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赫鲁晓夫如何登上权力巅峰

 
标签:

国际

前苏联

人物

赫鲁晓夫

分类: 国际纵横

赫鲁晓夫如何登上权力巅峰

 

  1953年5月间,赫鲁晓夫的一位同事从基辅来到莫斯科,他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乌克兰国家安全部和内务部接到一项要求动员全体人员进入战备状态的密令。命令来自国家安全部,显然这是贝利亚发出的。赫鲁晓夫立即以党的第一书记的身份和冠冕堂皇的理由召见外地人员,从而得悉这道密令不仅发到了乌克兰,而且发到了全国。赫鲁晓夫战战兢兢,他急于要摸清贝利亚的一整套计划,食不甘味,寝不安席。而命运仿佛可怜他似的,给他送来了两名来自敌对营垒的倒戈者——国家安全部副部长伊凡·谢罗夫和内务部长谢尔盖·克罗格洛夫。他们向赫鲁晓夫透露了他们所掌握的贝利亚正在策划的全部阴谋,详细描述了武装叛乱的行动计划和军队的作战部署,开列了参与阴谋活动的人员名单。

    听着谢罗夫和克罗格洛夫的汇报,赫鲁晓夫毛骨悚然,冷汗透背。倘若换一种局面,贝利亚的这两位左右手会随同主子将他们杀得鸡犬不留。在震惊之后,他更感到欣喜异常,真是“天助我也”!

  对赫鲁晓夫来说,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要么赶在阴谋之前立即主动出击,要么退却让步,放弃一切。造物主赋予了赫鲁晓夫一种强烈的自卫本能,他毅然选择了前者——主动出击。

  首要的问题是要完成一项艰难的任务——将党的主席团捏成一个拳头。正如他后来所说的那样,斯大林手下的人没有一个是可靠的硬汉。莫洛托夫还算个人物;马林科夫软弱无能,且与贝利亚关系密切;伏罗希洛夫是个胆小鬼和马屁精;卡冈诺维奇善于伪装,你永远无法知道他在关键时刻跟谁走;可以依靠的只有国防部长布尔加宁。

  他首先去找布尔加宁。军队是一支唯一能够摧毁保安部队的力量。他们俩人一拍即合。谈话是在布尔加宁的别墅花园里进行的,因为赫鲁晓夫当然清楚,不仅中央委员和主席团成员的办公室里安装了窃听器,就连他们的住宅、别墅和私人汽车里也有窃听器,电话和通信早就置于昼夜监视之中。然后,他去找米高扬,与米高扬乘坐同一辆汽车到了郊外,把汽车停在公路上,然后二人沿着林中空地散步。米高扬绕着圈子说话,“不赞成突然搞掉一位有功之臣”。赫鲁晓夫脸色灰灰的,悻悻告别了米高扬。但与莫洛托夫的谈话却出乎意料地顺利,他保证无条件支持赫鲁晓夫,还认为要一举干掉贝利亚和马林科夫呢。赫鲁晓夫告诉他要拉住马林科夫,拆散他们的联合。转忧为喜的赫鲁晓夫这时想到应当去找马林科夫了。

  这是一场关键性的谈话,他几乎把心提到喉咙口,走进了马林科夫的门。要是他拒绝,甚至出卖他怎么办呢?可是当他刚一涉及到这一敏感的问题时,马林科夫马上表示同意站到多数人一边。这真使赫鲁晓夫喜出望外。

  赫鲁晓夫消灭贝利亚的计划进入了实施阶段。赫鲁晓夫与马林科夫细心地商定了一个与其他主席团委员密谈的次序表,然后赫鲁晓夫开始了马不停蹄的穿梭活动,去编织捕捉贝利亚的罗网。

 

  第一个密谈的对象是伏罗希洛夫。从1918年保卫察里津的战斗起,他一直是斯大林的得力臂膀,只是二战以后,他才失去了斯大林的信宠。而且,赫鲁晓夫认为伏罗希洛夫早就对阴险狡诈的贝利亚心怀嫉恨,选择他作为突破口定能成功。但当赫鲁晓夫刚刚坐定之后,伏罗希洛夫就唱起了贝利亚的赞歌:“赫鲁晓夫同志,贝利亚是一个多么出色的领导人啊!真是太出色了!”伏罗希洛夫这样一下子就来了个顶门闩,封住了赫鲁晓夫的嘴。他与伏罗希洛夫尴尬地交谈了几句,便匆忙离去。

