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剧评人 | 第一波获奖剧评放送

原标题:最佳剧评人 | 第一波获奖剧评放送

最佳剧评人

2018南锣鼓巷戏剧展演季“最佳剧评人”活动重磅回归!剧评的范围包括南锣展演季原创及邀演剧目、“戏剧开讲”主讲的在演剧目、以及东城区各剧院同期上演的其它剧目。依旧每月进行一次评选,脱颖而出者将获得免费观剧奖励!

【添加“小戏”(xijukaijiang001)为好友,可加入戏剧开讲观众群,将剧评私信“小戏”参与活动】

此次“最佳剧评人”活动共收到数十篇观众投稿,涵盖诸多2018南锣鼓巷戏剧展演季剧目,众多走心剧评令人印象深刻。其中尤以话剧《裁·缝》和昆曲《流光歌阕》两部走进“戏剧开讲”的作品相关剧评最多,观众对两部戏的好评与感悟让我们深感欣慰。

6月的优秀剧评评选我们邀请到了曾三度做客“戏剧开讲”的新生代戏剧导演、中戏导演系教师王婷婷担当评委,从我们精选出的八篇优秀剧评中选出了3篇佳作,并予以点评。

已阅的八篇剧评都各有优长,有分析、评述、与感受,面向宽视野广并见地深。作为创作者之一很受启发,阅过的剧评也颇具吸引力,叫人对戏剧演出本身更富兴致。

——王婷婷

第一名

所评剧目:昆曲《流光歌阕》

作者:林颖108

(向上滑动启阅)

记那一场向死而生的爱情——《流光歌阕》感后感

说起《流光歌阕》,我关注的时间不算短。2017年8月就看到信息,北方昆曲剧院(以下简称“北昆”)要排小剧场昆剧《流光歌阕》。该剧作为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17年度资助项目成功立项。我一直不知道“流光歌阕”是什么意思?以后也一直没有更新的消息帮我解开这个困惑。2017年12月,北昆发布了关于《流光歌阕》剧本论证会的消息。至此,我才明白,原来《流光歌阕》取材于清代剧作家黄燮清的传奇《帝女花》,由北昆优秀青年小生演员翁佳慧饰演周世显,朱冰贞饰演长平公主。此后,又是一阵沉寂。直到2018年4月16日,我获知了《流光歌阕》的开票消息,于是毫不犹豫购买了2018年6月9日和6月10日《流光歌阕》在鼓楼西剧场首演的演出票。后又于2018年6月14日和6月15日连续两天在隆福剧场看了《流光歌阕》。四场演出看完后,我感慨万千,同时想起自己在关注这部剧期间的一些思考,想写点什么,于是有了以下内容。以下将首先阐述《帝女花》和戏曲之间的渊源,再阐述《流光歌阕》对“新与旧”的处理(即新中有旧,新旧交融)。纯属个人观点,有谬误及不足之处,还请海涵并指正。

《帝女花》与戏曲

《帝女花》最初是由清代黄燮清写的一部传奇,其主要是写散花天女和侍香金童因“一笑之缘”被贬下凡,经历人世情苦。散花天女托生明末帝王之家,为坤兴公主。侍香金童托生在阀阅之家,为周世显。后崇祯帝将坤兴公主指婚给周世显。二人尚未成婚即遭变故。坤兴公主经历由死复生,周世显经过颠沛流离,二人终于相见,得以成婚。但是二人的婚姻却成为清廷向百姓昭示仁德的牺牲品。最后,坤兴公主在成婚后仍因国破家亡之愁郁郁而终,散花天女由此归真。周世显悼念公主时做梦回到天庭,与已归真的散花天女相见,由如来佛祖点化,助散花天女消去痴恨,而周世显则在尘劫完成后,再行度脱。

20世纪50年代,唐涤生根据黄燮清的《帝女花》改编出粤剧《帝女花》。该版帝女花一经任剑辉和白雪仙老师演出,即获得热烈反响,成为二人的粤剧戏宝。这版《帝女花·》站在反清的立场上写周世显和长平公主的节烈。最后二人虽成婚,也是为了实现政治目的而双双饮酒自尽,共赴黄泉。在此过程中,二人均选择了共赴国难,报国仇雪家恨。

