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曲

 

马赛曲的作者名叫鲁热·德·利尔

  法国大革命期间,有过许多鼓舞斗志的战斗歌曲,而最受群众喜爱、流行最广的,是自由的赞歌--马赛曲。

这首新歌,原名为《莱茵军进行曲》,一七九二年四月二十四日,由德·利尔在斯特拉斯堡首次演奏,不久就传遍了全国。三个月以后,法国第二大城马赛的工人革命队伍高唱这首歌曲,浩浩荡荡地开进巴黎;马赛的俱乐部每次召开会议,开始和结束时都必定演奏这支歌曲;马赛人在行军路上也高唱这支歌。《马赛曲》因此得名。

 《马赛曲》迅速地传播,在集会上、剧院里、宴会上都要集体合唱;后来,甚至在教堂里唱完赞美诗后,也唱这首歌;再后来竟由它取代了赞美诗。《马赛曲》成了全民之歌、共和之歌。法兰西共和国的军事部长看到它具有振奋人心、激励斗志的作用,下令印刷10万份,分发到军中所有的连队。在前线,士兵们在向敌人发起冲锋时必是齐声高唱《马赛曲》,在这首军歌的作用下,队伍像咆哮的海浪扑向敌阵,势不可挡,敌方的将领发现这首歌带有一种可怕的力量。

  后来,路易十六人头落地,激怒了全欧洲的王室成员,普、奥、俄、英、西等国组成了第一次反法同盟国民公会宣布了总动员令,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大量法国青年正是在马赛曲的雄壮歌声中开赴前线。不到一年的时间,战场已经转移到国境之外,1795年,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正式确立马赛曲国歌的崇高地位。

拿破仑在1804年称帝之前曾下令禁止唱《马赛曲》;1815年路易十八复辟,再次禁唱;1830年爆发七月革命。在巴黎战斗的街垒上《马赛曲》重新响起;1879年,法国政府重新批准唱《马赛曲》。

同名石膏雕像(1836完成)

同名电影http://www.qiyi.com/dianying/20100423/n5827.html

中法文对照歌词

  Allons enfants de la Patrie

  我们走吧!祖国的孩子们,

  Le jour de gloire est arrivé.

  光荣的那一天已经到来。

  Contre nous, de la tyrannie,

  对抗我们的,是专制横暴,

  L'étendard sanglant est levé,

  血染的旗帜已经扬起!

  l'étendard sanglant est levé.

  血染的旗帜已经扬起!

  Entendez-vous, dans les campagnes.

  你们听,在旷野上,

  Mugir ces féroces soldats

  凶残的兵士们咆哮著,

  Ils viennent jusque dans nos bras

  他们来到我们的臂膀间,

  Egorger vos fils,

  屠杀你们的孩子

  vos compagnes.

  屠杀你们的伴侣

  Aux armes citoyens!

  拿起武器!公民们!

  Formez vos bataillons,

  组织起来!你们的军队!

  Marchons, marchons!

  前进!前进!

  Qu'un sang impur

  敌人的脏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将灌溉我们的田地!

  Que veut cette horde d'esclaves

  为何愿意成为一帮奴隶

  De traîtres, de rois conjurés?

  成为叛国贼?成为国王的共谋?

  Pour qui ces ignobles entraves

  卑鄙的小人们想阻碍谁?

  Ces fers dès longtemps préparés?

  这些好铁又为何准备这么长时间?

  Français, pour nous, ah! quel outrage

  法兰西人民,为了我们,啊!对这样耻辱

  Quels transports il doit exciter?

  该如何扬起我们的激情?

  C'est nous qu'on ose méditer

  正是我们勇于思考

  De rendre à l'antique esclavage!

  才把古老的奴隶制丢了回去!

  Aux armes citoyens!

  拿起武器!公民们!

  Formez vos bataillons,

  组织起来!你们的军队!

  Marchons, marchons!

  前进!前进!

  Qu'un sang impur

  敌人的脏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将灌溉我们的田地!

  Quoi ces cohortes étrangères!

  正是这帮外国人!

