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双全王阳明

文武双全王阳明

史海威

王守仁(1472~1529),字伯安,号阳明子,世称王阳明,浙江余姚人,因创立“心学”流派,其成就巨大,被誉为继孔子、朱熹等人之后封建社会的又一圣贤。其实,王守仁不仅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也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

王守仁自幼聪慧异常。史载他还不能讲话时,听祖父读过的经书都能记下来。如此聪明,若是能专心向学走功名之路的话,或许能像他的父亲王华一样考中状元。但王守仁少年时代的兴趣却在习武,他对军事战阵有着天然的爱好。

冯梦龙在《王阳明先生出身靖乱录》中有这样的记载:守仁在私塾上学期间,不肯专心诵读,常常偷偷跑出来与伙伴们儿戏,制大小旗居中调度,左右来回摆动,如同排兵布阵一般。冯梦龙的说法虽有小说家习气,但应离真实不远。

王守仁在48岁平定宁王叛乱后,有人嫉妒其功劳,挑衅性地提出要与他在教场较射,想以此出他的洋相,结果他三发三中。为了更好地了解边防形势,15岁时王守仁还曾出游居庸关,思考抵御蒙古的策略,经月始返。

青年时期,王守仁开始从武艺层面跃进到研究兵法战事,“凡兵家秘书,莫不精究。”《王阳明先生年谱》《武经七书评》应该就是这时期的作品,现在来看,其中的一些见解已经超越古人。不仅如此,王守仁还特别重视把理论应用于实践,“每遇宾客,尝聚果核列阵势为戏”。这虽然仍属于纸上练兵,却大有助于理论的发展完善。而在他中进士后,被钦差督造威宁伯王越坟时,就尝试以军事的方法管理工程建造,从而高质量地完成了整个工程。

弘治十七年(1504),王守仁被任命为兵部武选清吏司主事,这个职务加深了他对全国军事情况的了解,冥冥之中似乎也暗示着他这一生将与军事、战争结下不解之缘。经过不断的探索和历练,无论在武艺上还是在理论上,王守仁都为可能担当的使命做好了准备。

正德十一年(1516),王守仁受命巡抚南赣汀漳,负责剿匪工作。这是他军事生涯的开始。南赣汀漳一带,地形极为险峻,历来是匪徒盘踞之地,匪军声势浩大。匪徒常攻府掠县、杀官吏、抢库藏、焚官舍,一时朝中无人敢巡视其地。王守仁上任后并不急于用兵,而是首先对匪军和官军情况进行详细的调查研究,同时要求下属都要亲自调查。他的调查项目包括山川地理、道路险夷、风俗善恶、匪军据点分布、敌我对比、兵力来源、军饷筹措、军事设施以及队伍建设等等,可以说涵盖了与作战有关的各种情况。

在充分了解情况后,王守仁作出了官军会剿、利在速决的正确分析。同时,针对性地推行了一系列措施:行十家牌法,肃清官军内部奸细,另派亲兵到各路土匪中卧底;就地选取民兵,加强训练,精简官军,裁汰老弱;实行新兵制,重新编制队伍,使人人得递相罚治;疏通盐道,就地解决给养等等。这些措施极大地提高了官军的士气和战斗力,为军事行动的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他推行的十家牌法和新兵制。

当时,匪军隐藏于农民家中,民匪不分,不利于官军进剿。根据这一情况,王守仁活用王安石的保甲法,创造性地提出了十家牌法:即十家为一个单位,若查出一户有匪徒,其他人家都要受到惩罚。此法简单易行,虽然过于严厉,但在战时却很管用,很快匪徒就无处隐遁了。

新兵制主要表现在队伍的重新编制上:“二十五人为伍,伍有小甲;二伍为队,队有总甲;四队为哨,哨有长,协哨二佐之;二哨为营,营有官,参谋二佐之;三营为阵,阵有偏将;二阵为军,军有副将。皆临事委,不命于朝;副将以下,得递相罚治。”王守仁的这一创造,严密了组织,使指挥如一,克服了先时松散混乱的状态,达到了《孙子兵法》所说的“治众如治寡”、“斗众如斗寡”的效果。