2017年底,国家京剧院根据清代传奇及同名粤剧创排了京剧《帝女花》。京剧《帝女花》讲述了明末帝女长平公主与驸马周世显在家国覆亡之际,坚贞不屈,历经考验,与清帝巧妙周旋,尝得所愿,最终在含樟树下成婚殉国的壮美故事。

2018年创排完成的昆剧《帝女花》——《流光歌阕》,则完全不同于上述粤剧和京剧。《流光歌阕》改变了黄燮清版《帝女花》的故事脉络,引入了《铁冠图·分宫》和《桃花扇·沉江》的故事,侧面为周世显与长平公主的感情铺了一条副线。此外,《流光歌阕》引入了和周世显处于同一时代的侯方域,通过二人不同的选择,表现了“人在选择时,成为他自己”这一主题。

对于这个主题,我有些话要说。每个人受教育方式及水平不同、成长环境不同,所以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都不同。一个人在选择时,其实是在拷问内心,在自己业已形成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基础上,做出一个非此不可且不可逆转的决定。就这个决定而言,对于很多人来说,很难。因为这意味着丧失另一种可能,于是就有了后悔,于是有了粉饰选择结果的借口,例如无奈、不得已的苦衷等,于是有了选择后的痛苦。其实,摆脱这种痛苦一点也不难。个人认为,只要在做选择的时候,正确认识自己,告诉自己现在的水平就是这样,这是自己做出的对自己最好的决定,以后不会因为其他原因否定自己的决定,即使后来发现有更好的选择可以让自己更好,也愿意承担自己已经做出选择的后果。在做完选择后,向前看,奔向下一个目标,不用当前的认知水平判断之前的自己从而否定之前的决定,真正做到不后悔。当然,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无法正确认识自己,但是只要他能做到承担选择后果,向前看,那么他也可以摆脱选择带来的痛苦。

整旧如旧

说起旧,个人认为,昆曲的旧,主要表现在唱词、程式化表演、音乐和舞美。关于唱词,要有旧词的味道,文人的风骨。关于程式化表演,人物的心理状态都要通过规范的昆曲程式表现出来。关于音乐,要以笛子为主,配合笙、琵琶等传统乐器,营造一种古乐的氛围。关于舞美,简单而不简陋。《流光歌阕》就是在上述框架内进行改编的,其根本上是旧的。原因有以下四点。

第一,唱词上,《流光歌阕》的唱词全部裁取于黄燮清《帝女花》原本,听起来就是那个文人旧词的味道,甚至有种死的文字变活了的感觉。

第二,表演上,演员严格遵从程式化表演规范,唱、念、做、舞都无不体现着昆曲载歌载舞的特点以及严格的腔格、身段要求。

第三,音乐上,以传统乐器为主,曲笛、笙、二胡等在不同场景中为演员的唱腔和表演服务,恰如其分地发挥着烘托剧情的作用。

第四,舞美上,使用传统的木椅,十三把椅子巧妙连在一起,连起来的椅背看起来如延绵起伏的江山,再配合演员戏服上起伏的山脉,《千里江山图》理念由此贯穿整个舞美设计。此外,导演很好地利用不同的椅子数目构造出了虚拟场所。她用九把椅子构造出了虚拟的皇宫,用四把椅子构造出了虚拟的官员厅堂,用两把椅子构造出了梦境。

新旧交融

关于新旧交融,主要想从内容和立意两方面谈一下。第一,内容上,《流光歌阕》引入新的人物侯方域,用侯方域来与周世显做比较,也用侯方域来串联整个剧情。开头的序中,侯方域帮周世显取毒药,确认周世显是否真要赴死。由此倒叙回周世显出场时大明城门未破时的场景。《舟遇》一折,侯方域告诉周世显,史可法已兵败,使本欲从军的周世显放弃从军打算,继续全力找寻长平公主。《魂聚》一折,侯方域告诉周世显长平公主去找先帝棺木的消息,使周世显了解公主去向,为下一步周世显与长平公主同赴黄泉做好铺垫。侯方域出现在驸马周世显和长平公主的爱情故事中并不突兀,反而为剧情服务,成功实现了新人物与旧故事的融合。

第二,立意上,《流光歌阕》体现了“个人选择时,成为他自己”这一主题。这是一种对自我进行思考的现代理念。无论是黄燮清的《帝女花》,还是唐涤生的《帝女花》,还是京剧版《帝女花》,其理念都没有脱离中国传统主题:家国选择。《流光歌阕》新辟蹊径,以剧中人物的家国选择作为基础,通过不同人的不同选择,探讨了人生选择这一主题,实现了新旧交融。具体分析如下。

