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闯天路再战欧洲高地,中国闯爷胡浩上头条

中国面孔骑闯欧洲高地美路,胡浩第一赛段勇夺第五

【骑闯天路】欧洲兄弟赛事

2017【高地美路】再度来袭

去年两位闯爷在阿尔卑斯山下大放异彩仍历历在目

展开剩余98%

骑闯天路作为高地美路中国独家赛事管理中心

在2017年9月,迎来了两位新面孔

共同征战【高地美路】多罗米蒂赛段

*胡浩,25岁,国内著名业余自行车手——自行车赛场上的精英

*孙剑英,55岁,企业高管——办公室内的精英

30岁的年龄差,远赴欧洲共同征战高地美路,相信一定产生十分有趣的化学反应。在正式进入赛报前,跟随着我的脚步,一起来感受欧洲屋脊【高地美路】的点点滴滴。

高地美路——签到日

Registration Day

9月1日,我们来到赛事签到广场,地点位于因斯布鲁克的国会中心。选手们会在这里领取个人参赛号码和组委会精心准备的参赛包,为即将到来的867公里总里程和2万米的总爬升做最充足的准备。

来到宽敞的国会中心,进入会场的那一刻已然感受到浓厚的比赛氛围

签到安排简洁明了,沿着一条通道,我们就能在十分钟完成所有的签到和检录程序。签到、领取号码牌、领取参赛资料和参赛纪念品,领取参赛服装,一气呵成。

工作人员向胡浩耐心地介绍参赛资料包

路书,号码牌,赛段资料贴,车灯,防水袋......组委会为参赛选手准备的物料十分充分

每日各赛段详细的赛道信息,贴在车把上一览无遗,足以见组委会的贴心

每位选手都能领取一个参赛背包,它将陪伴着选手整个七天的赛程

多罗米蒂赛段参赛选手纪念衫,骚粉色

走在签到中心,我们能发现至少有90%以上的参赛选手都是欧洲面孔,亚洲面孔绝对算得上是“稀有动物”。记者采访到几位来自意大利的车手,这是他们第二次来到高地美路。“非常期待今年的新路线,每天都要在海拔2000m以上的山上骑行,对此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充足的准备,接下来就等这一周的比赛了!”

比赛前日,我们能感受到的,除了对自行车本身浓厚的热情,就是灿烂的微笑

在现场,我们受到了赛事运营总监Ross William的热情接待,为了能让中国选手踏上高地美路,Ross对此作了许多努力:“非常高兴今年还能够有中国面孔,能够进行这一次合作非常不容易,去年的两位中国车手的表现让我们的团队感到非常的惊艳,相信今年也会的,但无论怎样,来到这里,尽情享受吧!”

当我们拿出骑闯天路的旗子的时候,立刻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对于Tibet Chllenge,不少国外骑行爱好者早有耳闻。

赛事运营总监与两位中国车手合影,Ross表示非常希望自己能够有一天亲自来参加骑闯天路

在签到中心的另一侧,是赛事的官方维修区和赞助商展示的区域,全球合作伙伴MAVIC,官方计时TAGHEUER,官方能力支持POWER BAR……雄伟的国会中心给予了各个区域充足的展示空间。

作为赛事的器械支持,官方维修车将会全程跟随赛事,为所有选手提供最快速的器械保障

赛事咖啡车将会全程跟随比赛,选手们将会在寒冷的山顶享受到热腾腾的咖啡

晚上六点,所有媒体和参赛选手必须来到这里参加组委会安排的首个技术会议。七天,从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到意大利威尼斯,812公里,总爬升2万米。骑行安全、路标指示、参赛服务、赛道信息,几乎所有的信息都会在技术会议上给选手们作最详尽的介绍。

赛事酒会是签到日的最后一个环节,选手们在今夜享受美食,畅饮美酒,并等待第一比赛日的到来。对于两位中国选手来说,跋山涉水来到遥远的美丽的奥地利,倒好时差并适应当地环境,即将开启一切都是未知的第一比赛日。

第一比赛日

Stage-1

第一赛段,官方将其定义为A WARRIORS’ STAGE——一个专属勇士的赛段。与此前预计的晴朗天气大相径庭,清晨选手们还未出发,就下起了大雨,气温十分寒冷。来自世界各地40个不同国家的近400名选手,将在今天展开154公里总里程和2790米总爬升的角逐。

早晨不到6点,选手们就开始对打“雨战”做准备

雨越下越大,但似乎丝毫没有浇灭大家激动的心情

比赛出发时间为早晨六点半,爬坡是第一赛段的重要主题,今天选手们将要翻越“两座大山”,分别是海拔1258M,坡度8%的Seefeld和海拔2025M,坡度7%的Kuhtai。

赛事技术会议上,组委会给大家详细解析赛道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赛事规则十分耐人寻味,并没有采用全程计时的方式来决定排名。第一赛段共有两个计时点,分别是12km到50km和81km到90km。只有在计时点范围内的骑行时间才会计入总成绩,我们从上图能发现,计时赛段都在爬坡处。

对于这样的设置,有两点好处:首先增加了比赛的策略性,要想获得好成绩,选手们需要对于自己的体能有一个合理的分配;更重要的是,它增加了比赛的安全性,第一赛段的下坡都是非计时赛段,选手们能“悠着点”下坡,这对于安全骑行至关重要。

