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编余佐赞先生读流沙河先生作品《字看我一生》

原标题:责编余佐赞先生读流沙河先生作品《字看我一生》

流沙河

流沙河先生,原名余勋坦,1931年生于四川成都。四岁返回故乡金堂县城。幼学古文,做文言文,习书大字。十六岁来成都读省成中,转爱新文学。十七岁始发表习作。一九五零年到《川西农民报》任副刊编辑。一九五二年调四川省文联,先任创作员,后任四川《群众编辑》、《星星》诗刊编辑。80年代写有诗作《理想》、《就是那只蟋蟀》。

20多年,专心研究汉字、人文经典,出版《庄子现代版》《流沙河诗话》《流沙河认字》《白鱼解字》(稿本)《文字侦探》《流沙河讲诗经》《正体字回家》等著作。

2017年8月,流沙河先生的新书《字看我一生》由中华书局出版。本书责编、中华书局上海分公司总经理余佐赞先生又是怎样品读的呢?

《字看我一生》,采取了“摆龙门阵”讲故事的形式,让更多人分享了流沙河先生对文字的探究心得。有记者采访时曾问,在当下出版这样一本专研汉字、探寻汉字起源奥秘的图书的意义和价值,我认为这本书从民风民俗的角度去分析汉字,解释先民生活的场景,寻找古代生活的足迹,这些都是非常有意义的角度,这是一位文化老人才有的角度。在今天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就要知道传统文化的样子,流沙河先生为我们还原了汉字中包含的古老文化,再现了古代生活情景,在现代化和全球化的今天,让我们看到先民与我们早年不一样的生存状态和思维方式等,这些都是独特的价值,了解了这些,我们才不会忘记自己从哪里来,不会迷失“回家”的路。

——编辑手册

流沙河:喧嚣时代的退隐者

文化的回望者

文/余佐赞

阝 勹

廴 匚

中国文化至今几千年,回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快节奏的时代很多人都在气宇轩昂阔步向前,滚滚人流中有一位文化老人悄然凝立,这些年作为喧闹时代的退隐者,他一直在钩沉稽古、发微抉隐为我们讲解着中华文化汉字的奥秘和其中包含的历史。

每次读到流沙河先生的这句话,都会有很深得触动:“感谢古老的汉字,收容无家的远行客。感谢奇妙的汉字,愉悦避世的梦中人。”作为历史长河中的远行客,他在古老的汉字那里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每个人都是庄周笔下避世的梦中人,他却在汉字解析中找到了自己的快乐。繁华把所有的旧时痕迹都吞蚀殆尽,只有古老的汉字那里还留有先民走过来的印记,他通过解析古老的汉字向我们解说着古人的生活方式、劳作方式、人际关系,回顾着中华文明一路走过来的坎坎坷坷。

自古至今,汉字经历了甲骨文、籀文、金文、古文、篆文,最终演变成大家熟悉的正字。汉字的演变就如猴子进化成为人,今天已经从人的身上看不到早起猴子的神态和习性了。拿汉字“子”字来说,流沙河先生是这样解说的,三千五百多年前,那时洪荒,生存不容易,育子更不容易,乃有生殖崇拜,一个氏族兴衰主要是看子孙多寡,人口多就强盛,人口少了就灭亡。商朝时候贵族都姓子,原因就在此。子字甲骨文是一个方脸头上三根胎毛,下面是个孩子的坐具,籀文时候还有两只小手,可是越到后面越简略,到了篆文,头发、脸庞、手指、坐具都省掉了,双腿也简化成了一腿,那一腿其实不是下肢,是襁褓,裹成一筒。这就是“子”字的演化史,知道了“子”的历史,就知道以前的生殖崇拜,也知道了以前带孩子的坐具,还有裹着襁褓包裹孩子的方式。

还有汉字也是慢慢地脱离饮毛茹血的。比如常见的教育的“育”字,甲骨文是左边画了一女蹲着,臀下有一子倒置,表示她在分娩。子倒置表示顺产,倒置的子下有三点是羊水。到了金文的时候,蹲着的女人加了两点变成了母子,羊水不雅,用三竖表示胎发了,比较雅观了,篆文时候不画产妇形象,子依然是倒置,表示顺产,其下是篆文的肉子,表示产道。到了后来正体字,其上倒置的子形也看不出来了,其下面就是一个肉字表示自那里生产孩子,则完全没有了血肉模糊了。

(本文作者余佐赞先生与流沙河先生合影)

我们都知道是劳动创造了文学,其实汉字最早也是劳动创造的,早期的汉字创造就是就近取譬。比如“妊”字,女人怀孕有妊娠期,这个妊字怎么和怀孕联系起来的。流沙河先生解释说,妊字左边女,是形旁,右边是声和义。壬字从甲骨文字形来看,是一个挑子,金文时候中间加了一横,这一横是一拄着的棍子,挑子和拄棍组成的壬子,加上人字旁是任,就是一个人挑着挑子拄着棍。女人怀孕也是负重的事情,这里借来表示怀孕。你再看那个分娩的娩字,女人怀孕好像男人挑着重担,所以叫做妊,十月临盆,一朝产子,腹中重担放下,到此免了,所以娩字还是借男人干重活这事来比喻。关于这个字,哑谜三千年,一直都不能做出比较有说服力的解说,老先生这样一说,让我们也就多了一个途径去理解这个字了。

