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饰北斋:不要害怕。

原标题:葛饰北斋:不要害怕。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ArtTact ID:arttact

原文标题为:葛饰北斋:我们需要自己的内心世界,和谐共处。

葛饰北斋说,

要仔细地观察,留心,注意。

要保持关注和好奇,

目之所及,无边无际。

他说,开始期待老去,

在变化中,

越发认识真实的自己。

甚至可以不断重复

遭遇困难和接纳放下的过程,

只要,你觉得这是有意思的。

他说,

坚持你的热爱。

他说,

坚持祈祷。

他说,

我们每个人都是个孩子,

承载着古老的血液,

支撑着年轻的身体。

他说,我们每个人都会害怕,

都需要找寻与恐惧相处的方式。

他说,

世间万物都是有生命的,

贝壳、楼宇、人类、鱼、山、树木和水,

无一例外。

万物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

世界在我们的心中鲜活。

他说,

我们需要自己的内心世界,

和谐共处。

你画画,或者写书,

你锯木,或者抓鱼。

你坐在家中,

凝视走廊里的蚂蚁、花园里青草和树荫。

你在做什么,

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在留意、感受和觉察,

全身心地经历着生命的每一刻。

满足、欢喜和力量

都是你所经历的时刻,

像是生命一样,

簇拥着你。

葛饰北斋说,

不要害怕,

不要害怕。

用心去爱,去感知,

让生命的力量引领你。

让生命的力量常伴你左右。

《葛饰北斋说》

作者:Roger Keyes;翻译:张菁宸

▲神奈川沖浪里(出自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

这是一幅为大众所知的艺术作品,然而画家亲手绘制的原作根本不存在,流传于世的多是它的复刻本。

在20世纪初,这样一幅版画的售价仅相当于两碗面的价钱。

这张神秘的画作,成为日本艺术和文化缩影,而它根本不算典型的日本风格。

它影响了德加、莫奈、梵高、高更这些大咖,它是一幅横跨东西两个文化的画作,即使在今天,它的力量也从未减弱。

“印象主义”音乐的鼻祖 法国音乐家德布西(Achille-Claude Debussy)的代表作《大海》,灵感来源于葛饰北斋的一幅海浪图(照片右上角)。

19世纪后半叶的欧洲,巴黎画坛正在酝酿着一场变革,照相机的出现 给靠绘画技术谋生的画家,带来了深深的危机。几位年轻的画家正在探索新的绘画形式,他们要走出昏暗的画室,到明亮的大自然中寻找灵感,试图摆脱对物体明暗和立体感表现的束缚。

偶然得到几张来自远东的陶瓷器包装纸,包装纸上的图画触动了他们,单纯的色彩,简洁生动的形象,洋溢着东方韵律的墨线,与他们的追求不谋而和。后来,这群年轻人成为誉满全球的画家,他们就是印象派的莫奈和他的同伴们;那些邹巴巴的包装纸就是我们听说过的浮世绘。这些包装纸戏剧性地搭建着东西文化交流的桥梁。

而葛饰北斋的这幅《神奈川沖浪裏》就是浮世绘作品中,最负盛名的一幅巨作。

左|葛饰北斋的《五百罗汉寺荣螺堂》

右|莫奈《圣阿德雷斯的花园》

浮世绘的三种题材

美人画:主角是吉原“花魁”,身价高昂,普通民众很难一睹芳容,这为浮世绘画师提供了商机。浮世绘的肖像画售价低廉,相当于现在的海报,人们通常买了挂在家里,娱乐场所的交际花,相当于那个年代的海报明星。每一幅美人画中占据最大幅面的莫过于美轮美奂的和服款式和图案,“穿着的喜悦”不再是贵族的特权,使得江户时代成为日本服饰设计的高峰。

▲浮世绘创始人菱川师宣的代表作品《回首美人图》

1603年,一位武士首领大力建设江户,拓荒填海,疏通隧道,大批年轻武士被征集到江户。随着江户经济的发展也引来了全国各界人士,在江户最鼎盛的时期,人口总数达到百万之众,其中青壮年男性约25万,而中青年女性只有8万余人。男女比例的失调导致色情行业应运而生,当时政权为了维护颜面,在江户的东北部的吉原地区设立了统一管理的“红灯区”。

吉原并不是一般概念中的花街柳巷,而是演变成为江户最大的社交场所,鉴赏工艺美术品、茶道聚会、欣赏名花名曲,许多文人学士和浮世绘画师都是吉原的常客。

不仅容貌姣好,还具备较高文化素养,擅琴棋书画的“花魁”便成为浮世绘美人画的主角。

歌舞伎:随着江户时代大众文化的兴起,各式各样的平民娱乐与游戏活动也空前丰富,歌舞伎的演员肖像的“役者绘”成为浮世绘的主要内容。

风景画:江户时代后期,美人画和役者画逐渐走向衰落,随着交通网的发达,平民旅行热不断升温,由此催生了大量以风景名胜为题材的“名所绘”成为浮世绘最后一道亮丽的风景。(名所即名胜的意思)

