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四个女儿培养进哈佛:家风,是女儿最好的嫁妆!

原标题:他把四个女儿培养进哈佛:家风,是女儿最好的嫁妆!

这是尹老师家长学堂的第463篇文章

他出身寒门,白手起家,历经浮沉,成为美国航运界第一位华裔领军人物,20年生涯改写了美国历史。

他有6个女儿,全部就读藤校,其中4个毕业于哈佛。他的家庭因此被称为“美国华人第一家庭”,甚至得到两任美国总统称羡。

他就是美国华人圈第一牛爸——一代船王赵锡成。

他的6个女儿,被称为“赵氏六金花”,媲美赫赫有名的民国宋氏三姐妹和合肥四姐妹。

先来看看赵锡成的女儿们的简历:

长女赵小兰,毕业于哈佛大学,现任美国交通部部长,白宫“三朝元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内阁的华裔女性;

次女赵小琴,毕业于威廉和玛丽学院,现任玫琳凯公司主管;

三女赵小美,毕业于哈佛大学,前纽约州消费者保护厅厅长;

四女赵小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前通用电气高级副总裁,现为律师;

五女赵小亭,毕业于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留校任职教授;

幺女赵安吉,毕业于哈佛大学,现任福茂集团副董事长,赵锡成接班人。

赵小兰接受采访时说:“如果要我发表成功感言,我只会说是因为我背后一直有个坚强的男人,他就是我的父亲赵锡成。”

赵锡成所打造的家风,所坚持的家规,所信守的教育理念,完美教育出了六位优秀的女儿,也成就了她们幸福的婚姻和家庭。

好家风,是父母给孩子最好的资产,也是给予女儿最好的嫁妆。

“伉俪情深,相守便是一生”

夫妻相爱是给予女儿最宝贵的家风

1946年,赵锡成18岁,那时的他向往海阔天空,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国立交通大学航海科。风华正茂的他,备受全校女生欢迎,但他一直不为所动。

1948年冬,他遇见了一位女生,秀丽端庄,娴静大方,蕙质兰心....在赵锡成眼里,所有的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她——朱木兰。

恰逢内战时期,时局动荡,赵锡成后来去了台湾,朱木兰留在大陆,从此天各一方。但赵锡成并未放弃,一直发动自己的全部关系,打探朱木兰下落。

一年后,在报纸刊登的毕业考试合格的名单中,他发现了她的名字,原来,朱木兰后来也随家人来到了台湾!他的执念终于有了结果,他们的重逢如劫后重生,欣喜若狂。

1951年,他们结婚了,赵锡成对朱木兰说:“我对于你没有旁的,只有一颗心,我会终生永远爱你。”

这一说,就是一辈子。

结婚多年,赵锡成和朱木兰互相尊重,同甘共苦。一主外,打拼事业;一主内,照顾家庭。赵锡成在自传中说:“木兰为我做了很大的牺牲,我对她的爱也是无微不至的。只要她高兴,只要她喜欢,我总是依着她。”

女儿看到父亲对母亲敬重,宠爱有加,做女儿的便看到了自己的女性价值;女儿看到父母如此相爱,做女儿的便从此相信了爱情,相信这世界总归是有爱的。

央视《开讲啦》节目曾采访过赵小兰和赵锡成。撒贝宁问:“您是怎么把六个女儿都培养的如此出色的?”

赵老先生饱含深情地说了这样一句话:“这说明我一生爱我太太,真是爱对了。”

“不能太早就受人伺候,否则很难学会独立!”

严而不苛,爱而不溺是给予女儿最受用的家风

严格意义上说,赵锡成是传统的民国时代文人气质的儒商,所以赵家家规甚多,管理也非常严格到位。

父母还没动筷前,小孩不准吃饭;

晚上十一点必须回家;

父母说话时,静下来倾听;

自己做家务,不要让别人伺候;

女孩子在外面的花费,要拿收据回家报账;

宴请客人时,6个女儿都要出来接待,为大家上菜,斟酒;

做任何事情都要认真,认真,再认真;

......

赵家几十年如一日,严格遵守家规和家教,所以女儿们个个成绩优异的同时,也都做到独立自律,不骄不躁。

其中最小的女儿赵安吉,仅用三年时间就以特优成绩从哈佛大学提前毕业,与父母以及同为哈佛校友的三位姐姐参加毕业典礼合影,轰动一时。

说几个关于六姐妹生活的小细节。

赵小兰上小学时,有一天晚上全城大面积停电,母亲点上蜡烛,陪小兰一起完成了当天作业后休息,一切如往常一样。

第二天,全班只有赵小兰一人完成了作业。

那时候大多数独门独院居住的人家,门前的泥土路都存在下雨天泥泞,晴天又有泥沙飞扬的问题。但是赵家不担心这个,因为他家门前有一条长达120英尺的柏油车道式路面,而这条路是赵小兰六姐妹在父亲指导下,一铲一铲自己亲手做的。

赵锡成全家刚到美国时,一句英语都不会说,六姐妹上学后坐在陌生教室里,根本听不懂老师讲什么,只能机械地记录下老师的板书,回家后慢慢消化。

赵锡成那时自己也非常辛苦,一天要打三份工,用他自己的话讲:“当时除了黄包车没拉过,其他都干过,因为美国没有黄包车。”

即使这样了,每天托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他还是坚持为女儿讲解笔记,翻译当天的课程,给女儿们加油打气。