  按约定,赫鲁晓夫到马林科夫家里吃饭,告诉他与伏罗希洛夫的谈话结果。当赫鲁晓夫向马林科夫说完情况之后,他俩商定再找莫洛托夫谈一谈。

  莫洛托夫是资格最老的布尔什维克,时任外交部长。赫鲁晓夫的谈话非常坦率,可以说是彻底交底。莫洛托夫边听边在紧张地思索着。

  “是的,”他说道。“我与你深有同感,但我有一事非常担心:马林科夫对这些怎么看呢?”。

  “我今天就是代表马林科夫和布尔加宁来与你谈话的。对于贝利亚的问题,我们已经交换过意见了。”

  “真是太好了,我完全支持你们。但请坦率地告诉我,你们要采取什么对策呢?”

  “首先,我们要解除贝利亚的一切职务。”

  莫洛托夫说:“那还不够,贝利亚是一个十分凶残的人,所以我认为必须采取一些非常的手段。” 

  “你是不是说,我们应该把他扣押起来进行审查呢?”赫鲁晓夫问道。

  莫洛托夫表示同意。二人马上分手告别了。

  赫鲁晓夫与萨布罗夫的谈话简单明了。萨布罗夫欣然同意赫鲁晓夫的意见。

  接下来,赫鲁晓夫约请卡冈诺维奇到中央委员会去,他们一直谈到深夜,卡冈诺维奇刚从外地视察回来,他饶有风味详细地谈论西伯利以及其他木材基地的情况,心事沉重的赫鲁晓夫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但他还是耐住性子听完了卡冈诺维奇的谈话,才告诉他莫斯科发生的新情况。

  “我们准备采取对策,”赫鲁晓夫说。

  卡冈诺维奇马上警觉起来,问道:“你说的我们,是指谁?”他提出这个问题是想对这场斗争进行力量对比。

  赫鲁晓夫回答说:“我们的力量有马林科夫、布尔加宁、莫洛托夫、萨布罗夫和我,而且我们的意见非常统一。”赫鲁晓夫还告诉卡冈诺维奇,现在即使没有其他委员的支持,我们也已是大多数。

  卡冈诺维奇马上表示:“我也与你们站在一起。我当然与你们站在一边。”接着他问:“伏罗希洛夫是什么意见?”

  赫鲁晓夫据实以告。卡冈诺维奇立即把伏罗希洛夫大骂了一顿:“这个狡猾的老东西!老王八蛋!他在对你撒谎!他曾亲口告诉我,他对贝利亚简直不能忍受。他还说,贝利亚是个危险分子,很有可能把我们全毁了。”这时,赫鲁晓夫才明白,伏罗希洛夫怀疑他是贝利亚的同伙,担心落入陷阱,所以留了一手。

  在赫鲁晓夫与马林科夫协商后,决定改由马林科夫去找伏罗希洛夫。当马林科夫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伏罗希洛夫之后,伏罗希洛夫紧紧地拥抱了马林科夫,而且双泪长流。

  别尔乌辛的态度一度暖味,但很快也表明了鲜明的立场。

 

  在主席团统一意见之后,新的问题又出来了:由谁来执行扣押贝利亚的任务?契卡(即国家政治保卫局)显然是不行的。主席团的卫队都是服从贝利亚的,每次开会,他都把契卡的卫队带上,就守在隔壁的房间里,因此能够毫不费力地把主席团成员逮捕起来。最后,他们决定求助于军队。

  赫鲁晓夫提出把扣押贝利亚的任务交给防空部队司令员莫斯卡连科以及其他的5位将军,后来又把朱可夫元帅等人包括进来,一共有11位元帅和将领参与其事。那时候,所有的军方人士进人克里姆林宫的时候,都必须接受检查并把武器留下,只有经过布尔加宁(国防部长)的特别批准,元帅和将军们才能允许佩带武器进人克里姆林宫。因此,确定由布尔加宁事先做好安排,允许元帅和将军们携带武器,在计划召开会议之前隐蔽在会议室隔壁的房间,一俟马林科夫发出信号,他们就马上进入会议室,把贝利亚拘留起来。

