ朕ノ拳(けんけん)措カサル所曩(さき)ニ米英二国ニ宣戦セル所以(ゆえん)モ亦(また)実ニ帝国ノ自存ト东亜ノ安定トヲ庶几(しょき)スルニ出テ他国ノ主権ヲ排シ领土ヲ侵スカ如キハ固(もと)ヨリ朕カ志ニアラス然 (しか)ルニ交戦已(すで)ニ四歳ヲ阅(けみ)シ朕カ陆海将兵ノ勇戦朕カ百僚有司ノ励精朕カ一亿众庶ノ奉公各最善ヲ尽セルニ拘ラス戦局必スシモ好転セス世 界ノ大势亦我ニ利アラス加之(しかのみならず)敌ハ新ニ残虐ナル爆弾ヲ使用シテ频ニ无辜(むこ)ヲ杀伤シ惨害ノ及フ所真ニ测ルヘカラサルニ至ル而モ尚交戦 ヲ継続セムカ终ニ我カ民族ノ灭亡ヲ招来スルノミナラス延(ひい)テ人类ノ文明ヲモ破却スヘシ斯(かく)ノ如クムハ朕何ヲ以テカ亿兆ノ赤子(せきし)ヲ保シ 皇祖皇宗ノ神霊ニ谢セムヤ是レ朕カ帝国政府ヲシテ共同宣言ニ応セシムルニ至レル所以ナリ

    朕ハ帝国ト共ニ终始东亜ノ解放ニ协力セル诸盟邦ニ対シ遗憾ノ意ヲ表セサルヲ得ス帝国臣民ニシテ戦阵ニ死シ职域ニ殉シ非命ニ毙(たお)レタル者及其ノ遗族ニ想ヲ致セハ五内(ごだい)为ニ裂ク且(かつ)戦伤ヲ负 ヒ灾祸ヲ蒙リ家业ヲ失ヒタル者ノ厚生ニ至リテハ朕ノ深ク轸念(しんねん)スル所ナリ惟フニ今後帝国ノ受クヘキ苦难ハ固ヨリ寻常ニアラス尔臣民ノ衷情(ちゅうじょう)モ朕善ク之ヲ知ル然レトモ朕ハ时运ノ趋(おもむ)ク所堪ヘ难キヲ堪ヘ忍ヒ难キヲ忍ヒ以テ万世ノ为ニ太平ヲ开カムト欲ス 

    朕ハ兹ニ国 体ヲ护持シ得テ忠良ナル尔臣民ノ赤诚ニ信倚(しんい)シ常ニ尔臣民ト共ニ在リ若(も)シ夫(そ)レ情ノ激スル所滥(みだり)ニ事端ヲ滋(しげ)クシ或ハ同 胞排挤(はいせい)互ニ时局ヲ乱リ为ニ大道ヲ误リ信义ヲ世界ニ失フカ如キハ朕最モ之ヲ戒ム宜シク挙国一家子孙相伝ヘ确ク神州ノ不灭ヲ信シ任重クシテ道远キヲ念ヒ総力ヲ将来ノ建设ニ倾ケ道义ヲ笃(あつ)クシ志操ヲ巩(かた)クシ誓テ国体ノ精华ヲ発扬シ世界ノ进运ニ後レサラムコトヲ期スヘシ尔臣民其レ克(よ) ク朕カ意ヲ体セヨ   

御 名 御 玺 

    昭和二十年八月十四日 各国务大臣副署

 

日本停战诏书(翻译成中文)

(1945年8月14日)

    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以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共荣之乐,斯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拳拳服膺者。前者,帝国所以向美英两国宣战,实亦为希求帝国之自存与东亚之安定而出此,至如排斥他国主权,侵犯其领土,固非朕之本志。然自交战以来,已阅四载,虽陆海将兵勇敢善战,百官有司励精图治,一 亿众庶之奉公,各尽所能,而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加之,敌方最近使用残酷之炸弹,频杀无辜,惨害所及,真未可逆料。如仍继续交战,则不仅导致我民族之灭亡,并将破坏人类之文明。如此,则朕将何以保全亿兆之赤子,陈谢于皇祖皇宗之神灵。此朕所以饬帝国政府接受联合公告者也。

