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岁的费德勒,找回了网球的乐趣

罗杰·费德勒,带着一记标志性的ACE球挥别了2017年全英俱乐部。

2017年7月16日,这一天,他3-0战胜西里奇,以一盘不失的表现拿到个人第8个温网冠军,个人第19个大满贯。

这一天,是他35岁零342天的日子。

3-0战胜伯蒂奇后,对手这么评价他:“我没觉得他有多老,他看上去和以前并无多少区别”。

的确,在他第11次进入温网决赛的时刻,这样的评价似乎一点也不过分。

还有一件事,远比来自对手的评价更重要——他自己的状态,或者说,年近36岁的费德勒,如今究竟是何种姿态。

他战胜西里奇夺冠后,世界似乎瞬间归于沉默,紧接着,球迷们压抑已久的情绪,找到了出口:

费德勒拿下澳网,纳达尔捍卫法网,费德勒再拿下温网,且两人均在个人统治的绝对领域(纳达尔法网10冠,费德勒温网8冠)做到了不失一盘夺冠。

考虑到如今德约科维奇和穆雷为伤病所困,网球世界有种令人意识恍惚的感觉。

一切像是回到了10年前,纳达尔还在制霸红土,费德勒则搞定其他大满贯。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很多东西当然不会这么简单。

时间拨回澳网决赛的决胜盘,费德勒1-3落后,那样的时间节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人难以置信:

他在逆境下连拿五局,其中第六局的关键破发尤其精彩,6-3,赢下决胜盘,时隔四年半之后再度拿到大满贯,个人第18个冠军头衔。

如果你在一月份告诉大家,第19个来得如此之快,球迷也很难说服自己相信这一切。

这世上没什么感同身受,真正了解费德勒的人,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

2003年,他第一次在温网夺冠时,是我们这代球迷的成长期,那时候众人觉得,这小子很年轻,打球透着股优雅劲儿,实在且省力。

有球迷开玩笑说:“他会不会永远这么年轻,有这么漂亮的笑容?”

以及最重要的,他会不会就此开启一个新时代?那时的我们不知道,要成为一个洞悉未来的预言家,究竟需要赌上多少运气。

事实是——因为网球世界别具一格的多样性,费德勒不是没有输过,甚至可以说,不是没有真正的低谷。

纳达尔横空出世也好,截止2015年,在红土上那个疯狂的13-2交锋记录也好,都曾不止一次让人感叹:

他是不是早就老了?红土这块地方是不是真的不那么适合他呢?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在调侃中带着充分的个人感情,笑着说一句“要感谢09年的索德林”。

然后,就是迎来巅峰的德约科维奇,2014年温网和2015年温网,是费德勒经历调整期后最好的两次机会。

只是,那时节,塞尔维亚人如日中天。

2012年,他逼近31岁,在温网战胜穆雷,拿到第17冠时,ESPN如此比喻:

迈克尔·乔丹有刺客和他的活塞,罗杰·费德勒的巅峰期有纳达尔。

或许真的没人想到过,他会在五年后拿到第18座大满贯,时间是最美妙的见证者。

所以,2017年温网夺冠后,他正式超越桑普拉斯,独享草地之王的名号时,是这么形容的:

“我觉得,孩子们可能无法理解我在这里做了些什么,必须承认,在这里夺冠的感觉向来很特别,现在的他们,可能只是觉得球场很美,画面很棒,希望有一天,他们能明白。”

希望有一天,四个孩子能真正意识到,父亲究竟做到了什么,这是为人父母的真诚期待。

这份期待就像他对网球始终不变的热忱,一步一个脚印,支撑他走到了现在。

这种发自内心的情绪,这种只有史上最伟大的那些球员们才可能体会到的骄傲、笃定和坚韧,让我们看到了2017年的费德勒。

同样,这种六年来一点一滴累积的小变化,也终于让我们意识到,他究竟走过了怎样一段非凡的历程。

这样的历程,很难让我们不去回想,六年前费德勒的样子。

2011年的费德勒,看上去更像是个老去的优雅斗士,而非持续发力的统治者。

世界不止一次谈论,费德勒的体能,只能让他在前两盘保有对比赛的控制力,之后,就是年轻人们的天下了。

比赛效果开始变得糟糕,反手的抗压性开始薄弱,控制局面的水准不断下降。

“费德勒老了”这种想法的根本,正是来自以上这些圈内人一望而知的小细节。

除了他自己,没人想过这样的球员还能在31岁的年纪,为了延续胜利作出改变。

我们会谈论他优雅的单反,谈论他巅峰时代的细节控制和回球时的奇思妙想。

我们也会谈论他飘逸灵动的正手,从不暴力但高效精准的发球,谈论同样天赋异禀的萨芬口中“就算竞技状态下降,他依然能找其他方法赢球”的个人智慧。

但另一方面,以下这些东西,同样是我们需要思索的:

他为了增强反手的控制能力主动换大了拍面,他比巅峰时期更注重体能分配和细节训练,他还克服了曾经的单核细胞增多症,以及脚踝伤病的潜在风险。

相比个人竞技层面的能力展现,他贯穿整个职业生涯的勤奋、冷静、精确和自律,或许才是区别于其他球员的珍贵特质。

也只有这种时候,我们才会想起以下画面:

2012年,他拿到了个人第17座大满贯,第7个温网,却输掉了年终总决赛。

那时候,他跟记者很诚恳的说:“目标?我并没有固定目标,现在唯一该做的就是好好休息”。

充分的休息,让他克服了伤病和体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让他的比赛计划变得更有针对性,但真正重要的,是下面这件事:

充分的休息,让他有了更多时间去思考自己的比赛方式,思考自己究竟为什么打网球,还能打出怎样的网球。

他为什么还能找回自己?许多球迷相信,是因为热爱,因为这项运动的乐趣。

也只有如他这般优雅的天才,方能在重新找回只属于网球的乐趣时,挥洒出华丽飘逸的奇思妙想:

第二盘第五局,站在底线中路,用招牌的单反,打出接发球的斜线穿越,得分。

对36岁的他来说,大概没有什么事情,比找回打网球的乐趣更重要了。

原文:摩卡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更多相关信息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