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笑秋画余谈艺:“文人画”水墨至上,“画家画”首推重彩

原标题:邱笑秋画余谈艺:“文人画”水墨至上,“画家画”首推重彩

画,主要是给外行人看的。研究他们的好恶,包括自己作为一个读者在内的现代人的审美意识,应该是画家进行创作活动的出发点,揣摸他们对于身边的什么物象、情趣最乐意接受,什么视觉形象能引起他们的共鸣、勾起他们的联想,甚至为之震动……

近年来,我在风景画里有意去探索云、水、草的表现方法,我感到这些几乎被中国画遗弃或回避了的东西里,“天地”十分广阔,而古有的表现方法已经与生活相去太远,形成了某种固定的程式、概念或符号,理论上硬把它捧为“艺术概括”或“高于生活”,这对画家继续深入生活,探索多种表现手段是有妨碍的。

邱笑秋国画作品:雪域生机

“文人画”对于中国绘画的发展和形式是有重大贡献的,但它只是中国绘画中的一种,一个流派。从帛画到壁画,我国古代就盛行重彩画,这是真正的“画家的画”。然而由于当时画家的地位卑贱,重彩画一直被贬为“工匠画”。时至今日仍把水墨至上的文人画奉为中国绘画的全部,是不公允的,它对我们如何全面地认识和继承祖国的优秀传统艺术是有害的。

从历史的观点来看,重彩画是汉、唐两代盛世文化的成果,然而我们现在一谈起继承问题就往往过多地看到宋和明清之作而忽略了更早时期的优秀遗产。我们对古代盛世绘画的研究太少了,且有弃盛从衰之嫌。至于衰败、战乱时代出现过许多优秀的文学、戏剧作品,那当是另一个问题了。

陈枫国画重彩牡丹:春深游梦

生活中丰富的色彩,是大自然恩赐给全人类的。各民族的画家按照自己的民族个性、美学观念和反映手段去再现去升华色彩所包容的内涵,表达画家的思想。色彩,决不是西洋画所独具,我们的先辈早已在他们的作品中施设得得心应手了。

中国画家有权使用自己民族的绘画手段和特有的颜料充分表现自己的色彩世界。我爱绚丽的色彩,同时我想进入宁静的境界。二者有矛盾,我会统一它,找矛盾落墨,求和谐成章。

邱笑秋国画:合欢树下

中国书法本身就是一门抽象性的造型艺术。以多种中国书法入画,并始终以它作为骨架或基础,万变不离其宗。

体现作品的民族性,主要是画家及其作品的民族气质和民族精神,而不在于作品的表现因袭。形式和手段的因袭将使民族艺术停滞,具有鲜明的民族性和强烈的时代性的艺术品,必将在世界艺术之林中闪光。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谷神星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