    朕对于始终与帝国同为东亚解放而努力之诸盟邦,不得不深表遗憾;念及帝国臣民之死于战阵、殉于职宁、毙于非命者及其遗属,则五脏为之俱裂;至于负战伤、蒙战祸、损失家业者之生计,亦朕所深为轸念者也。今后帝国所受之苦难固非寻常,朕亦深知尔等臣民之衷情,然时运之所趋,朕欲忍其所难忍,堪其所难堪,以为万 世开太平。

    朕于兹得以维护国体,信倚尔等忠良臣民之赤诚,并常与尔等臣民同在。如情之所激,妄滋事端,或者同胞互相排挤,扰乱时局,因而迷误大道,失信义于世界,此朕所深戒。   

    宜举国一致,子孙相传,确信神州之不灭,念任重而道远,倾全力于将来之建设,笃守道义,坚定志操,誓必发扬国体之精华,不致落后于世界之进化。尔等臣民其克体朕意。   

    御名御玺   

    昭和二十年八月十四日

 

日本投降书正本(向中国)  :日本呈递降书原文

    一、日本帝国政府及日本帝国大本营已向联合国最高统帅无条件投降

    二、联合国最高统帅第一号令规定“在中华民国(东三省除外)台湾与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北地区内之日本全部陆海空军与辅助部队应向蒋委员长投降

    三、吾等在上述区域内之全部日本陆海空军及辅助部队之将领愿率领所属部队向蒋委员长无条件投降

    四、本官当立即命令所有上第二款所述区域内之全部日本海陆空军各级指挥官及其所属部队与所控制之部队向蒋委员长特派受降代表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及何应钦上将指定之各地区受降主官投降

    五、投降之全部日本陆海空军立即停止敌对行动暂留原地待命所有武器弹药装具器材补给品情报资料地图文献档案及其他一切资产等当暂时保管所有航空器及飞行场一切设备舰艇船舶车辆码头工厂仓库及一切建筑物以及现在上第二款所述地区内日本陆海空军或其控制之部队所有或所控制之军用或民用财产亦均保持完整全部 缴于蒋委员长及其代表何应钦上将所指定之部队长及政府机关代表接收

    六、上第二款所述区域内日本陆海空军所俘联合国战俘及拘留之人民立予释放并保护送至指定地点

    七、自此以后所有上第二款所述区域内之日本陆海空军当即服从蒋委员长之节制并接受蒋委员长及其代表何应钦上将所颁发之命令

    八、本官对本降书所列各款及蒋委员长与其代表何应钦上将以后对投降日军所颁发之命令当立即对各级军官及士兵转达遵照上第二款所述地区之所有日本军官佐士兵均须负有完全履行此项命令之责

    九、投降之日本陆海空军中任何人员对于本降书所列各款及蒋委员长与其代表何应钦上将嗣后所授之命令倘有未能履行或迟延情事各级负责官长及违犯命令者愿受惩罚

      奉日本帝国政府及日本帝国大本营命签字人帝国派遣军总司令官陆军大将岗村宁次

    昭和二十年(公历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午前九时分签字于中华民国南京;代表中华民国美利坚合众国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并为对日本作战之其他联合之利益接受本降书于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公历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午前九时分在中华民国南京

    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特级上将蒋中正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

 

钓鱼岛问题的问题

来源:中华论坛

    钓鱼岛问题的由来与二战有关协定以及琉球问题紧密相联。1943年11月,中、美、英三国首脑在埃及首都开罗举行会议。随后发表《开罗宣言》。《开罗宣言》的其主要内容是:中、美、英三国对日作战的目的在于制止和惩罚日本的侵略;“剥夺日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在太平洋上夺得或占领的一切岛屿”,使日本强占的中国领土,例如东北地区、台湾和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大家请特别注意,澎湖群岛后有一个“等”,说明不止以上三个地区)。 

    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会议上美国总统杜鲁门、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和英国首相丘吉尔联合发表的一份《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简称《波茨坦公告》或《波茨坦宣言》,苏联于同年8月8日加入。这篇公告的主要内容是声明三国在战胜纳粹德国后一起致力于战胜日本以及履行《开罗宣言》等对战后日本的处理方式的决定。公告共13条,其中第8条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军投降。

   《波茨坦公告》严格界定了日本的领土范围“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公告所指的“吾人”自然直指中、美、英三国,或者指以中、美、英、苏为主体的盟国。无论怎样,中国作为受日本侵害最深的邻国,有重大的话语权。

    综合《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以及历史事实,日本领土应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绝不包括琉球和钓鱼岛,其余还有什么小岛,则由包括中国在内的盟国来决定。而美国又做了什么呢?