有人为了荣华富贵,主动归顺新朝,不仅行事规矩变,连身心都归顺了。剧中的周钟就是这样。归顺前,周钟念韵白。归顺后,周钟念京白。周钟为了荣华富贵,甘愿接受新朝的说话方式,彻彻底底成为新朝的奴才。与周钟不同,侯方域虽然降清了,但是他自始至终念的都是韵白,一直在强调自己降清的无奈。与前两个人都不同,周世显痴心追随长平公主,坚决不降清,并在清廷赐他与公主成婚之日,与公主双双饮毒酒而亡。

他们的不同选择,都是在旧的家国选择框架下完成的。但是,此剧并不仅仅呈现这样一个家国选择,而是更深层次地对比了三个人在相同历史背景下作出的不同选择,引发人对人生选择以及人性的进一步思考。周钟、侯方域、周世显,三个明朝遗民,一个选择当彻底的奴才,一个被迫当奴才,一个宁死不当奴才,其选择其实已经反映了他们自己是怎样一个人。选择彻底当奴才,说明他没有自我,外在的物欲就是一切。周钟就是如此。被迫选择当奴才,说明他有些自我,但是这个自我没有战胜他的其他欲望,例如名声。侯方域就是这样。宁死不当奴才,说明他非常坚持自我,认为自我值得用生命去维护。周世显就是这样。有人可能不理解,这里谈的自我是什么?周世显的自我是什么?其实,这里谈的自我就是自尊。周世显的自我就是爱情高于一切,愿意为所爱的人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尾声

看完《流光歌阕》,耳边回响着谢幕歌曲《无弦》,看着归途中昏暗的路灯灯光,脑海中闪现着舞台上的种种,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这部昆剧要叫“流光歌阕”了。那流动的光没有尽头,但是歌声却有尽头。流动的光意味着永恒的静,歌阕意味着有限的美好。是追求永恒的静,还是追求有限的美好?这是一个亘古以来的难题。有些人追求永恒的静,于是去做一切让自己可以静心的事。有些人追求有限的美好,于是去做一切让自己可以心动的事。在这选择的过程中,个人因个人特质、学习经验、成长经历的不同而做出不同选择。其实,这两种不同的选择,在最终的意义上都是一样的,都实现了自我需求,即让自己的精神或物质欲望得到满足。我想,这也回答了这部剧的主题:人在选择时,成为他自己。人生没有彩排时间,选择了,就坚持走下去吧。无奈作出选择也好,真心作出选择也好,走下去就好,对得住自己的心就好。

感谢编剧如此认真地整理一个老本子,如此敬畏地对待前人的作品。感谢导演如此努力地让昆曲活在剧场里,让人有机会在剧场里与昆曲面对面,吸取昆曲的养分,滋润心灵。感谢演员们的全情演绎,让人有机会酣畅淋漓地体会昆曲的美。新古典主义昆曲剧场,“新古典主义”是态度,“剧场”是观念,“昆曲”是其根本属性。我们愿意走进这样的剧场,去看这样全情创作全情演绎的作品。

评委点评

剧评者林颖从该剧演出历程中对比新旧创作的样貌和精神内容,既有史观又有对于该剧创作的思索,并渗透个人观感,见地独到,并有一定的鉴赏分量,颇下了一番功夫。评述逻辑清晰,行文流畅,实属剧评中的上品。

第二名

所评剧目:昆曲《流光歌阕》

作者:驯鹿望月

(向上滑动启阅)

浅看《流光歌阕》与俞鳗文新古典主义昆曲剧场的艺术实践

之前,并不熟悉俞鳗文何许人也,凭着北昆小剧场新戏《流光歌阕》的因缘,才发现之前令我颇有感触,看过三遍的昆曲《望乡》,就是她的佳作,却原来早已与她秉持的新古典主义昆曲剧场实践有了几番邂逅。

