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怎么看生死?怎么看移民?怎么看中国历史?看这三部戏就够了!

原标题:香港人怎么看生死?怎么看移民?怎么看中国历史?看这三部戏就够了!

上海这些年

迎来送往不少国际大戏

然而香港戏剧的面貌

对很多上海观众来说始终是模糊的

香港人怎么看生死

香港人怎么看移民

香港人怎么看中国历史

———

7月6日-22日

1862时尚艺术中心香港艺术发展局

合作推出“香港戏剧月”

在香港公开甄选了3台代表

当代香港戏剧发展水准的优质剧目来沪展演

7A班戏剧组的《大笑丧:丧笑大晒》

绿叶剧团的《孤儿2.0》

一条裤制作的《流徙之女》

在这三部戏里

你不仅可以感受阵阵港风

还能一窥当代香港戏剧人的精神面貌

出日期:

2018-07-6 19:30

2018-07-7 14:30

2018-07-7 19:30

年过80岁的人

在无病无痛的情况下过身是为“笑丧”

但如果在无病无痛的情况下

可以“自行选择死亡”

“笑丧”之余再加上“选择的权利”

那便是“大笑丧”

《大笑丧:丧笑大晒》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误服药物的老翁被送院救治,当他发现死亡过程并不会感到痛楚时,赫然觉得这是一次难能可贵的“大笑丧”机会,故事围绕两爷孙之间“是否应该让爷爷就此死去”展开戏剧角力,探讨了不同价值观之间的矛盾冲突。

《大笑丧:丧笑大晒》是7A班戏剧组“死亡三部曲”的第二部,以轻松幽默的手法探究了生死

香港编剧一休之所以会做“死亡三部曲”,源自他早年看到的一本少年读物的插图,那是“一个人被活活饿死”的情景:被饿死的人旁边有食物,可是他被锁住,有食物也吃不着,于是便被饿死了。

“如果他不是被锁住,而是被另一个人看守住,不准他吃面前的食物,活活被饿死,过程一定很有趣。因为这个两个人的心理过程都会很复杂。”

因此,一休写下了死亡第一部曲《想死》。《想死》是“一个人向另一个人乞求让他生”, 如果倒过来“一个人向另一个乞求让他死”呢?于是便有了《大笑丧》。

三部曲从不同角度探讨了“生存的价值”,然而叙事手法相当一致,都是两个人的角力,外加一把神秘的声音(乐师)。

“《大笑丧》的特色是‘求死’,但一点也不伤痛。通常探讨生命价值的戏,要么是‘求生’,要么就‘伤痛’。笑着求死是相当罕见的。”一休说。

《大笑丧》的主角是爷孙俩,两人相隔数十年,价值观却有很大不同:爷爷年轻时没受过教育,却从未停学习和为生命奋斗,孙儿读至研究生毕业,却找不到工作,饿不死便终日打电玩;面对死亡,爷爷觉得“活够了便应该从容面对”,孙儿却认为“绝对不可以让爷爷死”。

当代观众都会觉得生命很重要、自己很重要。看完这部剧,我至少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觉得人的生命一定比一盆兰花更重要?至少剧中的爷爷就不这样觉得。体会到天地万物都有其价值,方会看到人其实不应该只想到自己。

《大笑丧》全程都用粤语表演,一休却不担心上海观众会有语言和理解上的障碍。在此之前,《想死》也在上海、韩国演出过,起初他也担心过语言问题,事实却是观众喜欢得不得了,“韩国有观众连看三次,仍觉得很感动,上海也有剧场人看完马上想买来做商演,这说明只要剧中人物的经历与观众有共鸣,用不同的语言演出也不是问题。

演出日期:

2018-07-21 14:00

2018-07-21 19:30

2018-07-22 14:00

华人流散异地往往以食谋生,只求下一代出人头地飞出厨房。出生于广州,过渡香港,成长于英国,并成为执业律师华人移民第三代Helen,却不顾家人反对放下伦敦的高薪厚职,回到第一代的落脚地曼城开起了中餐馆,钻研家族的祖传珍味。

Helen亲自执起炒菜铲,才发现背后不只百味纷陈,还有家族蜿蜒曲折的流徙历程,这些都让她重新品味起自己“既中且英”的双重身世

2006 年,Helen把亲身经历与家族历史写入回忆录《Sweet Mandarin》,风行三十多个国家。2015年,香港导演胡海辉联合编剧郑廸琪,将它改编成一个谢氏三代女流飘泊半生的家族传奇——《流徙之女》

2007年在伦敦进修期间,胡海辉读到了《Sweet Mandarin》。有感于自己身处外地,华人在当地又总是受到态度或言语上的歧视,他看此书的感受尤其强烈,对书中主人翁琼(Lily)在英国挣扎求生存的经历十分敬佩。

决定搬演这个故事后,胡海辉首先把剧名《Sweet Mandarin》改了。Mandarin在英语里有双重含义,既指华语,也指柑橘,加上Sweet,便是“甜美的柑橘”,或是中华文化美好的一面,然而如果直译成中文,便无法传递这双重意思。