    1944年罗斯福向斯大林表示:“斯大林熟悉琉球历史,他完全同意琉球属于中国,并应归还中国。”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台湾回归了祖国;但琉球和钓鱼岛等岛屿却被美军占作靶场。1968年,日本、美国、联合国亚洲经济开发委员会都证实钓鱼岛附近海域有大油田,日本遂和美国勾结,企图霸占钓鱼岛。日、美政府的一些言论、行动,引起海内外华人的警惕,台湾当局也很重视。1969年11月,美国总统尼克松与日本首相佐藤达成协议,决定于1972年把琉球群岛交还给日本管制;同时一再出现美国要把钓鱼岛交给日本的报道。1970年8月12日美驻日大使馆发言人谈话表示:“福摩萨(即台湾)附近的尖阁群岛(即钓鱼岛等岛屿)被认为是琉球群岛的一部分,将来要归还日本。”从而激起海内外华人的强烈反响,保钓运动开始走向高潮。迫于舆论的压力,美国国务院1971年4月9日发表声明:“尖阁群岛的行政管辖权在1972年将同琉球一道归还给日本。”但又说:“尖阁群岛的主权的任何争执应由双方自己解决,或者由第三方加以裁判,如果双方希望这样做的话。”1970年,美国把琉球群岛的管辖权交给日本,同时把钓鱼岛“送”给日本,日本遂派出军队赴钓鱼岛巡逻。而“冲绳议会”亦在这一年首次提出有关钓鱼岛的“领土防卫”问题,中国声明,表示抗议。台湾爱国青年及海外华人还发动了轰轰烈烈的“保钓运动”。迫于舆论,美国宣布,只向日本移交钓鱼岛之行政管辖权,与主权无关。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由各有关方面谈判解决。日本政府拒绝谈判。1972年,中日建交。周恩来总理提出把钓鱼岛等岛屿的归属问题挂起来,留待将来条件成熟时再解决。当时双方就这一点达成了协议。1978年,中日签署和平友好条约。邓小平副总理表示,钓鱼岛、琉球问题可留日后慢慢解决。中国政府明确宣布,搁置(钓鱼岛、琉球)主权争议,留待子孙后代解决。

    由此可见,是美国和日本违背了《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以及历史事实,美国背着中国,私下将琉球包括钓鱼岛的管辖权交给日本,中国海峡两岸均未承认。因此,关于琉球包括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中国应找美国等当事国理论,用不着找日本,日本作为战败国,根本没有资格谈判。

    在当前日本不断搞“购岛”、“登岛”等闹剧时,作为二战重要协议当事国的美国却态度暧昧,甚至偏袒战败国日本,天理难容!钓鱼岛问题根源在于美国,在于对二战形成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的执行。

    解铃还需系铃人。要解决纷繁复杂的问题,必须抓住这一事物的本质。钓鱼岛问题的本质在于对《波茨坦公告》的执行,并与琉球主权问题密不可分。我们不能仅谈钓鱼岛,要和琉球一起谈。当前情况下,与日本谈判属本末倒置,难以解决实际问题,日本政府一贯篡改历史,使战后新生代日本人受到错误的历史教育误导,根深蒂固,加之日本人贪婪、卑劣的鼠性,很难与之讲道理。为了避免问题愈演越烈,避免钓鱼岛问题在美国的捣屎棍挥舞下变得更加复杂,中国政府应向直接找美国、英国和继承前苏联衣钵的俄罗斯理论二战的重要协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的执行问题。要做到以下几点,以供参考

    一、立即照会美国、英国、和俄罗斯商谈《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的执行问题。如果他们不配合,不尊重历史和中国利益,那么中国就不承认协议中有关利于他们的条款,重点是拉俄罗斯配合,因为俄罗斯是二战有关协定的重大受益者。

