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长槐(1938—2015)”展在湖北美术馆举行——黔山黔水明月心

原标题:“杨长槐(1938—2015)”展在湖北美术馆举行——黔山黔水明月心

本报讯 6月23日,展览“杨长槐(1938—2015)”在湖北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湖北美术馆、贵州省美术家协会、贵州美术馆共同主办,展出了杨长槐50余年间创作的水墨代表作品和艺术文献资料。展览以倒叙的展陈方式呈现了艺术家在水墨创作上所取得的突出成就,及其与中国社会发展进程有着密切关联的生命印迹和多年的艺术轨迹。

杨长槐,1938年12月12日生,2015年9月25日卒,侗族,生于贵州天柱。1963年毕业于贵州大学艺术系。曾为中国美协第三、四、五届理事,贵州省美协第四、五、六届主席,中国文联第五、六、七、八届委员。1983年至2008年,历任贵州省文联秘书长、副主席、主席,贵州省文联党组副书记、书记,中共贵州省委候补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和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是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总评选评奖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杨长槐工作室导师。

在展览开幕之前,湖北美术馆举行了与展览相关的研讨会,湖北美术馆馆长冀少峰担任研讨会主持人,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批评家、策展人皮道坚,合美术馆执行馆长、批评家、策展人鲁虹,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院长赵力,贵州省文史馆特聘研究员、一级美术师沈福馨,艺术评论家、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杨长远,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包林,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赵超,贵州省美术家协会主席谌宏微,贵州师范大学学术学院院长田军,贵州大学美术学院院长耿翊,贵阳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彭承军,青年策展人、博士后王晓松,雅昌艺术网总编谢慕,湖北美术馆艺术总监傅中望,原湖北美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徐勇民,湖北省美术院院长肖丰,江汉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王心耀,湖北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魏光庆,武汉美术馆馆长助理宋文翔,湖北美术学院动画学院教授袁晓舫,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杰,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楚天艺术集团董事长周洁,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徐文涛等嘉宾受邀出席,围绕杨长槐一生的创作成果及创作特点进行了讨论。

1963年,杨长槐从贵州大学艺术系毕业,其处女作《春风吹绿苗岭山》也在同年问世。从这件作品中可以看出,杨长槐在求学期间就已经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基础,在此后的20年间,他相继创作了《山坝新绿》《雄关漫道真如铁》《山高水长任奔驰》《娄山关》《苗岭银渠》《峨眉山月》《晨雾》《一江春水来》《山地矿山》等诸多重要作品。这些作品不仅继承了古代山水画的传统,又吸收了西画透视、素描的理念和手法;既讲究用笔用墨,又重视视觉的空间感和远近关系。

进入80年代,杨长槐的绘画有了变化。他不再为“形”所约束,放笔直取,率意落墨,更着力于笔情墨趣。他用粗壮的墨线、硕大的苔点画近树,以淋漓的淡墨写远山,画面的写意性明显增强。强化写意性、追求笔墨趣味,其作品的具象性随之减弱。杨长槐和这个阶段的其他艺术家一样踏上了变法之路。

随后的十几年中,杨长槐逐渐形成并确立了自己的画风。这个阶段,他的艺术探索不拘一格,作品面貌也不相同,但是其变法是趋于理性而稳健的。他始终把握着一个方向:表现黔山黔水,体悟山水的品格,发挥并拓展传统水墨的表现力,融合西法形成自己独特的绘画样式。

之后,杨长槐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逐渐进入其创作的高峰期。如果将其进入21世纪以来的创作历程进行梳理,大致可以分为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随后的五六年和2007年之后三个阶段。

其2000年前后的作品,相对严谨细腻,以水墨为主且多敷以淡彩。黔山黔水依旧是艺术家描绘的主题,画面的总体趋于简练单纯,多数作品取景开阔,只画山水,少有树木;如有树木,则作为远山的植被,画面上只剩下对大山大水的刻画。在这样的构图中,江河、波涛、激流、瀑布等不同形式的流水在画面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在随后的五六年间,杨长槐的作品逐渐发生变化,水墨作品的敷色越来越少,从而用笔更加率意泼辣,更讲究笔情墨趣。所画依旧为山水,而树木减少,除了主要的贵州山水之外还涉猎了其他地区的风光。

2007年后,杨长槐的作品一改先前的面貌,总体趋于轻松、平和乃至散淡。即使还画激流飞瀑,已经不再别具匠心地进行刻画,而是轻描淡写,水汽自然,少有先前的惊险和喧嚣,多了几分旷远和寂静。此时的题材也有了拓展,有特写式的水边山石,有黄山云海、泰山青松以及垂柳等。2007年后创作的10余幅黄山云海,集中体现了艺术家在这一阶段的艺术追求和特征。

在分析杨长槐的作品时,冀少峰以其1963年至1979年间的创作为例,说:“如《春风吹绿苗岭山》《山高水长任奔驰》,青山、绿水、天堑、通途、大桥、铁路,构成其主要的视觉表达元素。歌颂新社会、新生活的热情美好图景,是此间杨长槐视觉叙事的主轴和基调,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建设为其视觉表达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源泉。进入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的杨长槐,很显然和之前的视觉表达有了明显的转型。往昔工业化的表征已被自然的山水图景悄然替换,代之而来的是杨长槐从眼中之现实到胸中之现实的不断升华演进。作品的具象性随之减弱,山、水、树、石更加纯粹、澄明,风格放而不狂,细而有结构,画面的写意性明显增加。‘激流飞瀑’系列一直是杨长槐后视觉表达的主要路径,他将蓬勃灿烂的精神世界与自己对黔山黔水的无比的热爱与向往,全部融汇在笔墨山形与腕底激流中。”

在冀少峰看来,杨长槐始终在地域文化的母体中寻求视觉表达,善于将独特的地域风貌转换为自我的一种水墨陈述,既遵从黔山黔水的客观形态,又让笔墨之趣适应变幻迷离的地形地貌,有情有致,其视觉艺术风格得到了个性化彰显。杨长槐的当代水墨创作帮助人们对黔山黔水的形象有了深入的理解,阅读者无不惊叹于其画作在平远、高远与深远之中,又融入的旷远与悠远的境界。

据悉,本次展览将于7月8日结束。

杨长槐《晨露》(136×68厘米,1981年)

杨长槐《鬼斧神工》(97×56厘米,2014年)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中国书画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