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季度环比三倍增长,童程童美如何做少儿编程培训?

“我们希望通过课程锻炼孩子的逻辑思维、创新、想象能力,激发兴趣、发掘天赋,并让孩子具备一定的软件开发能力,理论上,一个孩子学完第四个阶段,他是可以去互联网公司做一个初级程序员的,因为我们教授的是工业级开发语言。”达内童程童美总经理潘公博说。

  \

学员季度环比三倍增长,毕业班续费率达到70%以上。这是达内教育集团旗下童程童美推出一年半的成绩单。

2015年11月,达内教育集团正式推出面向K12人群的素质教育品牌“童程童美”,这个项目在内部从有想法到开始打磨教研教学体系,用了一年多的时间。

近几年来STEAM创客教育在国内越来越受关注,在IT职业培训深耕多年的达内看到了新的机会。

虽说少儿编程、机器人编程等项目成了投资机构的重点关注领域,但不可否认的是,相比K12课外辅导这个刚需市场,STEAM创客类项目经常遇到两个问题——低年级孩子的家长兴趣班首选画画、音乐,高年级孩子家长首选课外辅导。那么,童程童美是如何在STEAM创客教育市场站稳脚跟,并完成学员季度环比3倍增长?

“被市场教育”、抓到奥赛痛点的少儿编程能否借机实现爆发式增长?

童程童美的核心产品是基于STEAM创客教育理念的三个核心课程体系,包括少儿编程、智能机器人编程和编程数学。除了课程外,还组织举办国内外大型科技赛事、青少年微软国际考试认证、国际国内游学营、创客实验室,与公立校、机构合作创办特色教学项目等。

早在2014年,达内内部就开始了类似产品形态的讨论。基于自身的业务,达内最先想到的就是开发一套适合青少年的编程课程——这是少儿编程课程的最早期形态。

今年年初,少儿编程在主线的系统课程之外,开了一个“支线任务”——信息学奥赛培训班。“测试班都迅速招满了。”潘公博表示。截止目前,该班型招生超过100人,计划8月底推向全国。

与少儿编程的系统课程不同的是,这个培训班的目的性更明确,就是专门为了信息学奥赛而开,教研的内容来自达内与人大附中、首师附中等学校老师的合作。“这是一个成熟的教研体系。”潘公博表示,信息学奥赛目前已经被国内主流学校认可,获奖的学生有机会获得学校的自主招生名额等入学优先条件。信息学奥赛分为小学、初中和高中组,目前童程童美开设前两个级别的培训。

“这其实是被市场教育的结果。”潘公博坦言。因为童程童美是一个以编程为主要业务的K12培训机构,有时有家长找来问:“你们有信息学奥赛的培训吗?”他发现,这样的需求并非个例。信息学奥赛早在1984年就已经开始全国的比赛,发展到后来已经有成熟的培训体系。

随着自主招生的多元化,信息学奥赛正在成为一部分家长们的“新宠”——省赛区获得一等奖者,自主招生享受加5-30分和保送大学资格——这类与高考加分或优先政策相关的比赛总能引起家长们的关注,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给自己的孩子在“一考定终身”的制度之外再加一道保险。

新产品“编程数学”上线,做数学应试教育的素质化

除了信息学奥赛,童程童美也在寻求新的“突破点”。刚刚上线的编程数学便是探索的成果之一。与普通奥数培训不同的是,编程数学是用编程的方式解决数学问题,希望教授给孩子实际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一定的编程知识。

编程数学的教学内容和大纲完全贴合,课程覆盖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于7月份上线的第一批课程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并已经开始了对外的招生。

潘公博表示,最开始一期的暑期班会有一定程度的优惠,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希望先看一下孩子对这个产品的接受程度,并做内部服务流程的梳理。

“奥数是针对少数孩子的竞赛,但我们的内容则希望提供给更多的孩子,让他们能够通过学习编程数学让数学思维和编程思维相结合,让数学可实验,可观感,可理解,并且在综合能力上得到提升。”潘公博说。

他同时透露,除了编程数学之外,今年10月份还将推出一些新的产品线。

与数学、英语等已经被广泛接受的学科不同,很多家长对于少儿编程的第一反应尚停留在“我们家孩子将来又不当程序员,不需要学这些”的认识上。

“一线城市的家长接受度要高很多。”或许,这与一线城市公立校里创客项目的进校有一定的关系——孩子在学校学了机器人或者编程,对这些课程有了一定的认知。

2016年6月23日,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的通知,将信息化教学能力纳入学校办学水平考评体系。2017年1月19日,教育部正式印发了《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不仅将小学科学课提前到一年级、每周不少于一节课,文件还出现了“跨学科”学习、过程评估方法、利用社会资源等规定。2017年,浙江省将信息技术加入高考科目。2017年7月,北京市政府开始为 2017—2018 学年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进行公开招标。

这些政策或规划或多或少地推动着编程教育的发展,即使对公立校的合作利润微乎其微,机构们依然愿意积极进行公立校项目的竞标。童程童美也不例外。

相对来说,童程童美在公立学校业务上走得比较稳健,“现在还处在探索阶段” 潘公博表示。目前,童程童美和北京的几所重点学校合作较多,主要用“派师”的方式进行教学合作。与C端课程略有不同的是,班级人数更多,时间长短也需要调整到课程允许的范围内。

据了解,现在更多编程类的教育项目大多出现在公立校“课后三点半”项目中,还是要和名目繁多的课外辅导“抢时间”——每个孩子课后时间有限,除去日常生活流程以及写作业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小班、双师、分层,童程童美如何借达内的标准化体系做大规模复制?

”货架已经铺好,就等着把’货’铺上去就可以了”,潘公博表示,达内此前的积累是童程童美的核心竞争力。

这里包括了几个方面:达内的成人业务已经在全国各地建立了校区,并掌握着当地市场的情况;后端的CRM和TTS教学系统已经比较完善,企业管理的大部分流程可以通过系统来做规范化;之前基于成人培训的业务打磨的一整套运营手册也已经经过了几次迭代,可以用于规模化复制。

对于整个教学和服务的标准化,童程童美还有一套专门的体系——四化一体:教学内容标准化、过程规范化、管理平台化、结果可量化,从而达到线上线下一体化。

童程童美的录播名师+辅导老师的双师模式使得既保证了课程内容的标准化(录制好的视频),又保证了教学过程中的个性化(答疑)。不仅教学内容标准化,教学的过程也有详细的规定,比如每节课的8个步骤都做什么,怎么做等等。

目前,童程童美为8-12人小班教学,线下的辅导老师播放录播视频,然后在学生的实操过程中给予指导。教授和实践的内容各占一半。

K12和成人不同的是,教学过程中需要比较多的互动,因此对双师课堂中的“助教”老师要求更高,童程童美规定每个老师必须在总部接受培训,考核合格后才能开始教学。现在,其与第三方机构的合作项目里,辅导老师也是由童程童美提供。

小班教学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学生水平的分层情况与满班率之间的矛盾。不同于成人的大班,如果小班的满班率不理想,将直接影响到利润率。潘公博坦言,这个也是在探索的一个方面,现在可能的解决方案是控制开班的数量和时间,尽量做到满班再开班。

目前,童程童美已经进入了22个省市,共有42个校区,今年的计划是再开30家教学中心。从招生人数来看,今年二季度是一季度的两倍多。可以说,童程童美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这个快速且多变的市场又将带给童程童美哪些新的考验?( 初骊禹)

Tags: 童程童美 少儿编程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