    二、郑重提出琉球主权问题,要求收复琉球群岛及其海域。底线是由琉球人民公投决定归属,日本立即退出管辖,前期由琉球人民自治,中国应把握好公投的时机,没有把握就无限期搁置。

    三、重提日本战败赔款问题。虽然此问题我国政府曾表示放弃日本战败赔款,但应是有条件的,即日本必须对侵华战争认罪不讳,然而,日本战败已67年,日本历届政府尤其是近年来不断反悔,企图改变战争的侵略性质,在每年的8月15日日本战败日,均有政届重要人物参拜靖国神社,尤其是今年7月7日,在中国上下纪念卢沟桥事变75周年之际,野田佳彦公开代表政府表示要收购钓鱼岛,这是日本政府公然撕毁《波茨坦公告》的露骨表示,既然日本人不尊重历史,不认历史账,那么中国政府要坚决收回当年放弃日本战败赔款的承诺。对自己发动的战争付出代价和战败赔款,历史上例子比比皆是,我国清王朝是受害国,履履被列强侵略后,还多次赔款、割地,日本在侵华战争中,直接和间接杀害中国同胞三千余万,毁坏城市、掠夺资源、毁抢历史文物等无价之宝难以计数,不赔偿能说得通吗?现在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有钱的很,要让其对侵略行为负责。67年来,赔款利滚利,息乘息,一定要算出了数额来,要求日本赔,并将此数额写入教科书,如果日本不赔,这笔帐也永远是压在日本后代子孙头上的一块巨石,也是中国后代惩罚日本的一个利器,直到日本彻底认罪,向中国人民永远低头为止。

    四、坚决维护二战后对日本军力的限制。《波茨坦公告》对日本军力进行了限制。如军队完全解除武装;战犯交付审判;日本政府必须尊重人权,保障宗教、言论和思想自由;不得保有可供重新武装作战的工业。后来,日本总结战争教训并通过《和平宪法》向全世界作出承诺:日本的军事实力只能维持在自卫所需的水平,总兵力不得超过10万,军舰数量不得超过30艘,总排水量不得超过10万吨,不得向海外派兵……等等。但是战后几十年日本的实际行动证明,“《和平宪法》早已被架空。日本的军事战略正在由近岸、近海防御向海上歼敌、远洋积极防御方面转变。目前日本的海上作战范围已经扩大到1000海里,自卫队的进攻性态势显露无遗。”“日本的政治家尤其是 ‘鹰派’,一直以摆脱战争罪恶的心理包袱,重新找到与经济实力相匹配的政治地位为目标,这一点从自卫队想恢复‘皇军’时代使用的称谓就能看出。“他们力图最终实现军队正常化、国家正常化,扭转日本的战败国地位,从经济大国转变成经济和军政实力俱强的全球性大国。”这一点我们一定要万分警惕,要敦促美国等履行对日本的军事限制,我国作为当事国,也有权对日本进行直接限制,坚持露头就打,坚决不让日本军国主义复活!

    五、要求中国军队驻日本。二战后关于中国在日本驻军问题,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但是我国政府包括台湾当局从未宣布放弃此权利,现在鉴于日本要撕毁二战协议,对中国和亚洲造成潜在威胁,中国应向联合国或当事国提出履行驻军权利,尽驻军义务。

    六、在提出以上要求时,要注意团结受日本侵害的亚洲国家和在二战协议中受益的国家,最好能与台湾当局合作,共护“祖权”。在这着重提醒,与美、英、俄协商时,不要轻易触及二战另一个重要协议《雅尔塔协定》。《雅尔塔协定》是斯大林、罗斯福、邱吉尔背着中国人私下签订的出卖中国巨大利益的非法协定,是强加给蒋介石的,新中国坚决不能承认。由于现阶段我们需要俄罗斯的支持,而俄罗斯(原苏联)又是“雅尔塔协定》的最大受益者,因此,中国暂且不谈及此协定。在与俄罗斯谈时,可暗示支持俄占南千岛群岛,但万万不可谈及《雅尔塔协定》的外蒙古以及前沙俄侵占的库页岛等问题。我们的原则就是对二战形成的国际协定,凡公正的、符合我国利益的我们一概承认并坚决维护,凡不公正的、损害我国利益的坚决不承认;对其中部分有利于我国的,部分承认,部分不利于我国的,部分不承认(当然,外国也是如此,这就靠国家实力和领导人的胆略和毅力说话了)。