  Feraient la loi dans nos foyers!

  在我们的家乡订下了法律!

  Quoi! ces phalanges mercenaires

  正是!这帮惟利是图的人

  Terrasseraient nos fils guerriers!

  将打倒你们武装的子弟!

  Grand Dieu! par des mains enchaînées

  伟大的 主啊!因著锁链的手

  Nos fronts sous le joug se ploieraient

  我们将在枷锁下低头

  De vils despotes deviendraient

  卑劣的专制者却将变成

  Les maîtres des destinées.

  天命的主宰们。

  Aux armes citoyens!

  拿起武器!公民们!

  Formez vos bataillons,

  组织起来!你们的军队!

  Marchons, marchons!

  前进!前进!

  Qu'un sang impur

  敌人的脏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将灌溉我们的田地!

  Tremblez, tyrans et vous perfides

  颤抖吧!你们这些暴君和无义小人!

  L'opprobre de tous les partis

  你们这帮是所有人的耻辱!

  Tremblez! vos projets parricides

  颤抖吧!你们这些弑亲的计划

  Vont enfin recevoir leurs prix!

  最终将付出它们的代价!

  Tout est soldat pour vous combattre

  我们同你们争斗的人都是战士

  S'ils tombent, nos jeunes héros

  若他们倒下,将会是我们的年轻英雄

  La France en produit de nouveaux

  法兰西会再造新的年轻人

  Contre vous tout prêts à se battre

  准备好加入争斗,和你们对抗

  Aux armes citoyens!

  拿起武器!公民们!

  Formez vos bataillons,

  组织起来!你们的军队!

  Marchons, marchons!

  前进!前进!

  Qu'un sang impur

  让敌人的脏血

  Abreuve nos sillons.

  灌溉我们的田地!

  Français, en guerriers magnanimes

  法兰西的人民们,崇高的战士

  Portez ou retenez vos coups!

  坚持及挺住对你们的打击

  épargnez ces tristes victimes

  宽容这些悲惨的伤者

  A regret s'armant contre nous

  因他们后悔武装与我们对抗

  Mais ces despotes sanguinaires

  但这些嗜血的暴君们

  Mais ces complices de Bouillé

  但这些布依耶的共谋者,

  Tous ces tigres qui, sans pitié

  全是些无情的恶虎

  Déchirent le sein de leur mère!

  撕碎他们母亲的胸膛!

  Aux armes citoyens!

  拿起武器!公民们!

  Formez vos bataillons,

  组织起来!你们的军队!

  Marchons, marchons!

  前进!前进!

  Qu'un sang impur

  让敌人的脏血

  Abreuve nos sillons.

  灌溉我们的田地!

  Nous entrerons dans la carrière

  我们走进矿场

  Quand nos aînés n'y seront plus

  当我们长辈不在那儿时

  Nous y trouverons leur poussière

  我们可以在那找到他们的遗迹

  Et la trace de leurs vertus

  及他们的美行懿德

  Bien moins jaloux de leur survivre

  不是忌妒他们的生

  Que de partager leur cercueil

  而是忌妒他们的死

  Nous aurons le sublime orgueil

  我们也该有著崇高自尊的骄傲

  De les venger ou de les suivre!

  无论是复仇或是继承他们的功业!

  Aux armes citoyens!

  拿起武器!公民们!

  Formez vos bataillons,

  组织起来!你们的军队!

  Marchons, marchons!

  前进!前进!

  Qu'un sang impur

  让敌人的脏血

  Abreuve nos sillons.

