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华黎明:道达尔伊朗项目“一搏”对特朗普是当头棒喝

本文大概

1600

2

分钟

作者华黎明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7月5日环球网,原标题为《道达尔重返伊朗意味深长》。

7月3日,法国石油巨子道达尔公司率三方财团(道达尔持股50.1%、中石油持股30%和伊朗PETROPARS持股19.9%)与伊朗政府签订了合作开发世界最大天然气田南帕尔斯天然气田11期项目的合同。11期项目(SP11)完成后的天然气日产量将达18亿立方英尺,约37万桶石油当量,投资48亿美元。这是解除对伊朗制裁以来西方财团对伊朗最大规模的投资。

伊朗的经济收益颇丰。南帕尔气田是卡塔尔超巨型气田的北部延伸,覆盖面积1300平方公里。伊朗估计拥有世界储量的10%。南帕尔斯气田的天然气储量估计为伊朗天然气可采储量的60%。气田的伊朗部分估计有12.34万亿立方米。目前已经投产的南帕尔斯气田项目有10期,另外5期正在建设中,此次与道达尔签订的合同为第11期。已经投产的南帕尔斯气田目前每天贡献1200万美元财富,占伊朗整个原油收入的3%。

伊朗的政治外交收获更大。自2006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制裁伊朗的决议以来,西方石油公司先后撤出伊朗,伊朗的石油生产和出口骤降。2012年美国奥巴马政府率西方国家进一步制裁伊朗,切断了伊朗外贸的汇路。伊朗在外交上孤立,经济也到了无米下锅的地步。2015年伊朗与六大国签订核协议(《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共同全面行动计划》),次年对伊朗的国际制裁终结,西方、俄罗斯和中国重返伊朗市场的热情大增,其中各石油公司蜂拥而至。英荷壳牌、英国石油公司BP和俄罗斯的GAZPROM分别与伊朗签订了开发伊朗南部阿扎德甘油田、基什岛油田和伊朗西部油田的意向性协议。

伊朗作为世界上三大主要天然气出口国之一,国家经济对于国际市场依赖严重

然而,2017年初特朗普入主白宫后敌视伊朗的言论频频,并扬言要“撕毁伊朗核协议”。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政策莫测。一脚已经跨进伊朗市场的跨国公司,慑于被美国制裁的压力再次却步。半年后,在特朗普高调访问中东呼吁“孤立伊朗”和沙特与卡塔尔断交的声浪中,道达尔毅然决定于伊朗签订开发南帕尔斯气田合同需要勇气。道达尔十分清楚此时进入伊朗市场的风险:一、中东和波斯湾正陷乱局;二、美国特朗普政府随时可能对伊朗下手。南帕尔斯气田开发项目第一期工程需投资20亿美元,道达尔出资一半,风险不低。道达尔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潘彦磊不久前还说,他知道道达尔开发伊朗项目后将“生活在不测之中”,但是,“获得如此巨大市场,10亿美元的风险值得一搏”。道达尔此“一搏”无疑对特朗普孤立伊朗的号召是当头一棒,也为其他跨国公司(包括美国公司)进入伊朗打开了一扇大门。伊朗在外交上是得分的。

南帕尔斯气田合开发合同另一看点是伊朗鲁哈尼政府对外开放的态度。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制订的宪法第81条明文禁止将伊朗石油的开采权租让给外国,伊朗政府对油气资源拥有绝对的所有权和控制权,并据此创造了世界油气市场上独一无二的《回购合同》的模式,外国石油公司仅是“承包方”,对开发工程的执行负全责,油气开始生产后只能获得“劳务报酬”和利息。这种“革命模式”曾吓退了不少外国公司。2017年5月,鲁哈尼重新当选总统后乘势提出《伊朗石油合同》(IPC)的新模式取代《回购合同》,获议会通过。根据这个新模式,外国石油公司享有相当长的租让期,获利空间也大幅增加。南帕尔斯气田开发合同是道达尔公司首次试水,成功与否将直接影响日后其他石油公司进入伊朗市场的兴趣。

伊朗鲁哈尼政府与道达尔签订此合同还遭遇国内的反对声音。伊朗的保守派从一开始就对鲁哈尼政府签署伊朗核协议持反对态度。此次保守派中又有人指责鲁哈尼政府放弃《回购合同》是“丧权辱国”,将它比作1828年波斯王国与沙俄签订的《土库曼恰伊条约》(根据条约波斯将埃里温以南的大片高加索领土割让与沙俄),批评合同违反宪法,侵犯伊朗主权。因此,鲁哈尼政府开发油气资源发展伊朗经济的宏伟计划将不得不同时应对来自伊朗国内外的干扰和反对。

中国能源企业早在10年前就开始与伊朗讨论参与波斯湾帕尔斯气田的开发,但是受当时国际形势,尤其是伊朗被制裁的历史条件的制约,项目合同的谈判几起几落,不得门而入。在伊核协议签订,伊朗被解除制裁的大背景下,中国石油公司终于又获得了进入伊朗油气市场的机会,并且采取了参股30%与法国道达尔、伊朗石油公司三方合作的全新模式。这是一种国际合作的创新,值得开展“一带一路”宏伟计划借鉴。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更多相关信息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