从左到右依次为:开始计时,结束计时,前方还有1km开始计时。选手们将根据提示在选择骑行策略

比赛正式出发,选手冒雨骑行,即时气温只有不到10℃

来到Seefeld山脉的滑雪场,这里曾在1964和1976年举办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比赛正式进入计时赛段,选手们将迎接第一重挑战。632m的爬升和7.7km的里程,第一个爬坡给所有选手一个见面礼。之后,他们将会穿越20公里的起伏路段,并能欣赏到许多经典的因斯布鲁克城镇美景。

比赛的第一个爬坡路段,在雨水下进行

骑行途中,整个城市的景观一览无遗,十分壮观

3261号中国选手胡浩不甘示弱,比赛出发后就处在领先集团中。第一次来到高地美路,第一次踏上这条赛道,他表示第一天的比赛要用“试水”的心态去完成。

天气寒冷,对所有选手来说是今天最大的挑战。记者在跟随媒体车辆的路上,雨越下越大,能看到许多欧洲选手停下车增添衣物。随着比赛的推进,选手们迎来一个更大的挑战,将近20km的里程,他们将爬上坡度7%海拔2025m的Kuhtai山顶,这也是比赛的最后一个计时赛段。

每经过一个赛事补给点,我们都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给予选手热烈的鼓舞

雨越下越大,气温也越来越低,对于选手来说挑战也随之增大

到达第二座山顶,9月的因斯布鲁克竟下起了鹅毛大雪,比赛形势变得更加严峻了。

因为寒冷导致失温的选手摔倒在路边,在媒体车上取暖,并等待组委会的救援。

记者在山顶遇到了中国选手胡浩,直喘粗气的他向记者表示:“太冷了,我的手已经不听使唤了,这样的天气下骑车真的很虐,从山下4℃,3℃,2℃,1℃,到山顶的0℃,太不可思议了。但我也真的很享受,因为这里一切都感觉很棒,很给力!”

比赛虽艰苦,但性格外向的胡浩在一路上结识了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车手

停留片刻随即出发,胡浩竖起大拇指表示一切都没有问题,艰难的爬坡加上极寒的天气,绝对是对于选手在艰苦环境下韧性的考验

综合两个计时赛段的成绩,胡浩最终在来自世界各地的近400名选手中排名第5,但他表示,更看中的还是在这里的骑行经历:“在第二座山顶下坡的时候,我实在是冷的不行了,已经快到失温的地步了,实在不行我就在路边找了一户人家,问他们要了热腾腾的水,他们还给我放了一个茶包,非常的感动。”

“这个比赛关键看自己,你如果认为终点才是终点,你才会享受整个过程,如果你更看重排名,你就需要在计时点发力,关键看自己如何去看待。”胡浩表示,在经过第二个计时点后,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用继续坚持到终点了,但他更愿意在比赛中学会挑战自己的极限,学会去分配自己的体能,丰富自己的参赛经历。

赛后,表现优异的胡浩接受了高地美路赛事总监Ross的采访,对于胡浩的表现,他表示印象深刻,他也非常高兴中国选手能够在高地美路上大放异彩。胡浩的采访也登上了赛事的官方网站上。

*译:对于第一次来到欧洲参加多日赛,中国选手胡浩非常兴奋:“第一个爬坡很短也很享受,在计时赛段我努力地去尝试获得更好的排名。这是我第一次来欧洲,也是我第一次来高地美路,在中国我们并没有很多多日赛,通常都是一天的比赛。”

“来到欧洲就好像实现梦想一般,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去参与耐力赛事,这里的环境真的很棒,不管是下雨或是晴天,我都觉得这是一次不可思议的骑行之旅!”

随后,“鸟叔”孙剑英也顺利抵达终点!每一位中国闯爷来到高地美路,或许都有不一样的意义,今年55岁的鸟叔,来到高地美路,何尝不是需要巨大的勇气。正如他自己所说:“其实我心里也没底,拼着年轻气盛,一切以魔鬼冲动为驱使,希望不要给中国人抹灰,你们专业的行,咱们坐办公室拿报纸喝茶的也一样行。”

事实证明,他的确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是可以的。抱着不同的心态和经历,对鸟叔来说一切都是享受。

与鸟叔在第一比赛日一起下坡的骑手

左边的选手来自澳大利亚,每每遇到我们总会给予100分的热情

尽管语言不通,鸟叔在这一路结识了许多的国外朋友。我想,这就是对“骑行打破隔阂”的最好诠释。

一位90后骑手给鸟叔留下的字条:“一定要下到欧洲,我希望你在这里知道很多友好和热情的人!”

第一比赛日的结束,两位中国选手安全完赛,并逐渐融入了这里浓厚的骑行氛围中,相信接下来的赛段,会有更精彩的故事发生。由于天气寒冷,第二比赛日2000m海拔上的山坡将会有大雪,考虑到选手们的骑行安全问题,组委会决定取消第二赛段。

之后,骑手们将会从奥地利踏入意大利,接受更为严峻的考验,朝着终点威尼斯前进,让我们拭目以待!

瑞士【高地美路】,各国友人欢迎中国身影!

瑞士【高地美路】,欧洲血统的【骑闯天路】

来源:骑闯天路

————————————————————

赛事

网球在家就能入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0)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更多相关信息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