何为新古典主义昆曲剧场?据俞鳗文自己解释:“新古典主义”是一种创作态度,在传统与创新的问题上,既不做掘坟者,也不做陪葬品,坚持自己“旧中见新,新旧交融”的审美理念,创作出“言之有物”的作品。“昆曲”是他们创作的本质内容,昆曲的文学性、观赏性、音乐性构成的传统美学,是不可抛却的根本。“剧场”则是一种戏剧观念,不同于博物馆艺术,剧场是即时发生的、与观众面对面的表演艺术形式所在。可以说,导演的阐述与以往戏曲理论中的“旧瓶装新酒”以及京剧大师梅兰芳晚年所摧崇的“移步不换形”的舞台演出理念有异曲同工的心有灵犀并在创作实践中有自己的体悟。

旧中见新,新旧交融。这是针对戏曲创作中传统与创新的问题而言。就《流光歌阕》而言,源于清代黄燮清的《帝女花传奇》以及唐涤生先生的粤剧《帝女花》。前者因出于清道光年间,于文字狱心有余悸,因涉及前朝往事,因此对清朝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与之相比,之后的粤剧《帝女花》充满了浓烈的民族情绪,更加悲情感人。在《流光歌阕》中,曲词与主题致敬两位前辈的作品,让熟知前作的观众有亲近之感。而在结构中,大胆加入剧作同样时代背景的《铁冠图》与《桃花扇》的元素,前者开场序幕闪回,肢体化展现如《别母乱箭》《撞钟分宫》《卞娥刺虎》等标志性情节,揭示了时代背景,丰富舞台表现力;后者选取《桃花扇?沉江》元素,特别是侯方域这一人物,与主人公周世显产生人生交集,特别是第三折《舟遇》,一个南下,一个北上,两个人寻找所爱中于舟中偶遇,同是乱世飘蓬客,一样天涯沦落人,京师易主与扬州城破,怅惘与伤情迷芒前路的心意相同,此情此景不由想到所看过的省昆折子戏《桃花扇?逢舟》中李贞丽的见景生情的伤心感悟:世事无常,浊浪滔滔,谁个不在舟中!感觉正是引入这两出戏的元素,使得《流光歌阕》主调与复调彼此交织,层次分明,主题内蕴境阔意长。而在舞台表现上,如导演所言:《千里江山图》的统一款服饰,明清坐椅脊背连绵起伏如抵御外敌的长城,又如波浪起伏的命运,映照出一对璧人的至情至性,最后一切如梦幻照影仿如旧境。这些都可看出俞鳗文在传统与创新中的思考与探索!

昆曲是创作的本质内容,昆曲的文学性、观赏性、音乐性构成的传统美学,是不可抛却的根本。在《流光歌阕》中,没有刻意求新的矫情,非牛非马自鸣得意的所谓新腔,话剧加唱的取巧,戏不够管弦凑的虚张声势,无论念白与套曲曲牌都很规矩,遵循昆曲雅致之美,让老戏友认可,此剧姓昆;新戏友得到传统艺术美的熏陶,从而喜欢上昆曲,走进昆曲艺术之门。

剧场是即时发生的、与观众面对面的表演艺术形式所在。无论是别具慧心《千里江山图》的艺术元素,感人至深在国破家亡背景下周世显与长平公主的爱情悲剧,还是主调与复调交织的戏剧结构,以及翁佳慧音色如箫声喑咽的催人泪下的唱腔,史舒越用净韵独特演绎的性格复杂的侯方域,种种汇聚如浪奔浪涌,万里滔滔涌入观众心中,与台上人物产生了情感共时的效应。实话说,由于场地硬件的遗憾,在隆福剧场演出的舞台效果不及鼓楼西,特别是少了尾声时天幕缓缓垂下的效果,少了很多悠长意味,很减分。

凭心而论,此剧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之处。比如开场《铁冠图》有让人不知所云之感,特别是不太熟悉昆曲的新观众。鼓楼西有字幕同步提示还好,隆福剧场字幕君的溜号,就让观众张飞拿耗子一一大眼儿瞪小眼儿了。如果标志性肢体动作再加强些,效果更好。另外,尾声《良宵》新谱《古轮台》曲词优美动人,不过作为压轴的情绪烘托,力量嫌弱。“落花满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荐凤台上。”很多人每听到粤剧《帝女花?香夭》的这段唱词,都心潮起涌,不觉泪目,这段唱腔也因其浓烈的标志化情绪传达,成为《帝女花》代名词。作为昆曲曲牌,《古轮台》无论是在北昆《孔子之入卫铭》,还是省昆《桃花扇?沉江》,都起到不可或缺的情绪烘托与升华主题的作用。对于《流光歌阕》这出在江山易主、朝代更替下,考验人性中忠贞与善良,虚伪与懦弱的非比寻常的戏,此曲作为定海神针,还有再提升的空间。