  罗网已经张开,伺机引蛇出洞。可巧,正在这时发生了“柏林事件”。1953年6月17日,东柏林和民主德国的其他许多城市发生工人罢工和暴动事件,沿用斯大林的有关规定,“柏林事件”自然应由贝利亚去处理。为此,苏共中央主席团决定贝利亚立刻飞往柏林,以便对事态作出估计并采取适当的行动。在贝利亚前往柏林的第二天,莫斯科就召开了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贝利亚的同伙立即把这个异常的消息通报了在柏林的贝利亚。贝利亚与莫斯科通了电话,他被告知,这是一次例会,柏林的使命更加重要,因此,他没有必要出席。当然,贝利亚也明白,他必须尽快赶回到莫斯科。

  就在这次主席团会议上,赫鲁晓夫与马林科夫等人商定了逮捕贝利亚的详细计划。他们决定,这一重大行动安排在苏军夏季演习开始的时候。莫斯科军区举行演习时,要有几个西伯利亚师参加,这样就有借口把可靠的部队调进莫斯科。为了不引起贝利亚的疑心,这次会议定名为“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团扩大会议”,同时邀请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全体成员出席。一旦会议开始,由马林科夫宣布为“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这样就可以讨论党内问题了。会议把国防部长、副部长和参谋长报告演习计划列人议程,因而邀请了许多军官列席会议也就顺理成章。和往常一样,会议日程提前送给了部长会议的成员,其中包括各种决定的草案,应邀报告人和专家名单,似乎这真是一次工作会议,只有贝利亚不知就里。

 

  1953年6月26日,会议在克里姆林宫举行。赫鲁晓夫在开会之前邀请米高扬到他的别墅去。米高扬与贝利亚关系密切,赫鲁晓夫在给米高扬做最后的工作,也是挽救米高扬不要跟从贝利亚自蹈死地。没想到,米高扬态度暖昧,但一个米高扬已无碍大局了。

  从米高扬家里出来,赫鲁晓夫驱车驶往克里姆林宫。来到克里姆林宫,赫鲁晓夫直接走进马林科夫的办公室,交换了情况,然后来到会议室,他的口袋里藏有一支手枪。

  贝利亚手里拿着公文包走进来了,他把公文包放在身后的窗台上,看上去若无其事。但在会议室隔壁的房间里,以朱可夫、莫斯卡连科为首的11位将帅已经荷枪实弹地等在那里,他们身上带着一份由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签发的授权逮捕和撤掉贝利亚职务的文件。

  按照事先的安排,马林科夫宣布‘“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开始,机敏的贝利亚立即露出惊奇之色,因为原先通知的是“部长会议主席团扩大会议”。更令他吃惊的是坐在他左边的赫鲁晓夫首先发言,提议讨论贝利亚的问题。贝利亚一把抓住赫鲁晓夫的手,惊慌地问道:“干什么,尼基塔?你在咕噜什么?”

  “听着,你马上就会知道的,”赫鲁晓夫回答说。接着赫鲁晓夫作了长篇发言。他提出了卡明斯基因揭发贝利亚而失踪的问题,由此推断贝利亚早在1919年就为英国谍报机关服务了。接着赫鲁晓夫回顾了在斯大林逝世以后,贝利亚在党内外干的一些活动,包括破坏民族团结,以内务部干扰乌克兰、白俄罗斯、波罗的海各共和国党组织的活动等等。最后,赫鲁晓夫断言“贝利亚决不是一个共产党员,而是一个混进党内的、投机钻营的野心家”。

  随后,布尔加宁、莫洛托夫等人相继发言,每一个发言的人都对贝利亚表示了谴责。

  最后一个发言的是米高扬,他认为贝利亚会虚心接受批评,并能够坚决改正,并不是不可挽救的,因此不要立即宣判贝利亚有罪。米高扬在苏联政治舞台上是个有名的不倒翁,在这关键时刻力排众议是很少有的。可以说,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一次冒险。