我们今天读古代诗歌时候发现,按照诗词格律,这个应该是押韵的,可是读起来就是不押韵,原因是今天读音和古代读音差别很大,所以很多字诗词都读起来都不押韵了。比如:母和妈两个字,我们现在分的很开,唐代呼母,宋代叫妈,到现在我们都叫妈了。流沙河先生解释说,原来“母”和“马”两字古音都读mǔ,因为《诗经》里同午和处押韵,所以妈与母同音,后来才读音古今不同,字义所指相同。再比如“孔”字,流沙河先生解释说这个字应该读hǒu,意思是孩子吼闹索奶,是很的意思。《诗经》里“孔嘉”是“很佳”,“孔棘”是“很急”,如果还要有旁证,那么今天渝州人说很好还是说hǒu好。

流沙河先生解说汉字,主要是从民俗的角度入手,看书中作者解说那些汉字的同时,我们也会了解很多我们已经不清楚的民俗。比如“家”字,“家”字下面不见人,是猪,为什么,流沙河先生说,“家”原来是动词,女的就男曰嫁,男的就女曰家。这个和古代生活有关,公猪牵来给母猪播种,就是男来就女,招郎上门。后再转为名词,指家庭。比如,今天我们都知道生孩子要进产房,要躺在床上,可是根据造字法,比如育字,我们知道早年生孩子都是蹲着生为主。还有说道重阳日,就是“九”字,古代“九”字并不吉祥,因为是单数,不利于狩猎人分配猎物,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觉得遇到“九”就不吉利,所以这一天很多人去利用登高躲避这个日子。这些民俗,听起来真是恍若隔世,难以置信。

流沙河先生一直非常尊崇许慎和他的《说文解字》,自己也读了无数遍。但因为甲骨文是最近一百多年才发现的,许慎那时候没有机会看到甲骨文,所以在新的文献的帮助下,现在对文字也有了更多更新的解读,从这个角度看,说《说文解字》也难免有错也就有一定的道理。比如“庆”字。繁体字“慶”,原来一般的解说都是说是送礼,上面是送鹿皮。中间是送心,下面是走着去。流沙河先生认为,这个看似说得滴水不漏,其实错了。慶即麒麟,是长颈鹿,是象形字。读的慢是“麒”“麟”二音,如果急读就是“慶”一音。古人视麒麟为瑞兽,见则可喜可贺,所以名字慶(麒麟)转字义为贺喜——这个确实是流沙河先生的大胆而又新奇的解说。又比如说,我们平时很多自以为是的解释其实是可笑的,如“美”字一般都说是羊大为美,其实美是在头上装饰了野鸡翎子,上面那个是象形,插了野鸡翎子就像我们今天京剧中的人物那样。美字从大,这个大是正面站立的人。

《字看我一生(稿本)》书中的内容确实丰富,为了解说汉字,流沙河先生找了一个好的角度,就是以小说的方式去叙说一个人的故事,然后在他生命路途中遇到了什么汉字,他再顺道讲解这些汉字。作者说如果你对解说汉字不感兴趣,那么你就作为一个小说去读,跳过作者解说汉字的内容去读,就是一篇情节曲折小说,读者读完后依然会觉得非常有趣,当然,也会明白普通人的一生都是“幼有神童之誉,少怀大志,长而无闻,终乃与草木同朽”。古今一理,令人唏嘘。

(?致谢微信公众号藏书报授权分享此文)

>>> 拆开汉字看人生 <<<

? 流沙河著

2017年8月 本书有故事有知识。故事曲折,是根据人一生遇到的文字,来解读这些汉字。开篇中人未出生,就有中国人说的阴阳、西学说的精卵结合才有人,作者解释了“阴”“阳”“精”“卵”,结尾一般人都是平庸快乐而去,所以最后是解释了“快”“乐”“平”“庸”四个字。作者流沙河先生通晓小学,善于破译文字密码,对古代的生活又非常熟悉,所以对文字解释独具慧眼。如对阴阳二字,作者说黄河以北山的南边和水的北坡,常常有阳光,所以被称为阳,反之是阴。比如,什么是文和字,作者认为独体是文,合体是字,比如生字,其上面是草,下面是土,所以就是字。比如母和妈,作者考释了古代读音的转变,认为在唐之前母妈同音。再比如,家和嫁,女就男是家,男就女是嫁。书稿中除了对五百多个汉字做了专门的解释,还对近千个古字偏旁等做了分析。 作者在解释文字的同时,行文中还对私塾生活、新年风俗、时令节日等做了介绍,让人在具体的环境中去理解汉字,加上全书是手稿形式,忠实呈现了作者的行文过程,方格楷书,工整秀丽,见字如晤,赏心悦目。有知识性有故事性,还有艺术性,阅读本书,让人不忍释卷。

相关专题

点 击 可 读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中华书局聚珍文化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