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复中业岛已刻不容缓

收复中业岛已刻不容缓

[13288] (2012-07-04)

  菲律宾对中国南海主权的侵占始自1971年7月,时任菲律宾总统的马科斯宣称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并派军队侵占了中业岛、马欢岛和费信岛。至今菲律宾已经陆续侵占了中国南沙和中沙群岛中的共9个岛礁,除了上述三个,还包括北子岛、南钥岛、西月岛、双黄沙洲、司令礁和黄岩岛等。除黄岩岛外,菲律宾分别在这些岛礁上驻有占领军。而中业岛则是南沙群岛中除了太平岛之外的第二大岛,建有可供军用飞机起降的1500米长的跑道,是菲律宾侵占南沙群岛的军事指挥中心。

  屈指算来,中业岛已经被菲律宾军事占领整整41年。再过9年,菲律宾就能够以实际控制50年的国际惯例为由,主张从国际法层面获得该岛的完全主权。并可进而以此岛的主权为基点,要求12海里领海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这样,几乎整个南沙群岛均可能纳入其主权主张范围内。可以预见如果中国在未来的9年内,不能收回被占岛礁主权,将会面临更加被动的战略处境。

  造成如此尴尬局面的原因,除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国力所限无力反制,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前十年中国与南海周边地区国家奉行的维稳战略,值得彻底反思。尤其是在美国深陷反恐和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泥潭,无暇东顾的战略机遇期时,中国不仅没有顺势与美国达成支持其反恐和伊、阿战争的默契,换取美国默认中国收回南沙群岛被占岛礁主权的战略妥协,反而与军事占领中国领土领海的敌对国家菲律宾和越南等国签署自缚手脚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结果是,中国认真遵守,而南海周边其他小国趁机哄抢南海油气资源,肆意派兵修建军事设施,强化其军事存在。实践证明,《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既没有带来南海周边各国对中国的尊敬,更没有把该地区引向谈判解决争端的和谐局面。相反,拖延被动的鸵鸟政策,恰恰正在把南海地区引向战争的边缘。

  当美国结束反恐战争,将战略重心从伊拉克和阿富汗东移的时候,认真遵守了十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中国突然发现,自己在南海的战略处境是如此的被动。抛开大量油气资源被哄抢的利益损失不算,美国在南海地区的高调介入,使中国收回南海主权的目标顿生变数。无论是靠谈判妥协,还是靠军事手段,均变得困难重重。跳在前台的菲律宾和越南均已摆出高调对抗的架势,中国如果因怒而战,则极易落入菲越把南海争端引向中美冲突的战略陷阱。如果中国仍对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南海问题抱有幻想,得过且过,口头书面抗议过后仍无实质行动,中国在南海的权威和气势将会尽失,菲越等小国将会更加肆无忌惮地侵蚀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油气资源。

  局面业已十分被动,中国如再无收回南海主权的决心,再无收回南海主权的战略,再无收回南海主权的战术,再不当机立断采取断然行动,而一味抱着《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鸵鸟思维继续拖延下去,一旦菲律宾与美国达成某种在中业岛驻军的协定,南海问题将会演变成类似台湾问题般棘手。到那时,中国即使想采取军事行动收回中业岛等南海被占岛礁,将不得不面临中美直接军事对抗的风险。

  黄岩岛对峙的结果,可以视为中国在南海维权的一次阶段性胜利。以非军事化的手段落实了中国在黄岩岛的主权,中国的军事权威从此进入这一海域。无论菲律宾如何反对,今后在黄岩岛海域以武力驱赶或扣押中国渔民的事件,已经不可能发生。尽管菲律宾一再要求,东盟其他非当事国依然缄默以对,不做表态,国际舆论也未见对中国有太多不利。这既说明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实力在起作用,也说明中国有节制的维权行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

  在已经获得黄岩岛之争实利的前提下,中国的行动应该坚定,而言辞却应该低调。适时在黄岩岛由非军事机构建立渔业保护的民用设施,建立更多事实控制的主权符号应该是后续的措施。但低调不应该影响中国坚定不移地扩大黄岩岛的战果。对于今后任何再进入黄岩岛海域的菲律宾船只,应该予以坚决驱离。从目前菲律宾的反应来看,阿基诺总统极有可能再次派遣海岸警备队的船只,甚至海空力量入侵黄岩岛海域。果如是,中国应做好预案,敏锐地抓住菲律宾可能的鲁莽行为带来的战机,直接以小规模的军事手段,迅速解放中业岛及其附近全部被侵占岛礁。

  菲律宾为拉美国军事势力直接介入南海,可谓费尽心机。美国务卿希拉里在2012年4月30日同菲律宾举行的首次2加2部长级会议上表态:“虽然我们不在具有主权争议的中国南海支持任何一方,作为一个太平洋国家,我们有自由航行的利益,并维护和平与稳定,尊重国际法。” 希拉里的讲话可以理解为美国对黄岩岛事件保持中立。这说明美国尽管奉行东移战略,却并未准备卷入中美直接军事对抗。菲律宾尽管是与美国有军事协定的盟国,但中美之间特殊的大国关系,决定了美国还不会为菲律宾这样的末流盟国与中国摊牌而走向直接的军事对抗。然而,就像当初美国由弃台因韩战转而保台的情形,局势很可能瞬息生变。中国应该善于抓住这个不利局面中的有利契机,不放过收复被菲律宾侵占的全部南海岛礁的任何机遇。

  在被菲律宾侵占的9个岛礁中,已经通过对峙以柔性战略恢复了对黄岩岛的主权控制。此战略得以成功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黄岩岛上尚未建立菲律宾的军事设施。在其余的八个被占岛礁上则驻扎着菲律宾的军队,以局势的发展来看,中国应该彻底放弃可以通过谈判来恢复主权的迷思,做好军事斗争的一切准备。现在的问题不是谈判与军事手段的问题,而是小规模军事冲突还是大规模冲突,乃至中美直接军事冲突的问题。干净利落地以小烈度军事行动解放被占岛礁将是中国收回被占岛礁主权的最佳方式。而中业岛,则是这场战役的关键。

  布局中业岛之战,应该正确认识美国的作用,智慧地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不管中国是否愿意接受,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至少未来二十年内美国依然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在中国逐渐崛起为海权国家,在南海逐步收回自己应有权益的过程中,对美关系应该用好经济、政治与外交的筹码,避免与其产生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这其中的症结点,是承认美国在东亚地区政治和军事的主导地位这一事实。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与美国分享东亚地区的经济和战略利益。稳定好中美关系,以类似对美国在西亚和其他地区的诉求予以妥协和协助的方式,换取美国不直接军事介入南海争端。抓住美国对南海的战略模糊期,对菲越等侵占中国领土领海的敌对小国,则采取坚决、强硬的措施,利用任何送上门来的或创造出来的战机,快刀斩乱麻,武力解放被占岛礁。一旦解放军驻军中业岛及其周边岛礁,形势互换,反过来就成了考验菲律宾胆识和美国意志的难题。那时中国将占尽先机,再坐下来谈《南海行为准则》也不迟。

  收回中业岛的战机稍纵即逝,考验的不是中国的军事实力,而是北京决策当局收回南海主权的意志力和谋略能力。面对当前南海乱局,套用中国的八股,可用三十二字来概括中国的南海战略:冷静观察,沉着应对。放弃幻想,准备战斗。外和美国,力擒菲越。适时出手,一劳永逸。

  美国加州 阿辉

《联合早报网》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