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熊梓淇:经历过“狂妄期”,才明白实力要配得上梦想

每隔两周与你们的见面的【星生报道】又来了,橘子君继续给你们安利帅气的90后小哥哥,有请他出场——《浪花一朵朵》中饰演男主角唐一白的熊梓淇。

在各类型剧百花齐放的暑期档,这部甜蜜又清凉的偶像剧把熊梓淇推到了观众的视野里。剧里,他演的唐一白是位游泳运动员,不仅拥有美好的肉体、出色的游泳水平,还和女主角云朵(谭松韵饰)谈了场令人心动的恋爱——第一眼对云朵一见钟情,之后就开启了毫无顾忌的撩妹之路。说真的,男女主“白云CP”的糖甜度实在太高!

而在花絮里,熊梓淇与谭松韵打打闹闹、相当合拍,把在剧中积累的情谊化成友情延续到了戏外。可以说甜得让人想站真人CP了。

所以本期【星生报道】,橘子君就带你们了解这位温暖又苏的小哥哥,准备好了吗?

视频版【星生档案】戳这里▼

橘子君:为什么自称“熊老师”?

熊梓淇:因为我之前是当老师的。

橘子君:未来半年有什么工作计划?

熊梓淇:未来半年,马上个人专辑也做了大概八成了吧。新的戏马上也要开机,现在正在青岛拍的《国民老公》马上要杀青了。杀青第二天,我就去深圳进组,(拍摄)我和张子枫一起合作的《我和两个TA》。(注:发稿当日,《国民老公》已经杀青,目前熊梓淇正在拍摄新剧《我和两个TA》)

橘子君:请用一句话安利自己。

熊梓淇:我就是那个灵活机智多变,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熊梓淇。

橘子君:你是双子座嘛,有没有觉得性格上有些分裂......

熊梓淇:我可能会......经常我会跳出自己。像我们两个对话,我就会有另一个“我”在审视这个环境。我觉得这个功能还是挺神奇的,就会有第三方,“我”会站到那儿去看。

橘子君:平时有啥兴趣爱好?

熊梓淇:兴趣爱好......最近比较爱好狼人杀。

橘子君:说出三件你不喜欢的事~

熊梓淇:我不喜欢吃水里的东西。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头,除了造型的时候,就是生活中谁拍了一下或者什么的。我不喜欢穿露脚趾的鞋,除了人字拖。

橘子君:还有不爱吃榴莲?

熊梓淇:对,我始终get不到它到底有什么美味的点。

橘子君:睡前必做的事是?

熊梓淇:滴眼药水、(做)锻炼身体的仪器,一个秘密仪器(橘子君:能不能透露一下?)就是那种燃脂、振动的。

橘子君:你的微信个性签名是什么?

熊梓淇:play with your imagination,是发挥你的想象力。

橘子君:在《浪花一朵朵》里拍吻戏,你跟谭松韵谁更老司机?

熊梓淇:我应该是第一次拍吻戏,但是导演指导的时候也会有一些技巧,就会让你在镜头里面还是蛮好看的那种,学习的时候还是挺好的。

橘子君:最想和哪位演员拍亲密戏?

熊梓淇:那应该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凯拉·奈特莉。(橘子君:她是你女神嘛?)在演员当中还是比较想去合作的,比较想演CP的那种。

橘子君:女生做什么会让你觉得心动?

熊梓淇:特别喜欢有才华的,能弹古筝什么的。

橘子君:未来想挑战什么角色?

熊梓淇:想挑战一些比较生活化的,我特别想演《乡村爱情》。

橘子君:你老家(辽宁省)的戏?

熊梓淇:对,我老家的戏,回老家拍,就想演一些特别的贴近生活的。因为我觉得那种(生活化的角色)会特别的难演,因为就不是那种脱离大家,大家没有对比的那种。演的就是我们当下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的生活,如果演不好就会很假,所以要挑战想挑战这个。

《浪花一朵朵》是熊梓淇第一部上星的电视剧作品,也意味着他因此能被更多人认识。然而在这部剧之前,若非粉丝,你可能对他的名字并不熟悉。

2016年7月19日,熊梓淇正式以组合SpeXial成员Dylan的身份出道。那时,他24岁。

时间回溯到2010年,他刚刚考上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系,还和已经开始拍广告做模特的陈学冬成了同班同学。如果发展顺遂的话,他也应该早早在大学时期拍戏出道,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入娱乐圈。而且他的性格有趣,待人也很暖,是粉丝们会喜欢的类型。曾经跟过他跑宣传的一位工作人员和橘子君形容她眼中的熊梓淇,“情商高,会叫工作人员‘姐姐’”,总之和他相处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

