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亿”起来的7335种新姿势,你Get了吗?

9月5日是我国《慈善法》颁布实施以来第二个中华慈善日。这一天,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公布了一组数据——全国志愿服务站点超过15万个,全国志愿服务信息系统中注册的实名志愿者达5000万名,志愿项目超过96万个,志愿服务时间超过8.5亿小时。

这是我国民政系统用了几十年才发展起来的数据。但是在互联网助力下,筹款过亿、参与人次过亿,已经是'小目标”。

降低公益门槛,7000多个项目筹款过亿

9月4日,腾讯正式启动了今年的“99公益日”,这已经是第三届了。“99公益日”吸引了王石、敬一丹等299位企业家和明星参与,而且加入了全新的语音、视频互动方式。腾讯公益公布的数据显示,自9月7日零点起,截止9月9日上午9点,2017年“99公益日”总捐款人次已达1095.20万,用户总捐款金额超7.65亿元。

9月5日,阿里巴巴也开启了首届“95公益周”,向社会发出“人人3小时,公益亿起来”的倡议。为迎接“9.5公益周”,9月1日,手机淘宝和支付宝上线“3小时公益”,用户只要点击参与公益分享、环保扶贫、支教助学、志愿服务等多种多样的公益行动,就可以累积自己的公益时。

“公益时”是阿里巴巴集团创造的新词。在阿里内部,“人人3小时”已经推行两年。根据马云在内网披露的公益时成绩单,他2017财年共成功申报45.5个公益时。其中,他在公益领域的百亿巨额捐赠仅仅折算了0.5个公益时。这直接将公益3小时变成了中国乃至全球最“值钱”的公益项目。

展开剩余80%

实际上,公益3小时真正的主角是你我他这样的普通人。

记者尝试给浙江省妇女儿童基金会发起的改善低保家庭儿童居住环境项目“焕新家园”捐了10元钱,账户里的公益时就增加了0.5小时,跟马云捐上百亿元得到的公益时一样多,而且,记者还得了5个淘金币。记者发现,就算只捐赠1元,增加的公益时同样是0.5个。

“95公益周”期间,阿里巴巴集团与爱德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壹基金等11家公益组织上线了百个公益项目。用户只要动动手指头,划几下屏幕,就能清楚地了解一个项目,并参与其中,帮助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截至9月11日,首届“95公益周”(9月5日—10日)共有2.7亿人次参与公益行动。

这只是互联网力量的最新一次展示。2017财年有超过3亿用户、178万卖家通过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平台参与公益行动,相当于四分之一的中国人通过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平台做公益。阿里云、淘宝、菜鸟、农村淘宝及关联业务蚂蚁金服等都将本身业务与公益进行结合,先后在业务中涌现团圆计划、蚂蚁森林、绿色包裹等23个公益产品,

仅蚂蚁金服平台就有7335个项目捐赠金额过亿,展现出网络+公益的放大器、加速器效应。

公开透明,区块链让筹款速度翻倍

为什么公益遇上互联网,就会轻松得到亿万人的支持?

互联网介入,把公益事业领进了全透明的阳光房,接受全社会放大镜一般的考验。

2014年,赵薇与合伙人共同发起了V爱白血病基金。“一开始,纯透明就是基金的目标。”赵薇说,“我们在微博上每个月公布每个人哪怕小到一分钱的捐款,不管在微博平台或者支付宝,在我们发的名单表里,捐助者肯定能找到自己的名字。”

基金会还在网上公开账目,更新流程,截至8月底,V爱做的53例白血病骨髓移植手术全部有案可查。这些公开透明,让v爱从起初一个月只能捐助一个孩子,发展到一个月能捐助6名患者,还得到了一名康复患者1600万元的捐款,这也是基金会收到的最大一笔个人捐赠。

在网络及时公开信息,接受社会监督,是目前公益项目的普遍做法。更大的改变来自区块链技术。这个近期备受争议的技术,简直是被比特币耽误了的公益助推器,完全杜绝了手动输入造假的可能,也让项目的吸引力大增,筹款明显提速。