    七、为配合政府与列强交涉,中国应在全国再次组织开展勿忘二战历史,缅怀抗战先烈的系列活动。在今年8月15日前后掀起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和日本战败67周年活动,有可能的话,组织拉拢俄国、朝鲜等甚至美国开展二战亚洲战场胜利67周年纪念活动,广造舆论,大造声势,激起我国广大民众乃至世界人民对日本侵略历史的愤怒,让日本政府在世界舆论面前抬不起头,狠狠打击其嚣张气焰。

    与美、英、俄谈判可能有三种结果,一是迫使日本认罪放弃对钓鱼岛甚至琉球的主权,那么中国应趁热打铁,立即接收钓鱼岛和琉球,并驻军防卫。这是最好的结果,估计困难重重;二是日本放弃钓鱼岛坚守琉球,中国则出兵收复钓鱼岛,对琉球问题坚守不放,继续长期谈判,让琉球成为制约日本的一大砝码,让日本感到占领琉球长远来看得不偿失;三是中国态度积极,俄罗斯配合,美、英消极应付,日本拒不认罪,不放弃钓鱼岛和琉球,中国就逼美国、英国表态,《波茨坦公告》算不算数,如不算数,中国也不承认他们在《公告》中所得利益,中国有权在任意时候武力收复钓鱼岛和琉球。同时宣布中国的抗日战争因日本侵占中国领土不还,战争仍没有结束,中国有时武力反击日本本土的权利,不排除使用核武器。当然,为了不影响目前我国发展环境,不致于树敌太多,中国发表不承认美、英等国在二战协议所得利益的声明,不采取针对美英的实际对抗行动,留在今后与美、英摩擦时,当作谈判砝码和交涉条件(正像美国等老拿中国的达赖、台湾等牵制中国一样)。

    无论哪种结果,都会给日本巨大压力,让日本不敢轻易侵占钓鱼岛,同时,为我们在今后合适时候,收复钓鱼岛甚至琉球埋下伏笔,也给南海问题的解决树立范例。

 

  日本著名史学家

  钓鱼岛“从中国窃取”

  “‘尖阁列岛’——正确地说应称为钓鱼岛列岛,是日本通过甲午战争从中国窃取的。日本无条件接受《波茨坦公告》投降后,本应根据公告中的领土条款把这些岛屿归还给中国。”——已故日本著名史学家井上清

 

人民日报:菲越和日本一再挑衅 受挫还在后头

2012年07月14日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贾秀东

    东盟地区论坛系列外长会的大幕刚刚落下,我们目睹了菲律宾和越南将涉华海洋争议问题塞入东盟外长会联合声明的企图受到抵制,菲律宾试图借系列外长会之机拉东盟集体向中国施压、强推“南海行为准则”的做法同样没有得逞。

    菲外长罗萨里奥对上述挫败明显有些恼羞成怒。菲律宾的这种挫败感已非首次。在今年4月发生的黄岩岛事件中,菲律宾向中国发起挑衅,受到中国的有力回击,然后也曾摆出一副“小国被大国欺凌”的可怜模样。

越南近来不断蚕食中国的南海权益,甚至通过海洋法将中国的西沙和南沙岛屿包含在所谓越南“主权”和“管辖”范围内,遭致中国的“组合拳”回应。

    当然,还有日本。两年前,日本一手制造了钓鱼岛撞船事件,企图通过在钓鱼岛海域非法抓扣中国渔船和船员并对中国船长履行所谓司法程序,造成日本对钓鱼岛拥有“实际管辖”的既成事实。然而,中国正告日本政府:“如果日方不立即无条件放回中方船长,中方将采取强烈反制措施,其一切后果由日方承担。”日本政府碰了壁,一些舆论迄今耿耿于怀。