但就是这样一位拥有偶像剧里“暖男”设定、看似幸运的男艺人,过往的经历却让橘子君意外——那张干净清爽的脸背后藏了7年不容易的时光。

第一次拍广告,吃光了几十块麦乐鸡

熊梓淇天性活跃,4、5岁时便能模仿大人的样子,在姥姥家的粮油店门口表演卖大米。因为浑身都是艺术细胞,上初中时他被父母送到艺术院校学声乐和钢琴。后来面临考大学,艺校老师看他喜欢表演,建议他报一门涵盖音乐和表演的专业,最合适的正是上音的音乐剧系。

艺考前两个月,他跑到上海上培训班。突击学习了一段时间,他就顺利通过了考试。熊梓淇算是幸运的了,要知道当时和他一起艺考的同学,有的甚至考了三年才考上。

而他的幸运,某种程度上还来源于他帅气的外表。开学第一天,一位自称某韩国公司的星探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熊梓淇的第一反应是“我不可能不念书”,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立马回绝了邀请。没想到对方不放弃,不停地说服他、希望他答应。

见熊梓淇始终不同意,对方提议“不如你来面试一下广告?”大概觉得既可以挣到零花钱,又不占用太多的时间,熊梓淇就答应了。第一次面试,他很轻松地通过了。这样的运气还真让人“嫉妒”啊。

那次拍广告,熊梓淇要做的是调动全身去突出食物的美味。当几百多块麦乐鸡被摆在桌子上,生平第一次见如此“大场面”的他特别开心。可拍广告不像平常吃饭,你表现得不好必须重来。没经验的熊梓淇,一吃就吃了几十块。回想起当时的心情,他用“要吐了”来形容。

痛苦很快被喜悦和成就感盖过。广告拍完,他拿到了1500块钱。对于一个月生活费2000块钱的大学生来说,多赚的钱可以做更多想做的事。

至此,一路走得相当顺的熊梓淇还没意识到,现实社会比想象中更残酷,“然后后来面试,就发现没有那么顺利的,一个月面了十次,可能中个一两次”。

同样的,在学校里,他也受到了同班同学的取笑。他从小在老家辽宁铁岭长大,说话不自觉地带着股东北腔。但在上音的音乐剧班里,几乎没有两个东北人,“我一说话(大家)都笑你,真的就是取笑你的那种‘笑’”。

他想:不能让别人总笑我,对吧?每天回宿舍,熊梓淇拿着买来的台词书一句一句地念,还拍成视频,念完给自己挑毛病。出道后的某次采访里,他说,两个月纠正口音这件事,让他觉得特别励志。

为了谋生,曾在苏州街头卖手机

在熊梓淇过去的人生里有那么一段时间,没有工作,整天宅在家里无所事事。父母看不下去就问他“在家里干嘛?怎么不去找工作?”可陷入迷茫的他确实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那时,他刚刚结束在韩国的练习生生活。大一的经历让他一直想试试做练习生究竟是什么样的体验。本科毕业之后,他参加了选拔比赛,如愿被选中成为练习生的一员。但熊梓淇的身体无法适应高强度的训练。一段时间之后,他明显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好了。再加上本身没有舞蹈基础,也给训练平添了一道坎。

深思熟虑过后,他决定回国。从密集的训练一下子转到无所事事的状态,他更迷茫了。

他揣着兜里仅有的500块钱,花475买了张卧铺票,从铁岭坐火车去了苏州。日子过得格外拮据,没有钱租房子,他就挤在大学同学的家里。

熊梓淇的长相看似乖巧,实际上骨子里很倔。除了离家时拿的500块钱,他没再管父母要过一分。为了赚日常开销,他上苏州的大街上卖手机,还经常被城管赶来赶去,“那时候卖的是一个带投影功能的手机,还是挺先进的我觉得,还专门做了一个投影的幕布,给人演示”。因为没有销售经验,他一台也没卖出去。

偶尔,熊梓淇也跟着朋友去酒吧唱歌,赚些外快。他自认为风象星座的人都不太会未雨绸缪,只要每天都是未知的就好。所以生活还真给了他一个惊喜。

正巧上海迪士尼乐园筹备开园,面向全亚洲征选音乐剧演员。对于彼时的熊梓淇来说,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工作。他去面试了,也很快和迪士尼签订了合约。结果迪士尼开园延期,熊梓淇等了八九个月都没等来工作通知。

在最低潮的时期,人脉帮了他大忙。有一位大学时认识的朋友问他,想不想做艺人?熊梓淇的态度很消极:“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是16、7的那种,后来觉得说,还是试一试吧,因为毕竟学了这么多年音乐表演,你如果不干这个还是很遗憾的。”

起初犹豫不决的选择改写了一切,取代它的是熊梓淇热爱的演戏、唱歌,以及预料之外的质疑。但熊梓淇还是觉得幸运,因为“这是上天给我最后一根能满足我表演热情的救命稻草了”。

也“狂妄”过,后来知道实力要配得上梦想

2016年,熊梓淇以第四批新人的身份加入SpeXial组合。消息一出来,部分老成员的粉丝们表示排斥和不满,于是跑到他的微博下发表激烈的言论,“那个时候每天打开微博,成百上千的(评论)在骂我,挺生气的”。