2016年,蚂蚁金服公益平台开始引入区块链技术,效果立竿见影。

辽宁八间村有个男孩叫泓帆,1岁多时被诊断患有重度耳聋。父母放下家里的几亩地,外出打工挣钱给孩子装上了人工耳蜗,又送孩子进了康复机构。半年后,钱不够了。可此时如果中断学习和治疗,孩子长大后就很难融入社会。

这件事发生在去年6月。一个月后,中华慈善救助基金会在支付宝上线了区块链公益项目,为10名听障儿童筹款。这个项目几乎是“史上最透明公益项目”。用户可以目送善款从自己的支付宝流入基金会,再进入公益执行机构,最后进入受益人的账户,哪天几点多少钱,都一目了然。很快,项目就有近5万人参与,共筹集善款198400元,作为孩子们的康复费用。小泓帆就是其中之一。

“信任”提升了公益的品质和速度,也提升了公众的参与度。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数据显示,使用区块链的小而美公益项目,筹款时间平均缩短一半。

方便好玩,勾起年轻人参与的兴趣

以前人们做公益的方式很单一,就是捐款。统计显示,2011-2016 年期间累计捐赠额超过1亿元的慈善家有123位,捐赠总额(含承诺)达1131.43亿元。

互联网的普及,让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前几年的冰桶挑战让人们关注到渐冻症患者,最近的1元一幅画又把自闭症儿童带到了大众视野中。特别是对于90后年轻人来说,他们喜欢更有参与感、更新鲜的参与方式。前不久,CSR咨询机构商道纵横和界面新闻发起了一次公众行为研究。结果显示,年轻的受访者中有超过82%的人愿以节约资源支持环保,仅30%左右的人选择公益捐助。

“这反映了新的趋势,95后,云上的一代,对公益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化。比起捐款捐物,他们更看重参与感。” CSR思想实验室创始人吕建中博士从中看到了互联网公益的新趋势,“面向移动端的互联网+公益,正使科技在推动社会进步中释放出前所未有的能量和效率,让公益向着多个维度迅速发展,也为跨界创新提供了开放的土壤。”

在参与感的引导下,互联网时代,公益“亿”起来涌现出很多种新姿势。

花钱是做公益。2016年8月上线的蚂蚁森林,用户线下支付就能产生绿色能量,积累到一定数额就可以兑换一棵真正的树,由蚂蚁金服种植在阿拉善的荒漠里。截至2017年8月底,其用户已超2.3亿,累计减排122万吨,累计种植真树1025万棵。

收发快递也是做公益。2016年6月,菜鸟联合32家国内外物流合作伙伴发起了绿色行动。不同于过往那些符合国家标准、但100年也不一定能分解的快递包裹,菜鸟研发的全生物降解塑料包装,埋在土里90-120天就可完全分解。目前,已经有上千个大牌店铺点亮了绿色标签,累计送出300万个绿色包裹。按照计划,到2020年,菜鸟承诺将联盟内的包裹,50%替换为绿色包装材料,将填充物替换为100%可降解的绿色材质。按照2016年全国发送313亿件快递计算,这已经是一个涉及到几百亿件包裹的行动。这还没算上菜鸟的智能打包算法每年节省的近10亿个包装箱。

还有一些原先被认为不可能的公益项目逐渐破冰。以中国人最不愿意谈论的生死为例。尽管器官捐献在社会中逐渐获得认可,但中国人捐献意愿的表达和国际差距依然很大。美国有1.3亿人登记捐献器官,而我国不到8万人。

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和合作伙伴联合发起的《器官捐献公众意愿调查》显示,83%的参与调查者愿意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56%的人不愿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的原因是“不知道在哪登记或手续太繁琐”。因为按照传统捐献登记流程,公众先要自行搜索登记网站,在众多网络信息中甄别权威登记渠道。进入登记页面后,还要填写多项个人信息。部门网站登记必填信息多达14项。

但是去年12月,支付宝上线“一键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后,3个月内登记人数逾10万,超过以往7年全国登记人数总和。

我国拥有7.5亿网民。看不见的网络,各种有趣的设置,将亿万普通人心中经常被打动的一颗善心,变成了动动手指就能实现的善举。现在,留给公益人的问题就很简单了——如何从内心激发凡人善念,让公益变成人人都能参与的简单方式,就是未来的核心。

(责编:刘辛未)

阿里巴巴 蚂蚁金服 支付宝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0)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更多相关信息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