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堂里的天光,旧日的繁花 | 金宇澄的《繁花》和他的插画

原标题:弄堂里的天光,旧日的繁花 | 金宇澄的《繁花》和他的插画

前段时间《繁花》舞台剧北上京城首演,收获众多好评。我们也于近日出版了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版的《繁花》,收藏典范,给予文字最妥帖的容身处。如果说你的书架上必须有一本当代必读的经典,那么《繁花》肯定是之一。

今天我们挑选了《繁花》里的插画,那些信手拈来的闲趣,一幅幅类似于“小品画”的插图完整地呈现出了上个世纪70、80年代的上海风貌,弄堂里的天光,少年的晃荡足迹,与文本互为表里,相得益彰。

金宇澄说:“美术、文学都重在个人情趣,去除“同质化”思维,个人趣味很重要。我是个没计划的人,从小受这样的教导——不可学小猫钓鱼,一会儿抓蝴蝶,一会儿采花,其实是可以的,可以兴趣广泛,跳来跳去,自己写文自己配图,一切凭自我兴趣做事,非常有意义。”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梦边文化”,特此感谢。

我喜欢写作。

眼前总是一颗一颗的字,一遍遍地选择、默诵、改动它们。

字是一种标准材料,归集了人世景象,某个街角私密的绵绵对话,密密麻麻的长短线条、面孔细部、错落背影、轮廓、光影,都含在字里。

我也喜欢画图。

尖与纸的接触,总有一种更陌生的亲切感。

叙事形成的焦虑,到此安静下来了,仿佛一切都落定了,出现了固定的线条,种种细部晕染,小心翼翼,大大咧咧,都促使我一直画下去,直到完成。这个状态,四周比写作时间更幽暗,更单纯、平稳,仿佛我在梦中。

梦想一本一本做出自绘插图的书,是幸福的。

这合二为一的方式,也意味着书中之图,正是作者文字所不能达之处。

—— 金宇澄

金 宇 澄 的 文 学 插 画 展

文、图 | 金宇澄

“瓦片温热,黄浦江船鸣。”

——

《繁花》

“桃花赋在,凤箫谁续。”

——

《繁花》

“典型上海老弄堂,无天井,无抽水马桶,曾是周璇、赵丹说笑,挂鸟笼的布景。1990年发明了新式马桶,底部有粉碎器,一切可以打碎,冲入下水管道,重点销售对象就是这类民居的人们。”

——

《繁花》

“1970年代中期,春香有这样的婚房,摆设,就算上海弄堂的殷实人家了。”

——

《繁花》

“1950年代建造的工人新村,上海称“两万户”,以实际户数而得名,一说仿自苏联集体农庄式样。难怪小阿姨讲,马桶的盖板,又重又臭,是“罗宋瘪三”想的名堂。现基本拆除。”

——

《繁花》

“历史城市初稿,画笔替代伟大的相机镜头,记录这个街角四十年的戏剧性变迁。”

——

《繁花》

“国泰电影院”的买票队伍,顺锦江饭店的街廊朝北排开,该廊现已经辟为店面。在1961年,少数头轮电影院才有冷气,“上海电影院”是三轮影院,以纸扇消暑。

——

《繁花》

“楼下说书,听书。楼上的情况,不清楚,很多事情如此。”

——

《繁花》

“任何大革命,亦即财产大转移,时称“远东最大旧货店”上海淮海路国营旧货商店,开门迎来千年难得的旺季,据说常有盗贼藏于柜橱,乘夜窃物,店方养了一头狼狗,务必每夜巡逻。”

——

《繁花》

“小朋友问,这傻男人干什么的?我答:当年精干的人,积极分子,体育教练或教工。1967年,普通时尚男女穿皮鞋属于凤毛麟角,一般是以田径鞋、乒乓鞋为上品,篮球鞋为上上品;1972年上海产“回力’篮球鞋,在北方仍是稀罕之物,鞋带则容易买到。”