    在南海和钓鱼岛问题上,中国一直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菲律宾、越南、日本等国听而不闻,一副“你搁置你的,我搞我的”架势,不断冒进。中国受到一再挑衅,给予坚决回击在所难免。如此,有些国家受挫也罢,酝酿对中国进行报复也罢,有几条道理还是给他们讲明白:

    第一,菲律宾和越南等国妄图绑架东盟同中国对着干,这不可能得逞。南海问题不是中国与东盟之间的问题,东盟非声索国成员对于涉足南海问题极为谨慎。即使一些声索国同菲律宾和越南的立场也时常拉开距离。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与东盟关系已经密切到不容个别国家胡来的地步。

    第二,以为傍上了美国这个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这只是一厢情愿。美国确实对中国的崛起有疑虑,但美国内心很清楚,有一群小兄弟帮其“打天下”当然好,但反过来要大哥来时时处处打抱不平,况且对象还是美国愿意发展建设性合作伙伴关系的大国,那是断然不行的。美国的算盘显然比这几个国家的算盘大,孰重孰轻,是很清楚的。

    第三,菲律宾、日本等国的政客妄图以对华强硬来赢得国内选票,这也不一定行得通。固然在钓鱼岛和黄岩岛等问题上对中国示强或者以弱示强,能一时得逞,获得一部分民众的喝彩和选票,但纵观这几年这几个国家的主流民意,头脑清醒者大有人在。对于阿基诺总统由于处理黄岩岛事件不当造成菲中关系受挫,菲国内反对声四起。日本国内媒体也警告野田内阁别把对华关系再次搞僵了。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认为中国强调和平发展因而会在主权争议问题上投鼠忌器,这是最危险的误判。对于和平发展,中国矢志不渝;对于捍卫主权,中国同样坚定不移。中国不会去霸占不属于自己的哪怕一寸土地,但也决不会允许任何国家损害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如果一些国家及其政客误判形势,任凭私心发作,对中国的国家核心利益肆意侵犯,它们受挫的时候还在后头。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

 

人民日报:日本玩得过于陶醉 失控风险并非绝对不存在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钟声

钓鱼岛主岛

    核心提示: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玩得过于投入,过于自我陶醉了。哪一天玩得太过火了,钓鱼岛问题失控的风险并非绝对不存在。想借钓鱼岛问题获取内政外交资本的日本政客们,做好这种准备了吗?

    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游戏。一个重要的区别就是,前者需要清醒的现实感,需要缜密的推断,需要足够的远见卓识。一句话,不能由着性子耍。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表现实在让人无法恭维,不客气地讲,透着一股令人生厌的小家子气。

    从非法抓扣中国渔民和渔船,到“命名”、“购岛”、“视察”、“垂钓”闹剧,再到高调宣布在周边加强军事力量……日本外交看上去的确有几分“神勇”。然而,凡此种种能够改变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此拥有无可争辩主权的历史事实吗?对中国渔政船在钓鱼岛附近海域执行正常公务的无理抗议,不是也遭到坚决反驳了吗?

    除了损害中日关系大局,日本不可能借挑衅之举捞到一丝一毫的便宜。如果说还有什么收益,那也不过是国内政坛争斗的几个筹码、懦夫心理的瞬间满足而已。

    在事关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中国连半步都不会后退,也没有后退的空间。中国人讲友好,也讲原则。日本是中国的近邻,同中国有着悠久而又复杂的交往历史,理应对中华民族睦邻友好的气度和不屈不挠的民族性格有更深一层的体察。中国的和平发展并不意味着一味忍让。在事关领土问题的大是大非面前,小算盘是打不得的。以为制造既成事实、拉个大国当靠山就可以胁迫中国就范,实在是过于天真。

    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玩得过于投入,过于自我陶醉了。哪一天玩得太过火了,钓鱼岛问题失控的风险并非绝对不存在。想借钓鱼岛问题获取内政外交资本的日本政客们,做好这种准备了吗?