在王守仁的指挥下,到正德十三年(1518),南赣基本被平定。但历史没有给王守仁休整的机会,一个更大的使命等待他去完成。

正德十四年(1519),被封南昌的宁王朱宸濠反叛。朱宸濠的高祖宁献王朱权是明太祖朱元璋第17子,在“靖难之役”中被朱棣诱迫跟随,但当朱棣取得皇位后,不但没有履行当初的允诺,反而把他封到南昌,加以监管,这在他的后代中播下了仇恨的种子。朱宸濠颇有政治野心,他招兵买马,结交权贵,苦心经营,起兵之时,号称十万,数日即袭破南康、九江诸郡,势如破竹,一时人心惶惶,远近震动。

此时驻守丰城的王守仁迅速赶到吉安,而眼前只有弱兵羸卒和低迷的士气。据此情形,王守仁一面大施疑兵之计,假造兵部文书,诡称各路人马正分道并进,夹攻南昌;又行反间计,伪造朱宸濠亲信的投降秘状,四处散布。由是朱宸濠生疑,在南昌滞留了十几天而没敢及时顺流而下进攻南京。这为官军的集结赢得了非常宝贵的时间。

军队集合完毕后,王守仁力排众议,首先攻打朱宸濠的巢穴南昌,通过里应外合不日攻下后,迫使进攻南京的朱宸濠回救南昌,这就稳定了惊慌混乱的局势。双方主力会战于鄱阳湖。根据叛军千里回援疲乏的特点,王守仁先通过夜袭敌营,首战告捷,灭了敌军士气。接着开展攻心战,瓦解了敌方军心,最后利用叛军铁索连舟以固定的情况,一把火烧了敌军大营,从而生擒朱宸濠,取得平叛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朱宸濠为了谋反,苦心经营多年,不料仅仅35天就被王守仁彻底打败。此战,成就了王守仁用兵如神的名声。

嘉靖六年(1527),广西思恩、田州的少数民族因不满朝廷政策暴发武力反抗,时任两广总督的姚镆无能为力。于是,赋闲居越讲学的王守仁被再次启用,受命出征进行平息。此时,王守仁已经患有比较严重的肺疾,虽不情愿,但还是上路了。

行军途中,他一路“访诸士夫之论,询诸行旅之日”,进行了广泛的调查研究,未到思田已对乱情有了充分的了解,从而制定出了“以抚不以剿”的正确方针。当地首领卢苏、王受二人,本来是被迫起义,早有归顺之心,于是水到渠成,王守仁不费一兵一卒,平定了事态。回师途中,他又巧袭断藤峡、破八寨,声威赫赫。思田平定后,他建议朝廷废除改土归流的传统治理政策,实行瑶族自治,从而根本上巩固了平乱的成果。广西平定后,王守仁肺病加疾,次年病逝于归途南安舟中,只留下“此心光明,亦复何言”的临终遗言。

概略来说,王守仁一生平南赣、擒宁王、抚思田、破八寨、袭断藤峡,战无不胜,攻无不取,为朝廷立下了赫赫战功。明穆宗在铁券文中称赞他:“两间正气,一代伟人,具拨乱反正之才,展救世安民之略,功高不赏。”《明史》也说:“终明之世,文臣用兵制胜,未有如守仁者。”给予了他极高的评价。但是,王守仁却自认为“将略平生非所长”,不过又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无论如何,他的赫赫战功和军事谋略、军事创造已经证明了他无愧于一个杰出军事家的称号。

书生带兵能有如此成就,自然使他成为后世文人追捧的偶像。晚清曾国藩、左宗棠等人,在治军打仗上深受其影响。就是在海外,王守仁也不乏粉丝,号称日本“军神”的海军大将东乡平八郎是最为突出的一个。在1905年日俄海战中,东乡平八郎率领装备处于劣势的日本舰队全歼俄国太平洋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从而使他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人物。由于他在战争中的优异表现,日本天皇任命他为海军军令部部长,将他召回日本,并为他举行了庆功宴会。在这次宴会上,面对着与会众人的一片夸赞之声,东乡平八郎默不作声,只是拿出了自己的腰牌,示与众人,上面只有七个大字:一生伏首拜阳明。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