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 Insights评选全球25大科技中心,为何没有深圳和杭州?

QQ截图20180705090401.jpg

文|波波夫

谁才是当下中国的硅谷,似乎有了参考答案。

美国市场调研公司CB Insights 近日发布的《全球科技中心报告》( Global Tech Hubs report)在全球范围一共遴选了 25 座城市作为“全球科技中心”,其中,中国仅有北京和上海入选,而热门的深圳和杭州则不在其中。

这份表单把这 25 个城市分为三档:

  • 重量级科技中心( 6 个):波士顿、伦敦、洛杉矶、纽约、硅谷、特拉维夫

  • 高速成长的科技中心( 10 个):奥斯汀、班加罗尔、北京、柏林、新德里、巴黎、西雅图、上海、东京、多伦多

  • 追赶型科技中心( 9 个):阿姆斯特丹、巴塞罗那、丹佛、孟买、圣保罗、首尔、斯德哥尔摩、悉尼、温哥华

CB Insights 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在科技公司融资方面,北京和上海正在追赶硅谷,成为后者有力的挑战者。

在过去六年,北京的科技公司总融资额度,达到令人印象深刻的 720 亿美元,超过了硅谷的一半,位列全球第二,这一融资规模大约是第四名的上海的三倍多。从这个角度看,北京在中国的科技创投地位,一如硅谷之于美国。

北京在孵化科技公司方面,表现尤为突出。自从 2012 年以来,六年间一共诞生了包括小米、滴滴、美团等 29 家独角兽公司,在全球位列第二,在亚洲地区则遥遥领先,远超经济总量更高的东京和首尔。

尽管上海在二十年前“错过了阿里巴巴”,但在孵化科技公司方面,这个老牌中国经济中心城市在亚洲的表现仅次于北京,同样涌现出了陆金所、饿了么、拼多多等科技新秀。

先后雄心勃勃地提出了大湾区战略的两座明星城市——深圳和杭州,并不在这 25 个城市名单之列,而是与芝加哥、新加坡、蒙特利尔、华盛顿一起被列在报告最后“高潜力城市”名单。

关于他们的“潜力”理由也相当简明扼要:

  • 深圳,从 2014 年到 2017 年,5 家独角兽公司进行了大约 15 轮融资,总规模在一亿美元以上。

  • 杭州,大量初创企业获得了融资,阿里巴巴的总部所在地。

深圳和杭州落选的直接原因,是 CB Insights 对全球科技中心城市的评价标准主要基于两组数据——独角兽的孵化数量和融资总额。

虽然深圳和杭州分别是中国两大科技巨头——腾讯和阿里巴巴的总部所在地,在同样也出现了“大树底下不长草”的尴尬局面,在孵化独角兽方面,深圳和杭州大大落后于北京和上海。

更深层次的原因则在于两个方面:

其一,北京和上海是中国唯二的两个金融中心,同样也是VC/PE最为集中的两大城市,这直接决定了在资金源头上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据创投机构清科投资统计:

  • 2017 年北京地区共获得 1393 起投资,涉及投资金额718. 19 亿元人民币;

  • 上海地区的投资案例数为 785 起,投资金额为310. 44 亿元人民币;

  • 第三名是深圳,获得投资 554 起,投资金额为162. 71 亿元人民币。

作为金融决策中心,在聚集风投方面,北京占据地利之便。据清科投资统计,截至 2017 年底,有近 6000 家VC/PE扎堆北京,经纬中国、IDG资本、红杉资本中国以及其他VC/PE机构的中国总部或经营重心定在北京,在不到二百米长的中关村创业一条街上,一度集中中国绝大部分的明星孵化机构——车库咖啡、3W咖啡、创业家、联想之星、天使汇。

上海以 5600 家VC/PE机构的入住量排名中国所有城市中的第二位,但相比北京对互联网的高度偏好,上海的VC/PE更喜欢投资消费、医疗领域。

相比之下,深圳和杭州的VC/PE的数量规模仍不足以与京沪比肩,但差距也在缩小,特别是深圳。

其二,互联网人才储备上,京沪仍然较为集中。

从211/ 985 高校分布数量看:北京 26 所、上海 10 所、杭州 1 所、深圳 0 所,作为传统的高教中心,北京和上海基础雄厚,而杭州和深圳则大量依赖外来高校毕业生。

从互联网人才储备看,杭州和深圳依然需要加大“抢人”力度。

清华经管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联合LinkedIn在 2017 年底发布《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显示,数字人才分布最多的十大城市依次为: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成都、苏州、南京、武汉和西安。

但就质量而言,北京更胜一筹,北京的数字人才较其他城市学历水平更高,硕士及以上学历的数字人才占比达60%,博士学位的数字人才占比达4.34%。

从这个角度看,科技大湾区的要义,不在于是否真的临海,而在于是否真正形成了资金池和人才池。在这方面,杭州和深圳的追赶之路依然漫长。

(波波夫,商业科技专栏作者,关注另一面的趣味,公号:波波夫同学)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