“人生到此,未到绝境”到“人生到此,各有苦衷,惟愿你我,无怨无悔”的情绪递进,还是“于你而言,国破家亦在,于我(公主)而言,国破家亦亡”的不同场合的重复,至今仍余韵于新。此剧可以看出俞鳗文新古典主义昆曲剧场的艺术之路上初心不变,遵旧出新的行走足迹,也可见出翁佳慧、朱冰贞,史舒越等新一代北昆人的舞台艺术的业精于勤式的表演,养眼,怀古,赏曲,都在此剧中各得其所。

正是: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流光歌阕》千秋叹,一片伤心万古情!

愿看此剧的诸君:

《流光》如此,演尽悲欢。惟愿你我,珍爱惜缘!

评委点评

剧评者驯鹿望月视角客观,文字伶俐尖锐,对于创作者的态度加以评析,有褒奖有谏言,澄澈的分析了昆曲创作艺术价值及现实意义。

第三名

所评剧目:话剧《裁·缝》

作者:冬刀鱼

(向上滑动启阅)

“老去”是我们输给时间的一场败仗

走出剧场后,站在路边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我说:今天这场剧把我看哭了,有机会我要带你看。

不出意外的是,我妈每次都很能带聊天节奏,自动忽略我的主题。仍旧是问我最近怎么样,她的广场舞。最后终于有一点不同了,我给你爸匝了件衣裳(在我们家那边缝衣服或者做衣服称为“匝”衣裳),他跟我说比外边儿卖的好看……这种巧合让我很心塞,后面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挂掉电话,我坐在路边算了一下年龄。

2018年,老顾74岁;2037年,老顾93岁。

2018年,我妈52岁;2037年,我妈71岁。

也就是说,我妈距离今天的老顾还有二十多年,但我总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她好像过老顾的生活已经过了很多年。

我妈结婚的时代是在“三转一响”的时代。“二八大踹”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淘汰了,留到现在的就是那个牡丹牌缝纫机。我在这个缝纫机上做过作业,我妈用这台缝纫机缝过沙发套,缝过电视机罩子,做过窗帘,缝过家里人的衣服,密密匝匝缝过这个家几十年的岁月。可是她没办法把缝错了线的生活再裁开,重新打版再缝好,也许这样就会更舒服一些。所以,在我眼里她一度成为一个“被动失婚者”。

老顾在74岁的时候把自己和老吴裁开了,这个决定对于老顾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是很勇敢的,习惯有的时候会渐渐成为自然,这种自然会演变成常态化,从而衍生出一种难以改变的惰性。74岁的老顾的改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许只是因为对自我存在的寻找。从结婚到现在的四十九年,老顾就好像这台缝纫机,一直为别人作衣裳,很少为自己生活过。

“你们从来都是在通知我,有没有人问过我的感受!”

在老顾的印象中,跟老吴的结婚都是“被动的”。如果说婚姻这块布料是在几十年前一不小心“剁了手”,一开始,老顾也是想把这块布料好好收拾,裁剪成书里写的“一袭华美的袍”,无奈生活面前我们都是学艺不精的人。所以,即便老顾选择了离婚,老吴的一切也成了婚姻这件半成品上的针孔,早就是不可剥离的一部分了。

“二十岁的时候会想十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可十岁的时候却没想过二十岁的轨迹是什么。真是奇怪……”这是我在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提出的问题,感谢《裁·缝》给了我一个答案。时间的一维性推着我们向前走去,就像剧场中老吴的投影,许多年之后总会以走马灯的形式在老顾的脑海中来来回回,让人反复嗅到来自过去的气味,这气味也许是我们面对生活的最后的留恋;我们也曾经对未来有过预判,原因是我们对当下的自己抱着足够的自信,把无解的题当做有解。谁都曾经年轻过,但我们,都还没有老过。没有老过的时间里,我们都不具有对老去评头论足的能力。

评委点评

剧评者秋刀鱼观剧后将戏剧联络生活,真挚动人,虽涉及的评述有限,但笔墨着力点清晰、情感深沉。

恭喜以上观众!福利稍后送到~

7月,我们继续相约,一起观剧,一起感受戏剧带给我们的营养与我们应有的态度。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戏剧东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