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香君:有人用天价买她的初夜,一场“绣春刀时代”的风花雪月

原标题:李香君:有人用天价买她的初夜,一场“绣春刀时代”的风花雪月

有人出天价买下了李香君的初夜。

媚香楼里的客人惊呼:不可能,他哪有这么多钱。

“我的朋友,杨龙友帮我凑足了钱数。”

他说完,躬身谢谢各位名流雅士,大摇大摆地上楼去了。

房间里香气馥郁,宛若天堂里的百花园。红帐凉薄,微风轻轻吹起。窗下人声攒动,他凝神一听,似是自讨没趣后的渐渐离去。

侯方域深吸了口气,今夜他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甚至是某个女人的主人。

她就坐在梳妆台边,等着他来。

(李香君画像)

李香君刚满十六岁,过了今夜她就要做红倌人,接客淫乐,卖唱卖色,这都是本分。数月前,她便央求他,最好是想想办法,将自己的初夜买下,也好让她落得一个从一而终的名头。

他答应了,之后就到处筹钱,该借的都借了,该当的也都当了。钱数还是不够。

“这可怎么办?”她自问。

她与侯方域一见倾心,难道真要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那些死缠烂打的多金泼皮。

侯方域也着急。他喜欢李香君,另外他早就放出狠话,只要她做了红倌人,第一次接待的客人必然是他。

鸨母整天笑眯眯地谄媚他,说等着收他的天价礼金。朋友们整天玩世不恭的激将他,就连媚香楼的客人也不予余力地捉弄他,保证到时候一定去看他的好戏。

一旦没钱,心爱的姑娘将成为他人怀里的玩物,而他自己也会名誉扫地。

为难时,朋友杨龙友送来了一笔钱。

“他怎会有钱?”李香君说。

“他让我别问,今夜才是最重要。我还有东西给你。”

侯方域掏出了一把上等的镂花象牙骨白娟面宫扇,李香君一看,坚决不收,这礼物太贵重。

(戏剧《桃花扇》剧照)

“已经为我破费,何必还送这礼物。”

侯方域将扇子放在她手里。“这是家里祖传的扇子,不是花钱买的。你瞧,琥珀扇坠是我家祖传。我送给你,今生今世,你我的情意就算是定下了。”

李香君心领神会。

她起身走到一排精雕细琢的木柜前,拉开最上头的一个小抽屉,将一个有檀香味的长盒子拿出来,把扇子轻轻放进去。

她妩媚地瞧了侯方域一眼,大步流星地走到窗户前,将窗户关好。可她刚要拉上窗户,却瞧见绿荫遮蔽处有一个人正朝她讪笑。他带着高帽子,看起来很有钱。

该不会是阮大铖吧,她想。他可千万碰不得,他先入了东林党,后又大张旗鼓的反东林,已是人人喊打。如今魏忠贤死了,他却不离不弃,成了最忠实的阉党走狗。

想归想,但李香君没把心思告诉侯方域。她拉着他到床边,脱下他的鞋子,让他坐到床上去,接着就把帐子给合拢了。

第二天上午,李香君将侯方域送出媚香楼。

一夜春宵就这么过去,速度快得吓人。

侯方域满心欢喜地走回了家。

(侯方域)

由于不敢让父亲知道自己在风月场里留宿一夜,他选择从后门进。一个声音从角落里传来,最风光的时候过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还钱?

侯方域回头看,只听人声,不见人影。

他没在意,直接推门进。刚要进去,一只手挡在了面前。

“方便给个话?”

“那笔钱是我朋友杨龙友给我的,与你有什么干系。”

“出来吧。”

只见杨龙友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陌生人。侯方域回头看了看发号施令的人,懵懵懂懂地看了看杨龙友。

“不明白?”那人说,“不明白算了。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这笔债我们一笔勾销。”

还没等侯方域答应,那人就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昨天让他风风光光买了自己心爱的姑娘的钱,出自阮大铖。杨龙友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地借到钱,就是因为人家有心玩弄他。

如今千金春宵已过,该享受的都享受了,情大概也定下了,该还债了。而还债的方式,就是让侯方域跟随阮大铖一起为阉党办事,一同入僚。

“回去想想,再答应我。反正你钱都花了,不差这几天。”

侯方域被推入门中,后面嗖地关上了。院子里,候老爷——侯方域的父亲——正在专心梳理着花瓣上的灰尘,擦洗着绿叶上的污渍。几个年纪轻轻的小丫鬟正在旁边陪着,抱着一盆盆脏兮兮的污水,污水里漂着刚扔下的抹布。