    事实上,日渐紧张的局势已引发了日本媒体的“战争猜测”,中国社会上也出现“反击日本”等言论。激愤情绪的高涨势必削损中日关系的民意基础。民意基础一旦遭到破坏,势必对中日两国关系造成消极影响。这是深谙中日关系重要性的有识之士所不愿看到的。日本主流舆论不乏对日本政府的批评之声。《北海道新闻》强调搁置争议保持了良好的日中关系,警告日本政府不要激怒中国。《东京新闻》社论指出,日本政府必须集中智慧避免日中关系紧张。

    每次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后,日本领导人都信誓旦旦地表示,希望“修复日中关系”并“充实两国的战略互惠关系”。国家之间的交往是要讲诚信的。言行不一是内心纠结的外化,也是对自身形象的贬损。成为经济大国后,日本不是一直想当一个有尊严的政治大国吗?战略短视是自欺欺人的懦夫心态,这种心态不可能支撑起一个政治大国。

    中日邦交正常化40年来,两国关系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推动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在钓鱼岛问题上,中方展现出足够的耐心和善意。中方希望日本切实信守双边迄今所达成的有关共识和谅解,回到与中方通过对话协商管控分歧的正确道路上来,以切实行动维护两国关系的大局。

    发展中日关系要看得远些,玩火更是要不得。

 

人民日报:美国亚太搅局或弄巧成拙

2012年07月12日 07:15:36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最近,美国在亚太地区动作连连。

  美国务卿希拉里近日接连访问中国周边国家,高调称“讨论亚太民主的时机已经成熟”,言论中拉一个打一个,捧一个贬一个的色彩明显,直接给南海争端添柴加火的色彩明显。美国务院高官9日就日本政府欲将钓鱼岛“国有化”一事表示,钓鱼岛属于规定美国对日本防卫义务的《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的适用对象。在东海再加一把火。此外,美国在亚太海域军演频频。上述言论动作,矛头指向,洞若观火。

  推销本国的价值观和发展模式,是大国夺取精神优势的通常行为。但这种行为太自负,效果就不好,搞强买强卖,更不行。近年,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用军事强力搞“民主输出”,时间也不短了,目前还是只见灾难,未见成效。苏联解体后,美国给开了个“休克疗法”的方子,结果是只见休克,未见疗法。当过美国多年殖民地的菲律宾,受其文化浸润算是深厚了,但其经济社会发展,时至今日也乏善可陈。对此,美国应实事求是地进行总结,分析与自省,不要念经式地高唱美式民主平天下的高调,大搞观念图腾崇拜。空话,没用的。

  希拉里是美国“巧实力”的提出者。而“巧实力”的一个潜台词是硬实力不足。因为硬实力不足,所以要搞些拉帮结伙、煽风点火、利用矛盾、挑三逗四的巧办法,以求低成本、高效益地达到目的。问题是,任何巧办法,也不能脱离基本面。例如,菲律宾在黄岩岛闹事,反过来向美国要钱,美国给了2000万,菲律宾很不屑,说“这是打发要饭的”。拉小伙计,是要拿出真金白银的,但美国现在确实有点差钱。又如,美国拉越南,但越南官员却对本国的地缘位置有很清醒的认识,说:“远水解不了近渴”。亚太国家都不傻,美国不应太迷信自己的忽悠。

  地缘是一件没法改变的事,美国远渡重洋到亚太搅局,会是一件成本很高的事,美国对此应有清醒的预判。

  值得关注的是,美官方和战略界人士开始反思亚太战略的得失,有声音认为,美正在犯三大错误:一是过于以中国为对手塑造亚太布局,激起中国反美情绪,进而使美中关系面临走向对抗风险,不利美整体利益;二是刺激中小国家“拉美制华”的冲动,使美亚太战略被第三方绑架,最终可能使美国刚从“中东沙漠”抽身又陷入“南海汪洋”;三是矫枉过正,重返亚太同时忽视西亚北非变局,致使美中东战略两大基轴埃—沙—以和埃—土—以三角出现松动,最终顾此失彼。

  上述说法对错是非且不论,因为任何说法都只能在历史和实践中验证。但这些说法的理性色彩,似比希拉里的做法来得强。中国有句老话:“大巧若拙”,意指巧是老老实实的事。但希拉里的“巧”,太明显了,太外露了,是那种婆媳斗法式的机巧,是有术而有限的巧,这种巧,很容易弄巧成拙。(黄晴 作者为本报高级编辑)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