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进安| 现代水墨实践

原标题:刘进安| 现代水墨实践

人物简介

刘进安,别名大漠、晋盦、晋安。1957年9月16日出生于河北大城县。

1978-1982年就读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1982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留校任教,1984年在南京艺术学院进修,1999年调入首都师大美术系。

现为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美术学院院长、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上海中国画院外聘画师,中国美协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代表作品有:中国画《三山百士图》、《正面大陶》、《正面男人》、《看美国大选》等,出版连环画有《运河英豪》、《高粱血酒》等。

艺术主张

拒绝不变,不断发现与创新。

画家应具有一种特别的感悟能力,能深入自然、现实与人性的内部,获得一种理智的体验,使之与文化达到不可言传的契合。

作品欣赏

刘进安关注的是世界内在本质的对象化,力图将全部公共性价值和事物悬置起来,以纯粹个人化的眼光来关心、体验和理解个人事物。

▲大潮起落

作品既不完全是对于传统自然观的追思也不是对于都市生活的直接表现,作品在形态上往往介于抽象和具象之间。

▲有

通过“当下”全新视角的设立,以明确的结构意识去建立自己的图式,并提供了传统所不能提供的虚拟、想象空间,有一种直观的效果。

▲庚子血

不满足于对日常生活中表象的刻画与描绘,而是从存在的意义出发,将空间意识作为其表现的根本指向,以改变传统水墨艺术文化的精神以及笔墨的内在结构。

▲查无此人

刘进安运用逆向法则的非程式化语言一反传统笔墨意象表现特点与抒情性,转为强调刻画。

这种刻画使非程式化的多样性、丰富性的优势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

▲卖鸡蛋的老头

笔墨上,刘进安对非程式化笔墨的操作与实际运用,使得墨色与造型、墨与光、墨与色等因素混合。

▲姬岔乡

使其水墨世界里总是飘荡着暧昧不明的迷雾,总是寓示着整体性、确定性正在瓦解的现实或历史。

▲姬岔乡

在其建立的笔墨结构中,其基本要素依然是点、线、皴、擦

然而其所谓的点、线、皴、擦已非传统笔墨中的点、线、皴、擦,而是逆向法则的多种非程式化的笔型。

▲姬岔乡

带有对传统“和谐”美与“含蓄”品性的消解,有“反传统”与“反美感”的目的,明显地体现出画家在感觉方式上的革命,具有一种单纯的表现效果。

▲米脂

刘进安从对拙朴与粗犷的太行山人的象征性表现影像叠合的迷幻空间的构建。

实现了对寓情山林与现实表达之间固有阻隔的突破,在一个新的精神空间中将自然与现代社会有机结合起来,从而达到一种超越时空、外象与内象相映成趣的精神境域。

▲米脂

看到的是由无数褪去个体身份角色的人物构成的混沌之象,芸芸众生裸呈的躯体交织成一片生命的世界

▲申杨崖

叠合的影像与迷幻的空间使得具体的人与共性的大写的人难分难解,自然风景的形象与都市空间的形象混合在一起,形象重重叠叠、淡出幻入。

▲申杨崖

超现实的空间像一个巨大的迷城,生命的形象在其中或被阻隔,或被挤压,形成动态错落的生命之流。

▲申杨崖

在其作品中,描绘与表现相融合,纪实与记忆难分彼此,真实的体验与灵魂的敞露交织在一起。

由此,使画面有一种寓言般的形式令人震惊的色彩

▲冇

一方面,他其淋漓尽致地披展了个体的当代都市经验,产生了形象密布和拥挤的画面空间;

▲失语

另一方面,他也用象征的手法画了许多题为《静物》的作品,在这类作品中,巨大的容器成为一个自足的世界。

▲清晨

看上去这两方面之间有很大的差异,但贯注于其中的精神密度却是相同的。

在“实”的形象中有“空”的喟叹,在“空”的形体中有“实”的寄托。

▲正午

刘进安水墨的图像世界,是一个完整的极具实验与探索精神的思想体系,体现出了作为当代中国绘画最具现代性的范本价值。

人物评价

刘进安艺术的重要价值在于提示了用水墨语言表现当代主题的可能性。水墨语言不仅适合于表现具体的人与事,还能够表现抽象的人和虚拟的世界,这是它追随当代的语言优长。这方面,可以比照西方的经验。现代绘画从20世纪初的表现主义到20世纪晚期的新表现主义都是以人为主题,前者大致是从个体经验出发,反映普遍的社会性,后者基本上从社会学角度切入,展示个体的意识立场,但二者都因油画语言的制约,总在具象造型体例之中。而水墨语言则有比油画语言更加宽阔的弹性和包容性,在造型方式上更为自由,也更能体现出艺术家的经验和精神。由此可以说,兼有具象与抽象功能的水墨语言进入当代艺术语境是完全可能的,刘进安的艺术便是一例。

——范迪安

刘进安就是一位始终置身于发现之中的艺术家。他拒绝不变,不断发现与创新已经成为他的绘画理念。但是,在日新月异的时代面前,许多画家并未去做这样的选择,他们缺乏孤独前行的勇气,从对艺术的艰难追寻中脱身而出,转而寻求商业运作的成功。在我看来,要使中国画走出低谷,走向真正广阔而高远的艺术境界,唯有像刘进安这样寻找自己创作的难度(艺术的、精神的),并以这个新的难度为起点,带着自己的全部勇气、智慧和天才上路,最终才有可能重新获取理想中的艺术目标。我们知道,艺术史上任何一位优秀的艺术家,他的创作都是超越已有的难度并建立新的难度的过程。刘进安在艺术上的创造性就体现在对这种难度的设定、制造和克服上,他逾越难度时所走过的路途,就构成了他较为独特的艺术风格与艺术个性。在我看来,他的绘画颇具有一种解构与颠覆的欢快感,反映在视觉中的那种非程式化的点,线、皴、擦,在实际上带有对传统“和谐”美与“含蓄”品性的消解,有“反传统”与“反美感”的目的,明显地体现出画家在感觉方式上的革命。

——徐恩存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odenet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墨德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