——

《繁花》

“物质匮乏年代的梦幻邮票。”

——

《繁花》

“书中所述的人与事,处于本埠版图的大致方位。沪杭铁道现已改轻轨。无比例尺。”

——

《繁花》

“有小朋友问,这四个女人的发型穿戴,怎会是“婚服”等等古早式样啊?我知道,这不合战后的特征,这幅画只为一句传言,表达以“贬日”为满足的某种情绪。”

——

《繁花》

“文中提到一动不动的江鸥,我始终找不准位置,画在哪里?最后,就这样了。”

——

《繁花》

“四周悄然无声,苹果树亭亭玉立,俨然一杆宝幡,绿森森地荫着人们。”

——

《方舟·譬喻》

“她过于的热情或缺乏的热情,形成了一种静态,深深印在你的身上、或是蓑衣箬帽之间,如雪花融化了原有的形状。”

——

《方岛·夜之旅》

“那孩子穿着鲜红毛衣,稳稳地站立在远方,维持一种玩偶、稻草人的木然和死板,双手抱胸,看不见毛衣袖口有什么缺点……”

——

《方岛·不死鸟的传说》

“再来一次竞赛会怎样?麦地里的板桌,迈开四条腿,像马匹一样渐渐朝这里走来……”

——

《方岛》

“那手臂悬在窗帘之间,长久静止不动……直到弄堂里来了接尸车,没人围观。”

——

《方岛·冬末-漫长的宿怨》

“他不曾记得的声息,此刻却缓慢地抚摸他,使他睁开眼睛。”

——

《方岛·冬末-漫长的宿怨》

“女孩和同事来到了这条熟悉的小街。此刻,小金(鸣虫,俗名“金铃子”)敏锐听到,零星的弟兄们仍在不知疲倦地唱歌。”

——

《方岛·童话》

“上海弄堂理发店——1975”

——

《洗牌年代》

“她们笑得棺盖呻吟、发抖……远处,一群初夏的乌鸦,大声聒噪着掠过草地和我的上空,那一定是蔚蓝蔚蓝的天空了,蓝天下那片寂静的桦林,在黄昏时会有一只孤独的鸟在唱,唱得又舒坦,又悲伤。”

——

《方岛·风中鸟》

“对面的女孩,牵着一匹顿河种马过来。”

——

《洗牌年代·马语》

“古英格兰王与敌决战,因为马夫少钉了一个钉子,第四马掌掉了,国王落马,江山易主。”

——

《洗牌年代·马语》

“它们日夜站着,一闭眼睡一觉。”

——

《洗牌年代·马语》

“它瘫卧经年,蹄壳久不修铲,已翘曲如弯钩……”

——

《洗牌年代·马语》

“笔记本里的马厩。”

——

《洗牌年代·马语》

“最安全的航空概念——2014”

——

《洗牌年代·在愉快和期待中》

“最安全的航空概念——2014”

——

《洗牌年代·在愉快和期待中》

“镰刀夹钢——1969”

——

《洗牌年代·多米诺1969》

“自制“双f 孔”吉他流程——1974”

——

《洗牌年代·琴心》

“烟草的故事——1975”

——

《洗牌年代·绿细节》

“麦秸垛——1969”

——

《洗牌年代·多米诺1969》

“沙发“旧翻新”步骤——1984”

——

《洗牌年代·雪泥银灯》

“上海北站——1964”

——

《洗牌年代·锁琳琅》

“为王家卫导演画示意图——2014”

——

《洗牌年代·锁琳琅》

“上海“凡尔登花园”的“大跃进“壁画——1958”

——

《洗牌年代·合欢》

“粉条制作过程——1975”

——

《洗牌年代·手工随风远去》

“榨油——1972”

——

《洗牌年代·手工随风远去》

扫上方二维码,即为购书链接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人民文学出版社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