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赫韦德斯被剥夺袖标的背后

昨天下午发表了一篇关于新赛季德甲18队队长更迭完成的文章,介绍了拜仁、莱比锡RB、不来梅、奥格斯堡、沃尔夫斯堡与汉诺威96等6队换了队长。读者还没来得及吸收,甚至都还没有看到文章,盖尔森基兴那边便搞出了一个大新闻: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今夏才接过沙尔克04帅印的少帅泰代斯科突然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解除赫韦德斯的队长职务,将袖标交给同龄且同样是自家青训球员的门将费尔曼,而今夏在联合会杯上大放异彩的中场新星戈雷茨卡则成为队副。

*2014年世界杯冠军赫韦德斯不再担任沙尔克队长

究竟都发生了什么?这原本只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主题本该是下周一德国杯首轮客场对柏林迪纳摩的比赛。但当泰代斯科宣布更换队长的决定之后,现场记者以及得知消息的球迷,再也没有心情去管什么德国杯了。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德甲近几年最令人震惊的一个关于队长任免的决定。

29岁的赫韦德斯已经佩戴沙尔克袖标长达6个赛季,一直兢兢业业,是公认的模范队长。无论是性格还是球风,这位2014年世界杯冠军队主力都是最能代表沙尔克这家工人阶级俱乐部的领袖。当一个又一个青训精英弃船而去,并不乏追求者的“花队”始终坚守在家乡俱乐部(他的老家哈尔滕就在盖尔森基兴旁边)。去年2月,原合同在今夏到期的他又一次与沙尔克续约。新合同在2020年夏天才到期,而且去掉了2016年夏天可以激活的1800万欧元解约金条款(一说是仅为1250万)。

这个举动可谓充分展现出一队之长的带头模范作用,《踢球者》杂志甚至将其描述为“足球浪漫主义行为”。要知道,当时沙尔克正面临失去马蒂普和萨内的巨大危险。在外界看来,赫韦德斯是续约给两位师弟看的,希望通过自己的忠诚来打动马蒂普和萨内,让他俩回心转意,续约留队。但事与愿违,合同到期的马蒂普最终在那个夏天自由转会利物浦,而萨内更是以5000万欧元的高价加盟了曼城。于是,竞技实力进一步受损的沙尔克不但未能在新帅魏因齐尔带领下杀回欧冠,甚至连欧联杯门票也没有捞到,加速了球队的分崩离析,科拉希纳茨今夏也以自由身离队,合同只剩一年的马克斯·迈尔则明确拒绝了续约。再好的青训,再多的人才,到了管理混乱的职业队,最终都无法换来一座冠军。

*过去两个赛季,赫韦德斯饱受伤病困扰。

自2011年夏天戴上队长袖标,赫韦德斯与沙尔克便一步步地远离争冠行列:2011/12赛季德甲第3、2012/13赛季第4、2013/14赛季第3、2014/15赛季第6、2015/16赛季第5、上赛季第10。讽刺的是,赫韦德斯在沙尔克职业队唯一一个冠军是他当队长前的2011年德国杯。那个赛季,沙尔克还在劳尔带领下闯入了欧冠四强。

不仅球队的竞技发展持续走下坡路,赫韦德斯的身体也严重劳损。上一次续约的时候,赫韦德斯正处在职业生涯至今健康状况最为糟糕的一个赛季,先后三次重伤,其中最后一次发生在冬歇期:他在美国踢热身赛时,做一个脚后跟传球动作时竟造成右大腿后侧肌肉纤维撕裂,迫使他要休战长达3个月。于是续约之际,他仍处在伤病名单上。最终,他在2015/16赛季各项赛事仅仅出场19次。

上赛季,赫韦德斯出勤率很高,联赛踢了31场,欧联杯出战11次,外加4场德国杯。但别以为这是因为他恢复了健康,实际上他是带伤坚持了足足半个赛季,一直要靠打针吃药来硬扛。于是当沙尔克提前确定无缘欧战,赫韦德斯就迫不及待地动了原定在暑假才进行的腹股沟手术。不久前在接受德甲官网专访,被问到新赛季有什么个人目标时,赫韦德斯就给出了这个答案:“保持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截至目前,赫韦德斯仍未恢复到理想状态,与柏林迪纳摩的德国杯未必可以出场。

对于为什么要撤换赫韦德斯,一个月后才满32岁的泰代斯科给出的理由是希望更多球员承担领导球队的责任,不想总是让赫韦德斯一肩挑,“我们希望让几个人共同分担责任。当球队跑动太少或进入困难阶段的时候,贝内迪克特(赫韦德斯)总会做好准备。我们不希望其他球员躲在贝内迪克特身后。我们希望莱昂(戈雷茨卡)和拉尔夫(费尔曼)也承担责任。这是新的方式。贝内迪克特有权力和责任继续像以往那样把话说出来,但其他球员也有。”

*费尔曼本是沙尔克队副,佩戴袖标对他来说并不新鲜。

泰代斯科承认在周四告知赫韦德斯这个决定时,对方表现出“合乎逻辑的失望”,但也“职业地接受了”。赫韦德斯后来在Facebook上也发表了声明,同样承认自己并不理解教练的决定,但愿意接受。同时强调,希望自己的好友费尔曼能以队长身份取得成功。此外,沙尔克官方解释说,希望更换队长可以给球队注入新的活力,也希望减轻赫韦德斯的负担,这样他就可以更加专注地去实现再度参加世界杯的梦想。