熊梓淇用开玩笑似的语气说,自己气到“想把他(粉丝)叫出来,我们单独聊聊”。他也很坦白,现在再见到网上的恶评,自己已经淡定多了。

聊起新人的娱乐圈法则,他用过来人的语气说:“一定要谦虚、去吸收很多东西,一定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因为初出茅庐,很多事情你觉得你自己很懂,其实真的不懂。”

经验背后其实也概括了熊梓淇的成长变化。有位朋友和他说过,你脾气倔,以前是个很难听进去别人话的人。

大学时期,因为抱着在舞台上表演的梦想,熊梓淇参加了很多音乐类选秀,包括2013年快乐男生杭州赛区的海选。

站在舞台上,熊梓淇要面对的是严厉的评委陈坤。他准备了一首萧敬腾的《海芋恋》,结果一张口,调就起高了。他的内心很紧张,边唱边关注着评委们的反应。

一首歌刚刚唱完,对面的评委席便响起三声“叮”。“怎么回事呢?你刚才唱着唱着就看我们的表情,你应该专注在你的唱歌里面”,没想到,陈坤用一句话否定了他的表演。

并不顺利的选秀经历让熊梓淇不服气过,“那个时候还是会有‘为什么要淘汰我?’的想法,其实现在一想,那个时候你确实是没有实力”。

熊梓淇好像在一道道挫折中长大了。20岁出头,他会因为看到广告牌上的自己沾沾自喜,而现在,他逐渐磨去了年少时的“棱角”,“你要跟得上这个时代,不要固步自封,也不要说不听取他人的意见,一定要广泛地吸收这个客观的意见,然后自己听进来之后吸收,调整自己,你要跟得上整个团队,跟得上主流的节奏”。

橘子君X熊梓淇:看到《浪花一朵朵》预告,瞬间热泪盈眶

橘子君:第一次体验到做艺人的感觉是在哪个场景下?

熊梓淇:直到现在有人来接机送机什么的,我都还是蛮感动的。因为机场那么远,大家那么早等我。包括能看到自己演的戏,在手机里搜到自己的歌,每一次我都是很激动的。昨天晚上看电视(的时候),在湖南卫视看到那个(《浪花一朵朵》)预告片我真的热泪盈眶,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感动。

橘子君:是不是觉得之前的辛苦都值得?

熊梓淇:都是非常宝贵的经历。因为像很多想来干这个行业的人都有一个梦想说:我一定要在电视上发光发热,让大家看到我,大家也会觉得说我就应该出现在那儿(舞台上)。直到现在我,我觉得在电视上看到自己其实还是蛮感动的。

橘子君:之前经历的都是不受约束的生活,当了艺人之后感觉到不适应吗?

熊梓淇:还真没有,我觉得挺好的,自我规范得更好了,不会随意地胡吃海喝什么的。

橘子君:你刚才也说自己年纪相对比较大,现在新人一波一波出来,你有压力吗?

熊梓淇:其实还好。新人有新人的好,可能有经验的一些(艺人)也会有他们的好,大家互不影响。

橘子君:不会有危机感?

熊梓淇:没有,我觉得在这个行业就是,要把你自己的东西做好就行了,因为你也没有办法跟别人比。

橘子君:以前看到同班同学陈学冬发展那么好,你内心有没有波动?

熊梓淇:就还是会很羡慕,但是不会有嫉妒之类的。因为他确实也很优秀,在考学的时候,人家唱得就比我好,长得也比我帅。

橘子君:怎么看待娱乐圈立人设这个现象?

熊梓淇:是像每个人的名片设计的风格一样。像原来在那个用名片的年代,每个名片大家设计的都不一样。(人设)可能会是你给人的第一印象的感觉,但是后期还是要靠大家自己去了解。

橘子君:我发现你的微博里出现的都是你的自拍,想知道你的朋友圈都是啥?

熊梓淇:我朋友圈很少发自拍,因为我不好意思。那么多人,然后你自己发自拍。我朋友圈发的现在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广告,就是公司大家(同事)怎么发,我直接拿过来一张图然后就发。

橘子君:感觉你不太会在微博上表达自己,顶多发的是剧组的事儿,或者自拍。

熊梓淇:对,因为其实我本身这个心里也没什么那种一定要宣泄出来的东西,不太会想太多,我平时是一个放空的模式。(橘子君:你算是粗线条的一个人?)对,我在休息的房间,我就坐在那儿吃点东西,然后发发呆,看看电视就过去了。

橘子君:恰逢出道一周年,觉得自己有什么进步?

熊梓淇:自我感觉演戏方面的经验更多了,唱歌(方面)进棚的次数很多,歌艺稍稍比之前好了一点。

更多关于熊梓淇的故事,请关注@橘子娱乐微博下周发布的【星生报道】专访正片哦~

(低气压少女/采访、文字,刘艳/剪辑,可乐/摄影,冀凌云/设计)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更多相关信息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