赵小兰小时候想要一个芭比娃娃,当时的家里没多少钱,无法负担。一段时间后,她收到了一个礼物:芭比娃娃。这是赵锡成攒够了钱为她买的,朱木兰还亲自动手为它缝制了衣服,和女儿一起为芭比盖房子。

种种细节,无不透着关爱,关爱中不乏严苛,严苛中窥见认真。

严而不苛,爱而不溺就是给予女儿最受用的家风。

“冲破那层玻璃天花板,女儿靠教育,可以实现任何事情。”

不给女儿设限,是给予女儿最高级的家风

即使在五十年代,家里有六个女儿的现象也并不普遍,多数人家还是存在重男轻女的思想。周围甚至有不少亲戚给他们泼冷水,“六个女儿,准备嫁妆的话,都得花不少钱。”

但他们不以为意。

大女儿出生时,朱木兰让赵锡成取名字。赵锡成说:就叫赵小兰吧!希望她长大后,有花木兰的忠勇以及代父从军的孝行,同时也要学习母亲的贤淑、包容和善良的美德。”

事实上,6个女儿长大后,都像花木兰一样无所畏惧地闯荡人生。

赵小兰后来回忆起父母对自己的教育和影响时,曾经颇有感触地说道:“父母不赞成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他们鼓励我们,要与人争,更要与自己争,争平等,争独立,不放弃,不退让。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一定能做到,而且要做得更好。这个世界基本上是公平的,我们的表现完全在于我们自己,也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将自己击败。”

心理学中,有一种玻璃天花板效应:女性在职场升迁过程中受阻,往往并非她们的能力和经验不够,而是企业或者组织故意设下一层障碍,这层障碍有时甚至看不到它的存在。

但赵锡成从来不赞成“玻璃天花板”这样的说法,他从来都鼓励女儿冲破那层“玻璃天花板”,振翅飞翔,实现梦想。

赵小兰很小的时候,赵锡成就对她说过:“你总统是做不到的,因为你不是美国生的,可是你有希望当个部长,每个人都可以做得更好,一步一步来,就可以达到最高那层。”

周围人都以为他俩在开玩笑,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赵锡成和赵小兰从来都是把这句话当真的,也一直为之努力。

1977年,赵小兰进入哈佛就读,2年便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进入花旗银行,任职高级会计师。1983年,在做了充分准备后,赵小兰参加了“白宫学者”的甄选。最终脱颖而出,成为首位亚裔“白宫学者”,后来的传奇华人部长,白宫三朝元老,就此踏上政坛!

2017年的1月29日,赵小兰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爸,谢谢你,I got it.”

“你不是got it,you have it.”

就在这一天,就在父女两人的霸气对话后两小时,赵小兰顺利当选美国第十八任交通部长。

赵锡成说:“不要给女儿设限,她可以做得更好,通过教育,她可以实现任何事情。”

正因为有这样的境界和格局,才创造出了好的家风,才有了一个家族的精神传承。

“女儿个个有建树,女婿个个是奇才”

好家风就是给女儿最好的嫁妆

女儿们长大成人后,她们的婚姻大事就摆在了赵氏夫妇眼前。可是老两口并未对此有过多担心:女儿们如此优秀拔尖,凭她们的眼光她们找到的另一半也一定不会差。

不出所料,他们的女婿中,既有美国国会参议院议员,也有英特尔集团大股东,沃尔玛、戴尔的董事......

有人说,一个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谈势均力敌的爱情,结门当户对的婚姻。

这句话用在赵氏六姐妹身上,再合适不过。

第一个恋爱的是赵小兰,她选择的恋人是国会资深参议员,共和党著名政治家麦康纳,他们一路相识相知相爱,即将订婚之际,赵小兰对麦康纳说:“按照我们中国的传统习惯,你必须上门来当着我父母亲和家人向我求婚。”

于是麦康纳第一次登门拜访赵家,赵锡成要求麦康纳说出要娶赵小兰的三个理由。好在赵小兰早已向男朋友交了底,她说:“我父亲是个聪明而严格的長者,你必须认真回答他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于是麦康纳有备而来,深呼吸后,不慌不忙地答道:“第一,我相信布什总统的眼光是最犀利的,他曾经不止一次对我说,小兰是他所见过的最优秀的东方女子,这一点我坚信不疑;第二,小兰的父亲,也就是您,一代船王,对世界航运事业的贡献有目共睹,无数国民对您尊敬有加。中国有句俗话,虎父焉能出犬子。您这样一位长者,教出来的女儿一定也不会差;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小兰是我遇到的最忙碌的女人,而我恰恰准备了好好照顾她、爱护她的空闲时间。”

一个家族的传承,就像是一件上好的古董。它历经许多人的呵护与打磨,在漫长时光中悄无声息地积淀,慢慢的,这传承也如同古玩一样,会裹着一层幽邃圆熟的包浆,沉静温润,散发着古老的气息。古董有形,传承无质,它看不见,摸不到,却渗到家族每一个后代的骨血中,成为家族成员之间的精神纽带,甚至成为他们的性格乃至命运的一部分。

——马伯庸

有家的地方就有家风,它像一个传承,深深影响着你的子孙后代。

父母相爱,言传身教,爱而不娇不设限,就是给予女儿最好的家风。

共勉。

● ● ●

返回学网,查看更多

本文由提供尹老师家长学堂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1
0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