如果泰代斯科与沙尔克官方的解释就是更换队长的全部理由,这听上去还是很有道理的,只是直接剥夺赫韦德斯袖标的做法值得商榷。如果希望更多球员来承担领导责任,那么完全可以实行双队长制,让赫韦德斯和费尔曼共同当队长,然后轮流佩戴袖标出场,凯泽斯劳滕和因戈尔施塔特近年就有过这样的做法。泰代斯科甚至还可以考虑让5个队委——赫韦德斯、费尔曼、戈雷茨卡、布格施塔勒以及纳尔多轮流佩戴袖标。相比于轮换门将,轮换队长并不会有太大风险。

直接剥夺赫韦德斯的队长职务,必然会导致球员有不同的想法,也必然会引起球迷的强烈反弹——无论是德国还是中国的沙尔克球迷,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就炸开了锅。更可怕的后果是导致新队长承受不必要的心理压力,影响竞技表现,而初来乍到的泰代斯科也会因为这个勇敢但冒险的决定,立即承受巨大的舆论压力(不要忘了,他的两位前任魏因齐尔和布赖滕赖特都是干了一个赛季就下课了),继而影响到整支球队的运转,造成成绩大滑坡。

*6年前,波多尔斯基与剥夺他袖标的索尔巴肯合作还算愉快,但科隆降级的结局糟糕透顶。

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2011/12赛季,科隆就发生过类似事件。新官上任的挪威教头索尔巴肯在赛季开始前剥夺了波多尔斯基的队长袖标,将它转交给巴西中卫杰罗梅尔。结果?无官一身轻的波尔蒂尽管对此公开表达了失望之情,场上表现倒没太大影响,反而在那个赛季打进18球(还有7次助攻),创造了德甲生涯新高。问题出在索尔巴肯和杰罗梅尔身上。挪威教练在赛季结束前一个多月下课,而巴西中卫自从戴上袖标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从以前一夫当关的后防中坚,变成了失误不断的大漏勺,最终以失败者的形象离开科隆,离开德甲。最惨痛的是,此前一个赛季排名第10的科隆,在那个赛季结束时以倒数第2的身份降回了德乙……

波多尔斯基与赫韦德斯一样,都是俱乐部球迷的头号宠儿。不同的是,波尔蒂当时只是当了半个赛季队长,而且以他的性格,确实不是很适合队长这样严肃认真的职务。赫韦德斯不一样,失去袖标对其心理所造成的打击不可估量。

其实队长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无必要,教练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犯险。因此初来乍到又没有德甲执教经验的泰代斯科非要在这个问题上烧第一把火,必然还有更深层的竞技原因。其中一点,必然是上述的伤病问题。如果队长无法保持高出勤率,领导球队就无从谈起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上赛季只轮休了1场欧联杯的费尔曼接过袖标完全可以理解。何况与赫韦德斯一样,原是队副的费尔曼也是沙尔克青训出品,早在2003年就来到俱乐部,中途只是去过法兰克福2年,2011年回归后就一直担任主力。无论是球技还是性格(他是个话痨,既能严肃,又能搞怪),费尔曼成为新队长都没有太大争议。

*戈雷茨卡通过联合会杯上的出色表现,赢得了国内外豪门的好感。

至于让戈雷茨卡当队副,明显有更深一层的意思,毕竟全世界都知道他早已是拜仁的猎物。经历今夏的联合会杯之后,这位天才中场成为欧洲转会市场上的香饽饽,传闻皇马也对其感兴趣,明年夏天离开的可能性非常大。沙尔克给他队副职务,就是要告诉戈雷茨卡:如果你愿意留下,这支球队未来就是属于你的。当然,队长转会的事情在今天太过常见了。不要忘了,赫韦德斯之前的沙尔克队长是诺伊尔。

回到赫韦德斯这里,伤病问题自然会造成他主力位置不稳。泰代斯科没收其袖标,也意味着在全新的343阵型里,进攻组织能力平平的赫韦德斯不再有天然的主力位置。季前备战期间,泰代斯科将上赛季加盟后发挥不佳的法国后腰斯坦布利改造为中卫,而新秀克雷尔经历上赛季的崭露头角后,预计也会在新赛季得到更多出场时间。尽管巴德施图伯离开,但沙尔克今夏从拉科鲁尼亚引进了西班牙中卫巴勃罗·因苏亚,加上纳斯塔西奇留队,中卫位置形成了5人竞争3个主力位置的局面。

最后一点,正如《图片报》所分析的那样,当了6年队长之后,赫韦德斯已经出现“磨损”。体育董事海德尔在新闻发布会上暗示道:“也许现在作出这样的改变是必要的。”也正如前文所提及的事实,沙尔克这6年以来,特别是最近3年持续下滑,而且下滑速度不断加快,导致一个又一个青训精英弃船。一年前,沙尔克撤换了体育董事,也是为了止住竞技下滑趋势,只是海德尔的第一年比黑尔特时期更加失败。看上去在很多方面,“矿工”已经积重难返。在赶走魏因齐尔之后,海德尔与他请来的泰代斯科必须想出更多办法来扭转颓势,而这些办法不可避免地会有较大风险。

*泰代斯科(左)与海德尔必须绞尽脑汁扭转沙尔克的竞技颓势。

正所谓不破不立,沙尔克已经到了不破不行的时候了。只是破了之后能否立起来,谁也无法给出明确答案,只能等待时间检验了。说到底,如果沙尔克这个赛季能够重返欧战区,甚至重新杀入前4,那么赫韦德斯被泰代斯科剥夺袖标的事情很快就会被人忘记,甚至会成为这位天才少帅光辉职业生涯中一个历史性时刻。但如果像魏因齐尔那样失败了,这个决定必然沦为泰代斯科的一大昏招。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更多相关信息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