侯方域上去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他正庆幸一夜行踪没被发现时,父亲在身后嘀咕了一句,“那种地方,那种姑娘,怎比得上良家女干净。”

昨夜颠鸾倒凤掏空了侯方域的力气,一回到房中他便躺在床上闭目眼神去了。他想起了李香君,想起送她象牙扇时,她低眼垂眉的妩媚样子,想起了她躺在自己身边的小心翼翼的样子。

他并没有及时的进入梦乡,他的脑海里是李香君,而理智却被刚才进门的一幕牢牢抓住:

入僚,就可以不还钱。

不行。阉党是入不得的。

可是,只要口头上答应,就可以不还钱。

与心爱之人在一起,花的却是别人的钱,也实在窝囊。

他坐起来,然而现在的自己不就很窝囊吗?功名还没考取,一连数年流连于风月场,如今前途在哪里,未来的保障又在哪里?

他忧虑许久,将自圆其说的逻辑理顺了之后,突然高兴起来。其实跟着阮大铖干也不是什么坏事,以后身居高位了再甩掉他,也不是不可能。

思考完毕,这一天就在昏睡中度过去了。

几个月来,他几乎每天都去媚香楼找李香君。

(李香君画像)

李香君每次见他,都发现他与上次不同。

他总是夸口理想主义。他说以后他一定会是个好官,拿起大刀将阉党铲除。可过不了多久他又说,如果能“深入虎穴”,与阉党之人相处几天,或许能看到事情的另一面。

李香君看他忧虑异常,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挥挥手,说没事。噢,没事,就是上次在你这儿花的钱太多了。

李香君更糊涂,来媚香楼的客人哪一次花的钱少呢。

连翻追问下,侯方域说出了实情。最后补了一句,“其实阮大铖也不是那么不堪。”

李香君的记忆飞速闪回几个月前的夜晚,在窗下朝她媚笑的就是阮大铖。当时存了侥幸没有多想,如今还真的出事了。

她问:“你究竟借了他多少钱?”

侯方域本能地推卸责任。“不是他借了我的钱,是杨龙友找他借了钱,然后用在了你这。这钱一开始也不是直接给我的。”

李香君明白了。到底还是责怪她。没有她的央求与引诱,侯方域何至于犯下大错,如今骑虎难下。

“那么,你答应他了?”

“答应他什么?”

“入僚的事。”

“算是吧。反正钱已经花了。”

她目瞪口呆。

盛怒之下,她骂了侯方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把他骂得狗血喷头。

急火攻心之时,她做了一个正义凛然但十分轻率的决定,她扯下了精美的发簪,几个月后,这个发簪与其他首饰,还有她所有的家当全部被典当,换成了钱。凑足了礼金的钱之后,她凭着一股子暴怒,把钱分文不少的扔还给了阮大铖。

(李香君作品)

至此,她以为没事了,却点燃了阮大铖的复仇之火。

1644年,南明小朝廷建立,明弘光皇帝即位,阮大铖成了纷乱末日中的一枝独秀。他人品极差却写得一手好剧本,算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剧作家。

大权在握,当然不会忘记当年李香君留给他的耻辱。

他煽动当朝红人田仰纳李香君为妾。

田仰禁不住鼓动,风风火火地来到李香君的住处,要把她掠回家去。

僵持之时,李香君一头撞在了曲栏上,鲜血飞溅而出,昏倒在地。田仰看见,觉得非常自讨没趣,就抬着空轿子回去了。

阮大铖知道后,直骂田仰胆小鬼,傻笨挫。“撞晕了也可以抬回家养好了再娶啊。”

正值明朝末年,政治要有作为很难,捉弄小女子倒是有趣的很。

李香君养病这段时间,给了阮大铖充分的发展空间。成了弘光皇帝的红人后,他鼓励皇帝收纳歌姬,这一次皇帝终于同意了。

李香君刚病愈,正陷入忧虑之中,就被告知要入宫做歌姬。圣旨已经下了,她不敢违抗,入宫之前,她疯狂地写信给侯方域,让他回来见自己一面。可是正值战火纷飞之时,所有的信件石沉大海。

为存个念想,她带着象牙扇一起入宫。

南明小朝廷里,没有一丝战火缭绕的气息。女人们打扮的纤巧清奇,妩媚如花,在宫廷里走动,热闹非凡。皇帝要听曲子了,便有人连夜欢唱,欢声笑语像是即将被漆黑雾气捏碎的一丝火星。