  大家发言完毕,马林科夫本应及时总结,得出一个最后的结论。可是在最后的紧要关头,他却临阵手软,紧张得不知所措,因而会议出现了冷场。赫鲁晓夫感到有可能要出事,立即要求发言,提出一项动议:立即撤销贝利亚在党和国家中的一切职务。马林科夫在慌乱之中,还没有将这一动议付诸表决,就按响了秘密电钮。

  朱可夫第一个冲了出来,随后莫斯卡连科和其他军官也冲了出来。马林科夫这时惊魂稍定,用微弱的声音对朱可夫说:“我以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名义,命令你把贝利亚扣押起来,听候调查和处理。”

  “举起手来!”朱可夫厉声喝道。

  莫斯卡连科和其他军官也都把手枪抽了出来。这时,贝利亚似乎伸手要拿放在身后窗台上的公文包,赫鲁晓夫立即揪住了他的手臂。其实,包里没有任何武器,贝利亚伸手拿包仅仅是个条件反射。贝利亚在武装监护下被押进马林科夫办公室隔壁的房间里。接着主席团开始讨论了他的未来命运问题。根据会议讨论的意见,贝利亚被武装押送到莫斯卡连科司令部的一个防空洞里严密看守起来。同时,由布尔加宁、朱可夫指挥的国防军部队取代了由贝利亚控制的克里姆林宫和党中央大厦等处的内务部卫兵。

  在朱可夫元帅的指挥下,国防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封锁了内务部中心大楼——捷尔任斯基广场大楼,贝利亚的几个最重要的也是最危险的左膀右臂被就地击毙,其他约有几十名内务部官员和内务部队各师的指挥员都立刻投降,这个迅疾的逮捕行动同时扩展到所有加盟共和国的内务部机关首脑,他们从办公室、公寓、别墅、甚至是医院的病床上被抓走。顷刻之间,内务部,这个凌驾于党和政府之上的权力机构土崩瓦解了。

  7月2日至7日,苏共中央举行全会,在马林科夫代表主席团作了关于贝利亚反党反国家罪行的报告之后,会议决定把贝利亚开除出苏共中央委员会,并开除出党。同时,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伏罗希洛夫发表公告,解除了贝利亚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和内务部长的职务,并把贝利亚的罪行案件提交苏联最高法院审理。

  1953年12月,苏联最高法院特别法庭秘密审理了贝利亚7人叛国案,决定将贝利亚判处极刑——执行枪决。12月23日,贝利亚等7人伏法。

 

  完成清除贝利亚这项艰难而危险任务的功劳应归功于赫鲁晓夫,这是他政治生涯中最大胆、最果断的政治行动之一,并由此在苏联威望大增。特别在1953年9月以后,赫鲁晓夫成了党的第一书记。他此时形式上虽然还不是全党的首脑,但实际上已成为党的象征。相反,马林科夫这颗星日益暗淡。在斯大林之后的苏共中央主席团内,唯独马林科夫与贝利亚是近交,并在一系列问题上有较深的工作关系。特别令马林科夫难堪的是,就在贝利亚被捕的当天,贝利亚向马林科夫写了一张便条,说:“叶戈尔,你还了解我吗?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你为什么去相信赫鲁晓夫呢?是他教唆你干的这种事,对吗?”另外,苏共中央主席团随后重议了“列宁格勒案件”。马林科夫在这起错案中也受到了牵连。如此等等的一系列事情的披露与处理,使马林科夫的声威每况愈下。时至1954年秋天,马林科夫的地位已经摇摇欲坠。到1955年2月,他被解除部长会议主席之职,已降为电力部长和部长会议副主席了。

  伴随着贝利亚的倒台和马林科夫的跌落,赫鲁晓夫登上了克里姆林宫权力金字塔的顶点。

 

参阅:

 

档案揭密:贝利亚事件真相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3767cad0100sxjl.html

 

史海钩沉:赫鲁晓夫是如何倒台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3767cad0100sw1x.html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