  灌溉我们的田地

1792年创作了《马赛曲》的克洛德-约瑟夫-鲁热-德-利勒。歌曲原名《献给吕内克元帅的军歌〉

克洛德·约瑟夫·鲁热·德·利尔是人类革命史上最有资格投机的人之一,因为大名鼎鼎的革命歌曲《马赛曲》就是他创作的。正是唱着这首歌,法国人数次推翻国王,并打败外国敌人。

  然而,歌的作者却很难被当成一个革命者。当这首歌传遍全国,并被刊发在报纸上时,鲁热·德·利尔已经因为“反革命”而被关进了监狱。

  据说,他甚至羞于承认这首歌是自己所作,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并不知道歌的作者是谁。

  在革命风起云涌的法国,鲁热·德·利尔并不属于对旧制度深恶痛绝的人。相反,他的家庭曾为了让自己家族和贵族沾点边而更改了姓氏。在他读军校时,音乐也只是用来标榜他贵族血统的一种方式。

  1792年,在斯特拉斯堡服役的鲁热·德·利尔创作《莱茵军战歌》时,对革命恐怕还没有太清晰的概念。当时,国王尚未被砍头,革命也还没有演变为大恐怖。如果人们后来猜得没有错,这名工兵中尉纯粹是出于自己的好朋友、斯特拉斯堡市长的邀请而写了这首鼓舞军队士气的作品。

  创作这首歌的过程,曾被人绘声绘色地描述过。据说,外国军队当时已在不远处集结,街头到处都是愤怒的市民。鲁热·德·利尔结束一场晚宴后,借着酒劲儿,一会儿填词,一会儿谱曲,甚至还“纵情歌唱”,然后疲倦地倒在钢琴上睡着了。

  出于某种无法解释的原因——或许是酒精,或许是街头上亢奋情绪的感染,他在歌里赞美了革命,抨击了国王。但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这么做,用当时人的话说,创作这首歌“似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莱茵军战歌》起初没获得什么成功,尽管鲁热·德·利尔向市长及市长夫人演奏了它,并获得了礼节性的赞赏。但没过多久,从马赛向巴黎进军驱赶国王的500个革命者偶然学会了这首歌,并一路高唱着,引发了巨大革命热情。从此,它以《马赛曲》的名字为人所熟知和传唱,人们唱着它攻打王宫。然而,它的作者却是个保王党。当人们纷纷倒向革命的怀抱,真心或假意地向“人民”效忠时,他不单没有利用这首歌谋取革命的光荣,反倒敌视革命,投票反对新宪法,并因此被军队开除。

  革命很快就露出了人们所未预料到的恐怖面孔。国王死在断头台上,这让鲁热·德·利尔觉得,罗伯斯庇尔和他的革命同党更像是新的暴君和独裁者。没过多久,曾经支持他创作马赛曲的斯特拉斯堡市长也被送上了断头台。鲁热·德·利尔公开表示抗议,并因此被以叛国罪关进监狱。根据当时的法令,担上这一罪名会被送上断头台。

  幸运的是,热月政变后,罗伯斯庇尔被推翻,《马赛曲》也被定为法国国歌,它的作者得以获释。从那以后,《马赛曲》的命运几经曲折:它曾经被拿破仑禁唱,也曾经被复辟的国王废止。而它的作者却与这场沉浮无关。鲁热·德·利尔已经变成一个愤世嫉俗的人,生活潦倒,不通情理。一方面,他不喜欢革命带来的这个时代,主动从为他恢复军职的军队里离开;另一方面,创作《马赛曲》的名声却一直跟随着他,并随着政权更迭,一会儿给他带来荣誉,一会儿给他带来骂名。

  一个著名作家曾探究过他的余生:他穷困潦倒,据说曾经当过小偷,还因为欠债被警察到处追赶。但当拿破仑想给他点资助时,他却斥责这位大人物:“你把革命变成了什么样?你把共和国变成了什么样?”直到后来,他都一直因为自己曾投票反对拿破仑而感到自豪。

  只是,曾经因一时兴起创作了《马赛曲》的鲁热·德·利尔,既无法阻止革命带来一个新时代,也无法阻止自己的作品被赋予他完全不能接受的解读。直到他临死前,人们还因为这首歌,授予他一份奖金和一件象征着荣誉的皮大衣。他没有穿多久这件大衣,就带着对新时代的满腹不满和对旧时代的无限留恋死掉了。

  也正是因为这首歌,几十年后,人们把他的墓迁到了法国荣军院里,与那个他一直不喜欢的革命者拿破仑躺在一起。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