她每天都祈祷能逃出去,1645年,机会终于来了。

清军闯进了皇宫,皇帝出逃,阮大铖也在混乱中不知所踪。皇宫各处都是尖叫声与军队的脚步声,李香君混在惊慌失措的宫人中,逃了出来。

她刚走上金陵的大街,便目睹了四处烧杀抢掠的情景。

一个母亲跪在儿子的身边哭嚎,两个目光呆滞的小娃娃站在药铺门前一动不动,他们身后的士兵正从里面踩着尸体跨出来。城市的东边,火舌舔着黑夜,黑烟发疯似的升入远方。

她无处可去,只好朝秦淮河走去。或许有些姐妹还留在媚香楼里。她沿着墙边,慢慢地走,走一截,跑一截。

此时清军正在屠城。屠城之时滥杀无辜,屠城之后将饿殍遍野,前后都是死路。

(媚香楼遗址)

此时此刻,侯方域回来了。

他心急如焚,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找到她,带她逃出去。

李香君已经太累了,无法行走,就走在不远处的小桥上休息。

媚香楼大火升起,火势凶猛,不久便传来一阵巨响,房梁烧榻了,燃着熊熊大火的木头砸入水中,几声尖叫传来,似乎是死了人。

侯方域正好赶到媚香楼。

他站在附近观看,心灰意冷。而她则站在不远处的桥上,泪流满面。

这一夜,生灵涂炭。

她没找到他,一年后她开始茹素,简化了生活,与卞玉京一起入了观,为彼此作伴。

就在她绝望之时,卞玉京告诉她,有位公子来访。

她跑出房门,定睛一看,这人正是侯方域。原来他没死。原来他一直都在寻找。原来,那天夜里,他几乎急疯了。

她喜极而泣,他却觉得大题小做。高兴的事还多着呢,他温言款语地对她说:想娶她。

“纳妾?”她擦了擦眼泪,“家里夫人们,还有你父亲,会同意么?”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你是哪位。我给你想了个法子,你改姓吴,身份就是一个良家女子。我娶一个良家女子入门,不会有大问题的。”

在他心里,她就是一个纯真善良的良家人。

(李香君)

李香君瞧着他踌躇满志,早有规划,没再追问。

入了候家门,她的人生才真正安稳起来。每天按部就班,给太太老爷请安,陪正房夫人们聊天。所有人都催她赶紧生个大胖儿子,她便赶紧答应,私下里弄了许多偏方补药吃。

一开始,她担心身份被识破,几年后她的忧虑也淡了,家里根本没人关心她的身份问题。现下,她最重要的任务是生孩子。

夫妇两很齐心。她多次去庙里祈福,侯方域外出省亲也特意到寺庙为李香君求子。

然而,就在此时,侯家老爷发现了她的妓女身份。

这位吴氏女子,就是当年那个他从未见过面却愤恨非常的媚香楼红人,就是她引得自己的儿子冷落了正妻,夜不归宿。

老爷子不是记仇的人,他瞧不起的是她的身份。

趁着侯方域还没回家,一家老小找到了李香君,要她走人。她跪下来求他们,说自己怀孕了。此时求人,诈骗的嫌疑很大。老爷不信,一意孤行,将她赶了出去。

她刚走了半路,小厮追来。“夫人说让你住在侯草园。”

她听从安排,可走到侯草园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根本就是荒山野岭。

饥寒交迫,心情抑郁,没过多久,她流产了。

侯方域回来后得知此事,连忙把她接回家里来精心照顾。可是,身份暴露让她的地位一落千丈,就连下人也不待见她了。

她患上了肺结核,不久便去世了。终年30岁。

40年后,剧作家孔尚任得知了她的故事,以她为原型创作了惊世之作《桃花扇》。在戏曲中,她经历了无数惊心动魄的时刻,战胜了阮大铖这样的阉党余孽,也赢得了这乱世中独一无二的传奇爱情。

生命终结之时,她并非困于饥寒,而是陷入了永恒的幸福之中。

她受人唾弃的名妓身份,最终成为人们口口相传的烂漫玄想。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终究还是被打败了,剧作之外那个真实的她甘心吗?死前是否想过要拼死一搏?

不回家或许她还能活,可事实是侯方域为了可怜她又把她置于家中反常的欺凌之中,她是否鼓起勇气逃离过?

或许,面对一切无端阻挠与纠缠,她身上明朝式的心性开始起作用,像过去的万历帝一样,选择了彻底放手。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周冲的影像声色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