地域流转是故事里最重要的脉络,胡海辉最终决定用《流徙之女》来命名,“流徙”也成了这部戏的题眼

“流徙的重点在‘徙’——迁徙,中国人常说安居乐业,居安才能心定,故事主人翁琼(Lily)被时势所迫,不得不从广州流徙至香港,再落户英国,晚年才得以回乡一次,广州之旅不久她便安然逝去,可见中国人家乡观念特别重。”

胡海辉说,原著刻画了华人女性的刻苦坚毅,是超过一个世纪的华人离乡别井的家族故事,《流徙之女》的改编难度在于要把事情浓缩在两小时内,不能蜻蜓点水,也不能过于交代,他们在改编时会尽量参考原著,但也会顾及戏剧效果。

原著以直线叙事,剧本则时空交错。主线以第三代人——谢家三姊妹欲放弃高薪厚职,决意在英国开中菜馆展开,这个决定引发了不同冲突,娓娓道出这一百年来上一代漂泊的辛酸,以及新一代寻根时把历史传承下去的心意。”

《流徙之女》是胡海辉“流徙三部曲”的其中一部,在另外两部戏里,他分别讲述了一个美国华人在异地自处、一个英国人在香港长大的故事——三部戏的主题都是“流徙异乡”

香港无论是历史还是地理位置都十分特殊,华洋杂处、中西交融的特性早烙印在香港人的身心里。在“流徙三部曲”里,胡海辉试图探讨香港人不中不西、既中亦西的特殊状态,看剧中人如何周旋于两种迵异的文化、寻找自己身份的过程。

演出时间:

2018-07-13 19:30

2018-07-14 19:30

2018-07-15 14:00

《赵氏孤儿》历来流传着多种不同的版本,从《左传》、《史记》、元代杂剧、欧洲的翻译与挪用,到当代电影、电视和舞台的改编,原本断碎的历史事件慢慢累积,成为枝叶繁茂的民间故事——春秋时期晋贵族赵氏被奸臣屠岸贾陷害,惨遭灭门。幸存下来的赵氏孤儿赵武长大后为家族复仇。

香港导演黄俊达将《左传》和《史记》的文本拆成叙述的碎片,在“形体剧场”的基础下,为《孤儿2.0》渗入哑剧、舞蹈、戏剧元素。

黄俊达创作《孤儿2.0》可以追溯到他在法国读书时。因为思乡情绪愈演愈烈,当时的他很想说一个中国的故事,看到《赵氏孤儿》,又知道它是第一个由中国传去西方的戏剧后,他瞬间燃起创作热情,找来一群外国人共同创作《孤儿》。

2014年回港后,黄俊达试着结合东西方的训练去开发演员的可塑性,又重新找了一群中国演员,发展出《孤儿2.0》。

没有布景、没有道具,《孤儿2.0》只有一个空台、五个演员、声音和灯光,“身体”担起了舞台上的所有功能——身体语言制造着冲突与张力,颠覆性地讲述为人熟知的历史故事。

谈到为什么用肢体剧讲这个故事,黄俊达解释,他在法国读书的学校——贾克·乐寇是一所肢体戏剧训练学校,也是开发演员创造力的地方。在他看来,肢体剧一来可以打破语言限制,二来可以给观众更大的想象空间。演员可以透彻地用身体去创造和表达,观众可以透过演员的表演及提供的身体空间,尽情想象,不只看到演员,还能看到更多故事。

绿叶剧团的演员都不是专业演员出身,而是来自建筑工程、新闻、天文学等专业,机缘巧合下和黄俊达走到了一起。2014年,为了排演《孤儿2.0》,黄俊达带领一批香港演员北上,在北京五环外租了一个小房子,每日进行身体训练和排练,尽管累,但很快乐。

在《孤儿2.0》里,演员的身体担起了舞台上的所有功能——观众的眼睛都盯着演员看,对演员的身体表现力和演技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艺术创作当然需要给演员不同挑战,如果没有挑战,艺术家就会安于现状。我渴望和团员追寻那种不稳定性,这种状态能让我们保持生命力,所以创作前我就决定,把所有对象拒诸门外,要把身体用到最尽,要把想象还给观众。

《孤儿2.0》的创作过程有几个阶段:首先是一段长时间的肢体演技训练以及个人生理和心理的个性分解,让演员们有共同的身体创作语言和身肢体表演能力,同时各自了解自己的个性。正式演出前,剧团刻意安排了几次展演,让演员接触观众,透过观众的意见和反馈,提高身体表现力和演技。

在乌镇戏剧节,《孤儿2.0》曾被列为五星推荐剧目,被不少人评为最通俗易懂的肢体剧。黄俊达希望打破观众对肢体、舞蹈等艺术门类抽象、晦涩的偏见,“我们只是在说故事《赵氏孤儿》本身很有戏剧张力,同时还有许多值得探索的空间,我并不担心现代观众对它兴趣不高。”

文末走心留言谈一谈

# 我的香港情结 #

我们将抽取60个走心留言

送出3部戏剧演出票各一张

【剧目随机】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gogoshanghai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