绘尽人间万象

葛饰北斋(1760年─1849年)Katsushika Hokusai,日本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师。70岁之前已经有数千幅画作及版画问世,最负盛名的当属1814年刊行的《北斋漫画》,挑战了绘画表现可能的极限,社会人情、风俗人物、川泽大地、飞禽走兽、草木花卉,体现出北斋敏锐的观察力与绘画功底。精湛的白描手法后来也为法国印象派画家们所倾倒,成为席卷欧洲的“日本主义”的导火索之一。

▲葛饰北斋漫画《水浒传》

他一生迁居93次之多,改艺名30多次。70岁的他,已经筋疲力尽,安享晚年之时,一件事“祸事”让他重新燃起创作的欲望。妻子亡故,嗜赌成性的孙子输光了家产,粉碎了他安享晚年的愿望。老年初尝赤贫滋味的北斋,被迫和女儿离家至寺庙中寄住。他必须使尽浑身解数,才得以脱困,所以他重拾自己最拿手的技艺。他以无比的活力,重新开始工作,这对一个70岁的老翁来说是十分困难的。

▲晚年葛饰北斋

在他晚年创作的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作品就是他72岁创作的这幅《神奈川沖浪里》。

画面上被梵高喻为“鹫爪”的惊涛骇浪激起飞沫,即将吞噬小舟。远方的富士山乍看之下,仿佛是另一波海浪,船夫已然已经陷入困境之中,微不足道的人类即将被惊人的巨浪吞噬,观者仿佛置身于画面中与船夫一起挣扎一般,这幅画定格在这个最令人恐惧的时刻,就像好莱坞电影的高潮。

北斋精湛地描绘出自然界的危险巨浪,并赋予它惊人的戏剧张力,但他的灵感来源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这幅画的灵感究竟来自于想象,还是他成长背景的哪一个部分?

说来讽刺,这幅画的源头可以追溯至一个推崇感官与兴欢作乐的文化,这是一幅源自光明与喜悦的黑暗画作。

葛饰北斋大半辈子都在钻研日本的艺术传统,浮世绘是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流行于民间的木版刻画,主题多半是感官享乐,鲜活的表现出当时社会各阶层的生活百态和流行时尚。“浮世”一词是日本佛教概念中相对于净土、充满忧虑的“现世”的意思。指生死轮回和人世虚无缥缈。

曾经有一部小说描述当时人们如何沉溺于漫无目的的享乐:“我们只为当下而活,全心全意地享受月亮、白雪、樱花和枫叶带来的喜乐,高歌、饮酒,忘却俗世烦恼,肆意漂浮……”浮世绘的精髓就是活在当下,是当时小市民奉为圭臬的主流思潮。

半生浮世,风烛残年

古稀之年的北斋正是在浮世绘盛行风景画的时期完成了《富岳三十六景》这一系列。这些版画其实是一座圣山富士山的风景明信片,北斋描绘了不同视角,不同季节气候的富士山。日本自古以来对富士山有近乎神的膜拜,在这个时期达到了顶峰。久而久之,这种崇敬的心理,结合了佛教与神道,形成所谓的“富士讲”,北斋无疑也受到了这种情绪的感染。

▲诸人登山(描绘了信徒登山朝圣日出的情形)

葛饰北斋的作品在同时代的画作中,风格鲜明,他的画面中充满了生活的气息,以富士山为背景巧妙结合,描绘了农夫,渔人,女眷,女仆等生活劳动的场景,意趣盎然,由于广受好评,后来又追加了10幅作品,《富岳三十六景》其实有46幅。

然而他为何在描绘如此恬静的田园生活的《富岳三十六景》系列中插入充满死亡与毁灭气息的《神奈川沖浪裏》呢?

也许笃信佛教的北斋相信,人与天的关系,就如同这幅画作一样,他们并不能抵挡自然,而是顺应自然随波逐流。这幅画也许表达了北斋对长寿与死亡的执迷,也许是他正在思索他风烛残年的困境,浮世绘中享乐的生活不能长久,灾难永远伺机发生。

灵魂不老的“画狂人”

他不断地推出海浪主题的作品,显然他并不认为这幅作品是他的登峰造极之作,他曾在一篇动人的回忆录中道出他的心境:

“我从6岁就开始喜欢临摹,到了50岁左右作品就常出版,但直到70岁都还没画出什么值得一提的作品。73岁时约略掌握了花草树木的生长,虫鱼鸟兽的结构,希望到80岁时,会有大的进步。90岁时更能参透万事万物的原理,到100岁时,达到艺术炉火纯青的境界。110岁时,信手拈来就能画出栩栩如生的事物,若阁下能够长寿,就证明我此言不虚。”

这位执迷于画作的老翁,健康而活跃,他终其一生视力极好,从来不需要戴眼镜,80岁那年还步行240公里去为小布施作画。

1849年,90岁高龄的北斋油尽灯枯,据说在他临终前说:“老天再让我多活十年……甚至五年……我就可以成为一位真正的画家。 ”

- End -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墙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